快猫官方pop交流咨询管理有限公司

      话没说完,迟钝半刻后,旗本豪藏再次开口。

      “甚至在我看来,上一个案件,你也没必要接手。”

      薰衣草公馆案件。

      手里捏着草莓,送到嘴边停下来,用眼睛的余光看向旁边的豪藏老爷子。

      也只是停顿,舌头一勾搭,就将草莓从食指与大拇指的夹缝中夺走。

      用力咀嚼,炸出汁水,吞入咽喉,进入胃内。

      “两个案件,你花费人脉,消耗钱财,却什么都没有获得,做慈善也不是你这么做的。”

      拳头打到棉花上的无力感......

      迟迟没有少年的回话,豪藏老爷子忍不住捶动面前的桌子。

      目视面前,至今都未曾丝毫情绪变化的公生。

      只是这样低着头,一颗一颗的草莓送到嘴边,嚼碎两下,吞掉。

      很快,面前一整盘的草莓就被公生解决掉一半。

      勉为其难打出一个饱嗝。

      接过旗本夏江递来的纸巾,将嘴边的粉红色草莓汁擦干净。

      “但是总要有人要去做这些事情。”

      这是公生的理由。

      而且这些事情是找上公生的,无论是薰衣草公馆,还是这一次的芭蕾舞室。

      或者用另外的两个名字比较好,甲子园侦探案件,滑雪别墅杀人案件。

      只不过在尚未会出现悲剧之前,公生尽自己可能去解决掉,通过正规的手段。

      “你以为你是正义的伙伴吗?!”

      再一次捶击面前的桌子!

      旗本豪藏本就易怒,更何况面前的男孩一副油盐不进的状态。

      让这位上位者老爷子更加的不舒服。

      桌子发出闷哼......

      公生与夏江的目光同时看向捶击桌子的手......

      五秒钟,原本愤怒的红彤面颊,开始冒出青筋,而旗本豪藏的手也开始略微颤抖。

      应该很疼吧。

      公生忍住不要笑,看着旗本夏江来到旗本豪藏面前,将老爷子的手碰到面前,轻轻哈气,细细柔抚。

      爷孙俩的日常,很令人温馨。

      “我只是一位桀骜少年,至于正义的伙伴,呵呵......谁想要,不用抢,全拿去!”

      嘴角轻笑,公生起身走到窗边,眺望外面。

      “你这样与众不同,会让别人难以好过......就不能学学你的那几个同龄人。”

      拍拍怀中孙女的后背,示意手没事。

      豪藏在夏江的搀扶下也起身,来到窗边,阳光倾撒在这位老人的身上。

      那是一张不威自怒的面庞,呼吸都如雷公作响,使人威慑。

      “例如?”

      伸出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洗耳恭听,公生也好奇自己可以模仿谁。

      “特别火的那个侦探,工藤新一。”

      豪藏老爷子才说出口,惹得公生一愣。

      “老爷子,你不是最讨厌侦探的吗???”

      也似乎戳到痛处,豪藏老爷子的面色瞬间乌青。

      而一旁的夏江与背后的管家也面露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善意劝告这位年轻人不要‘做’。

      但是,估计劝告也没有用。

      “哼!”

      不爽的撇过头,豪藏老爷子被气到了。

      怎么会有这么耍赖的小子!

      想要再次伸出手,捶击面前的墙壁,发泄愤怒。

      忍住,手疼......

      旗本豪藏重新坐回沙发,赶快灌下一杯茶水去去心火。

      咳咳两嗓,找回训人的感觉......

      “你看看工藤新一,第一次的案件就是前往米国的飞机上解决,瞬间吸引一批粉丝,而后就开始经常参与警视厅的案件工作,成为现如今顶流的高中生名侦探!”

      “这些是可以模仿的,你的第一个案件不要选择什么薰衣草公馆,给一个女仆辩护这种,直接给某个明星或者是米国人辩护,你就可以开局到达顶峰!”

      的确,如果按照身份来算,女仆是很地段的人群,即使胜利难以体现律师的能力。

      而给明星可以获得名气,给米国人辩护可以获得一批霓虹人气,并且因为两者都属于特殊人群,案件也会被他人自动理解为特殊困难的案件。

      工藤的第一次案件,也是因为当时是前往米国的航班展开,所以优先获得米国方面人群追捧。

      米国大哥追捧,到霓虹这边就成为一种潮流。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霓虹忽然蹦出一群高中生侦探这种名号。

      而公生也可以这样的复制......

      然后明天的头版,世纪末的大律师,律政行业的救世主,平成的裁定者。

      一群小迷妹跟在身后。

      过几天,再冒出一个关东的公生,关西的某某,海外的啥啥......

      脑海里想到这些,公生忍不住想要发笑。

      主要那种画面,太有喜感。

      “老爷子,我进的是律政圈,不是娱乐圈。”

      感谢自己曾经看过很棒的一部动漫。

      公生不会为所谓的名气而迷茫,或许别人很追捧的是工藤新一的那种名气......

