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半爱丽丝完整版电影

      “爸…爸…”

      那团烂肉上面横七竖八的十几张嘴,用小女孩的声音同时喊着,重叠在一起嗡嗡作响。

      “那…是什么?”艾薇儿面色难看地问道。

      “你应该猜到了。”洛酒平静地说道。

      这时,趴地上半死不活的道格突然挣扎着往那里爬过去,有气无力地喊着:

      “贝蒂…我在这儿。”

      洛酒在原地静观其变,看着道格一点点地挪到铁笼前。

      “贝蒂,爸爸来了。”道格用还能动的手抓住铁笼的栏杆。

      得到回应后,“贝蒂”的身体蠕动着伸出一根淡粉色的触须,轻轻摩擦着道格的手指。

      它的声音也显得欢快起来:“爸爸,饿。”

      道格情绪激动,愤怒地对着屠夫吼道:“蠢东西,我的女儿饿了!”

      屠夫用力将刀插在木板上,转过身来,洛酒才看到它的正面。

      脸上没有五官,中间是一张圆形的大嘴,里面有些密密麻麻的的几层尖锐牙齿。

      洛酒记忆中没见过这种生物,当然这也很正常,许多超凡生物根本就不成体系,一只是一个类型。

      屠夫从钩子上取下一块生肉,两只肥胖的短腿朝铁笼迈步,在铁链崩紧后,它刚好能走到铁笼旁边,打开顶端将生肉丢了进去。

      “贝蒂”立刻将生肉整个包裹起来,几张嘴在上面啃食着,另外的嘴则在喊:

      “爸爸,开心。”

      道格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翻过身靠在笼子上,对着洛酒和艾薇儿说道:

      “这是我女儿,贝蒂,她很可爱吧?”

      艾薇儿愤怒地回道:

      “你在说什么鬼话?它根本就不是人!”

      “你个婊子懂什么!你看我的贝蒂,她没有生病,她好好的活在这里,从来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道格怒目圆睁地说道。

      艾薇儿上前一步还想说什么,洛酒伸手将她拦住,对着道格说道:“你女儿很漂亮。”

      “是的…是的,你这么说的话我就原谅你了。”

      “道格先生,给我们讲讲你的妻子和女儿怎么样?”

      “如果你坚持的话。”

      “当然,多可爱的小姑娘,我很好奇她父母的故事。”

      “好吧,让我想想从哪里讲起……就从百合花开始吧。”

      ……

      嗤——

      滚烫的水汽中,桀骜的青年从列车上跳下来。

      “天才道格来到了卢拉,他将成为这座城市的金币之王!”青年在人来人往的车站高声宣告。

      往来的旅客们好笑地打量着这个连鸭咀帽都打着补丁的小伙子,感叹着年轻人的朝气。

      两天后。

      “先生,先生!给我个机会,我能胜任这份工作!”道格拉着中年人的衣袖。

      中年人将道格的手甩开,随后一把推在他的胸口,说道:“去去去,别浪费我的时间。”

      “先生!”他被赶出了店铺。

      这个城市有很多机会,但是不属于外面来的人。

      “一群蠢东西,眼里全是偏见。”道格嘟囔着走向卖烤饼小摊。

      他全身上下只剩下三个银格拉,仍然没能找到工作,为了节省,他一天只花四个铜珂尔吃两块烤饼

      就在这时,他四处飘移的视线被一个年轻的女孩儿吸引住了。

      她蹲在街边,前面是几盆花卉,时不时有路人过来挑选,不过很快就摇着头走开。

      道格觉得她那些垂头丧气的花只有傻子才会买。

      或许是道格一直盯着她,年轻女孩儿向这边看过来,笑着问道:“小哥,买花吗?”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道格本想这么说,却被一种莫名的情绪所控制,走到了她的跟前,问道:“怎么卖?”

      “四个铜珂尔一盆。”她仰头说道,带着雀斑的脸蒙着昏黄的阳光。

      道格插在口袋里的手用力捏着今天的饭钱,手心微微出汗。

      “你是外面来的吧?来卢拉的人都会买一盆花,代表着融入这里。”她对犹豫不决的道格说道。

      道格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竟然会用今天的饭钱去买一盆天杀的小花!

      他挑挑捡捡,选了一盆勉强能看的百合,回到了廉价旅馆。

      夜晚,躺在床上的道格盯着自己摆在窗口上的百合,久久不能入睡,因为他真的很饿。

      日子好起来了。

      第二天道格就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工地当水泥匠,尽管有些辛苦,但至少生活有了保障。

      他用攒到的第一笔钱做起了小生意,摆摊卖家乡的一种面点,生意很火爆,主要的顾客就是工人们——因为他的面点比烤饼要软和得多。

      之后,远在三条街外的烤饼摊老板找上了门,和他打了一架,闹出的动静引来了治安队的人,他们没收了道格的小摊。

      当天夜晚,道格盯着窗口的花盆,觉得自己应该再去买一盆花了。

      于是他又来到了当初遇到雀斑女孩的那条街,还和纠缠她的混混又打了一架。

      “我要买一盆百合花。”鼻青脸肿的道格对她说道。

      “不用,作为感谢,这盆花送给你了,另外,我叫莉莉。”女孩双眼亮晶晶地说道。

      很俗套的剧情,他们相爱了。

      道格的生意越做越大,只用五年时间就成了卢拉城最富有的商人。

      道格娶了莉莉,这一年他二十三岁。

      两人的生活幸福美满,没有争吵,莉莉在一年后生下了他们的女儿,取名为“贝蒂”。

      这是道格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也是他人生破碎的转折点。

      莉莉病了,是无药可治的绝症!

      道格带她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医生,得到的永远是摇头和抱歉。

      “天杀的,这群医生都是废物!蠢东西!”道格独自在房间内发狂。

      他用这些年攒下的所有钱,换来了妻子一年的生命,可她最终还是在某个清晨停止了呼吸。

      于是他又回到了一穷二白的原点,不过有一点不同,他还有贝蒂。

      他又凭借多年的人脉关系东山再起,只为了女儿能过上富裕的生活。

      然而上天又跟他开了个玩笑,贝蒂患上了肺癌——他崩溃了。

      ……

      “后来他们就找到我,告诉我他们能治好贝蒂,只不过有一点副作用。”道格伸手抚摸着贝蒂的触须。

      “她需要大量‘吃肉’,所以我从他们那里买了一个厨子,又花钱偷偷的买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