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od动漫

      巴丝玛。

      颜西北的住房,门外站着一个人,一阵敲门声传来。

      “进来!”

      屋里,颜西北如此说道。

      颜西北并没有睡下,相反,他一直在屋子里等待一个人。

      嘎!

      房门被推开,张维走了进来,他轻轻关上房门后,抱拳低首等待颜西北的问话。

      颜西北这才从墙上的一副画中收回了视线,那副画是一副山水画,挥笔泼墨,正是朝阳里的喀拉湖。

      看画中的样子应该是冬季,因为湖周围白雪皑皑,湖面有薄薄一层水汽,就连湖对岸的巴丝玛也被白雪染了一层,隐隐约约。

      “好画!”

      颜西北鼻孔长出了一口气,这画中的意境犹如仙域一般,却又透露着淡淡的思念与忧伤,稍微感染了颜西北一点。

      张维抬头也看了一下画,看手笔因该是一个经常出入喀拉湖周围的人画的,而且这人是一个正宗的唐人,因为画风完全偏向于大唐。

      “这画因该是以前驻守于此的某位唐军画的,看来他相当的留恋喀拉湖,也很喜欢巴丝玛”颜西北道。

      这幅画会挂在这,有很多事都不需要言语,就可以理解通透。

      旋即,颜西北的思维从画中收回,对张维问道:“艾则孜有行动了?”

      张维点头道:“是的,颜朗将!”

      “属下刚刚发现艾则孜把一个边兵叫进了自己的屋子,等了一段时间后,才看到这个边兵行色匆匆的走了出去”

      艾则孜的一举一动颜西北并没有放松,他在等待艾则孜去通知水鬼们,所以才叫人暗中盯着艾则孜。

      而,张维是颜西北最信任的部下,如此重要的事当然只会交给他办。

      “只可惜我没法跟着这个边兵一起出去,要不然也能知道他是怎么联系水鬼们的”张维补充道。

      这是艾则孜他们这些边兵的地盘,就算颜西北可以叫人暗中盯梢,也绝对无法绕开守门的人跟踪对方。

      “无妨!”

      颜西北却相当冷静,他解释道:“艾则孜不是笨人,知道事情该怎么做”

      “而且…!”

      “艾则孜会有今天的成就,能在巴丝玛逍遥快活都是托了我大唐的福,所以,他应该能想到事情的利害关系,他跟水鬼们的勾当是明摆的事,而今我给他这么好的机会,他就应该好好珍惜,如若不然,他会知道我怎么处理他”

      颜西北手下现在有三四十号人马,个个都是能打善战之辈,而,艾则孜他们不过是一群荒淫无度的混子,能不能正常提刀上阵都是一回事,所以,颜西北有信心让艾则孜乖乖听话。

      整个过程中,张维都没有插一句话,上位者的手段,不是他这个样的下属可以揣摩,他只需要做好本分工作就行了。

      旋即,颜西北挥了挥手,道:“你也下去休息吧!”

      “这几天你为了武器的事,也多有辛苦了,趁现在好好修养一下,之后会有需要你的时候”

      张维抱拳,道:“诺!”

      然后他打开了房门,离开了颜西北的屋子。

      ……

      喀拉湖中。

      牛毛细雨从天而降,湖面一片朦胧。

      一艘小船在慢慢移动,船上的人喘着粗气,奋力划桨,向着预定的方向前进。

      “可恶!”

      “累死我了!”

      “这大半夜,又是雨,又是风的,也不知道艾则孜大人为什么要把我从床上叫起来,去给伊吾卢送信”

      这人抱怨了一下,很久没做力气活的他腰酸腿痛,他是仇天魁发现的那个边兵,他正在去往水鬼大本营的路上。

      “难道跟今天那些人有关系?”

      说起艾则孜叫他的时候,神色异常严肃,像是在犹豫什么事,又像是在思考什么事,轮到信笺写好后,艾则孜还着重叮嘱过他,一定要亲手把信送到伊吾卢手中。

      一段时候,这个边兵快累到虚脱那一刻,他终于看到了一个庞然大物正在喀拉湖中心浮着,隐约中还能听到湖水敲击在这东西上的哗啦声。

      那是一艘船房,近看之下,就知道这艘船房的结构。

      它接触水的位置,是由木头做成的平底,长宽都在二十米左右。然后在这平底上面,是同样用木头修建的房屋,最下面最大,房间数量最多,最上面的最小,只有一间房子,整体足有三层楼那么高。

      同时,还能看到众多的小木船在这船房周围停着,有巨大船桨固定在两侧,这是专门为了划动船房使用的。

      看到距离差不多后,这边兵拿出了油灯,点燃灯火,高举起来,顺时针三圈,逆时针三圈,晃动了一下,这才安静的等待着。

      不消片刻,船房顶也传出了亮光,同样左右晃动三圈,边兵这才划动船桨,靠了过去。

      “奎尼,怎么大晚上跑我们这来了?”早有一个水鬼在等待,他见边兵的船靠岸,帮忙拴住船头,如此问了一句。

      “艾则孜大人让我给伊吾卢当家送封信”奎尼跳上船房时如此说道。

      “什么信非得晚上送,很重要吗?”两人一起走向房内,水鬼再问道。

      “不知道!”