      抱歉,并不需要。

      公生所需要的,是更加的努力,欠缺时间与案件堆积。

      用案件说话,足够了。

      这是本身属于公生的一种气质,埋在到骨髓中的正气。

      挺直腰,头顶天,立于地。

      而一直观察少年的三人,唯有旗本豪藏面露笑容。

      “你这一次所面对的案件,会输。”

      输了,就什么荣耀都没有。

      “那就重头再来。”

      回过头,公生重新走到沙发上坐下,打开旁边的背包,取出两份资料。

      放在桌子上。

      这一次案件的被告方杉山与下田的资料。

      相比现在,这两人也已经接到东都法院的传票。

      “原本担心你会因为一次胜利而迷茫,因为名气不及同样高中生的工藤新一,内心产生不平衡,现在看起来......挺好的。”

      旗本豪藏将公生放在桌子上的资料拿起来。

      这是交易。

      查询被告人的信息,转手给旁边的孙女夏江,再从孙女的手中拿过一份法务文件,放在公生的面前。

      帮忙查询犯人信息,用法务文件来交换。

      “工藤新一具备他的天资,还有从小到大的侦探培训,各种案件都可以轻松应对,这是属于他的能力。”

      这是实话,只有真的去见到真人,才能感觉到。

      虽然在人品方面有些问题,但是公生很肯定工藤新一的能力。

      天赋,真的是超强的存在。

      “工藤新一有他的能力,那么你的能力呢?”

      面露挑衅与好奇,旗本豪藏看向面前的男孩。

      只见到对方从背包里取出一个便利袋,将还没有吃掉的半盘草莓装起来。

      吃不掉,就带走。

      放置倒入便利袋时候会砸坏,公生特意很慢的倒。

      一颗没留,桌上只剩下一张光盘。

      连同旗本集团的法务资料,还有半盘草莓一起,装入背包内。

      “我哪有什么能力,查询一些事情还要拜托老爷子你,哪来的能力。”

      凡夫俗子一个。

      公生抓起背包,向面前的老爷子微微鞠躬,再想着那边的管家鞠躬,向着门口的方向,什么方式进来,也什么方式离去。

      老管家回公生一个鞠躬,手做出请的姿势,目送男孩离开。

      而还在旗本豪藏身边的夏江,则打开文件夹。

      查询的内容,是杉山与下田的三年内所有的资产情况。

      今天是第二天。

      ......

      第三天,杯户小学部。

      公生换上便装,伪装成一位空调维修安装师,进入到杯户小学部内。

      手上拿着笔与一个画本,口袋里带着卷尺。

      一身土到渣的空调装修的衣服,还标志着‘昭和男儿’的火焰字体。

      “说实话,你现在的装扮,我都无法认清你了。”

      米原晃子在前方带路,前往三年前的案发现场。

      那间芭蕾舞室......

      “可能我天生适合潜伏工作吧。”

      公生步入这间芭蕾舞室,只是第一眼就看向面前的一根横梁。

      手中的卷尺拉升,沿着墙壁向上,测量出尺寸。

      离地高度四米左右,就算加上成年人的臂长,也不可能触及到的高度。

      但是一个小学生就这样被吊在上面,四周还没有其他可以攀登的梯子与物品。

      被定义为自杀。

      “对了,公生,这个是昨天从美奈子好朋友那里拿到的日记本,给你。”

      一本仔细包裹的日记本递过来。

      米原晃子也未曾想到过,会有这样的证物存在着,并且还存在三年。

      如果不是昨天的提示,米原晃子不曾猜测到。

      公生将最为关键的证物拿到手,放到背包内。

      “只是一个小证物,还无法成为关键的证据。”

      物证并不具备决定性。

      只是小女孩的手书,完全存在伪造的可能性。

      如果非要解释,这本日记本是后手物品,先手出示不会具备任何指证作用。

      只有通过其他的证据铺垫,再出示才会被认定具备证据指向性。

      是指向性,不是决定性。

      “那么现在还需要哪些证据?”

      米原晃子询问面前学生。

      从对方开始接下案件处理后,似乎过去很多卡壳的东西,都变得清晰。

      “钥匙,我要知道这个教室的钥匙管理,最好是三年前的。”

      “除此之外,我还需要一个工具梯。”

      这么高,肯定无法是其他方式,只有通过工具梯。

      而在小学部,工具梯是被严格控管,以免被学生拿走。

      老师们也很少会接触工具梯,毕竟老师们不需要触及到工具梯的使用范畴。

      “工具梯......我现在带你过去,那个被锁住,而钥匙则被杉山老师保管。”

      又一次,触及到案件人。

      米原晃子此刻再看向头顶的房屋横梁,思考自己三年前为何没有发现这些事情。

      不,准确的说,是这些很细节的事情。

      “意料之中,如果可以的话,我需要全校老师的备用钥匙分配情况。”

      公生按压住鸭舌帽,离开芭蕾舞室。

      至于杉山与下田,则因为昨天的法院传票,今天都未到校,前往聘请律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