      “信里的内容重不重要,还的伊吾卢当家说了算,我只负责送到而已”

      船房里,奎尼取下了斗笠与雨披,顿时全身一松,说话时长舒了口气。

      这时,船房的二层传来嘈杂的欢笑声,灯火从缝隙里面透到了一层,人影晃动不断。

      “你们今晚在做什么?”奎尼登上楼梯问道。

      引路的水鬼笑道:

      “宴会!”

      “伊吾卢当家正在举办酒宴,弟兄们都在上面吃肉喝酒”

      “兄弟既然来了,何不陪我们好好喝两碗在说”

      一听酒宴,奎尼的酒虫立刻被勾了起来,肚子里面咕咕直响,他舔了一下嘴唇,笑道:“恭敬不如从命!”

      “等我把艾则孜大人的信交给伊吾卢当家后,就陪兄弟们好好喝一下”

      两人的对话称兄道弟,如若是旁人,定不会知道他们一人是匪,一人是兵。

      说话中,这两人已经抵达二层,站在了宴会的大厅角落。

      这是一个长形的宴会厅,正中间一张长而巨大的桌子,上面摆满了美酒美食。

      在宴会厅里,聚满了一众水鬼们,人数粗略也有五十号。

      灯火下,水鬼们个个面色狰狞,眼中有煞气,袒露上身。水鬼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嬉笑怒骂划拳助兴。

      不但如此,在这些水鬼中,还有几个衣衫褴褛的女孩子在,她们脖子上拴着锁链,身上青紫一片,神色惶恐的被水鬼们调戏戏弄。

      女孩子们样貌楚楚可怜,都是花龄少女,但她们饱经摧残,完全没了人样。

      而,在上位的,正有一个大汉坐在主位上,此人壮如牛,胸口全是蜷曲的胸毛,一身干练的肌肉隆起,隐约可见流线型身形,定是经常游泳潜水才锻炼出他这副身体。

      他就是水鬼的大当家,伊吾卢!

      同时,在伊吾卢身边,还有两个铁链拴着的女孩子,她们两分别坐在伊吾卢腿上,面带畏惧为伊吾卢添酒加菜。

      喝到兴起时,伊吾卢一阵狂笑,上下其手非礼两个女孩子,还满嘴嬴荡脏话调戏。

      但两个女孩子早已被折磨怕了,她们根本不敢反抗,只能唯唯诺诺的伺候伊吾卢,苟且活着。

      女孩子们都亲眼见过水鬼们是如何对待其他女人,也见过伊吾卢为了惩罚一个女人,在他们面前活活淹死了对方,而,其他的水鬼却在淹死之人面前如畜生一般狂笑。

      这些女孩子正是巴丝玛南村被劫走的。

      当然,水鬼们什么德行奎尼早就知道了,他对此熟视无睹,走到伊吾卢面前,把艾则孜的信从怀中取了出来。

      “伊吾卢当家,这是艾则孜大人的信,他要求你亲自过目”奎尼如此说道。

      伊吾卢目光移动,粗鲁的推开了腿上的女孩子,伸手接过了信,道:“艾则孜搞什么,半夜了还来扫我的兴”

      说归这样说,但伊吾卢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事关重大,艾则孜是不会在雨夜专程让人送一封信过来,因为他们两早有合谋,事关彼此的时候会在第一时间通知对方。

      伊吾卢拆开信封,抖了一下信笺,拿在手中仔细阅读。

      艾则孜在信中把颜西北的话重复了一次,询问伊吾卢怎么看,同时,艾则孜还提起了颜西北的身份,其目的就是给伊吾卢一个警醒。

      片刻后,伊吾卢在灯火下点燃了信笺,让这封信化为了灰飞。

      “狄丽拜尔的郎将到巴丝玛来了,马家帮也来了”

      伊吾卢在一片嘈杂中,心中冷静的思考到。

      能坐上当家的位置,伊吾卢也不是一个不明事理的人,相反,在他粗狂的外表下,长着一颗狐狸的心,这才是他能长期祸害喀拉湖的原因,才能在第一时间与艾则孜达成狼狈协定原因。

      “哼!”

      一番思考后,伊吾卢嘴角冷笑道:

      “好一个借刀杀人,好一次精心的算计,不愧是唐军的郎将”

      艾则孜能跟伊吾卢搞到一起,全因为彼此都是西域人,都是贪得无厌的人,至于唐军,伊吾卢可不相信自己能搞得定,他带着非我族之辈的心,审视着颜西北的建议,认定这有可能是一个陷阱。

      停顿了一下,伊吾卢对边兵说到:

      “你把我接下来的话传给艾则孜”

      奎尼正看着寻欢作乐的水鬼们吞口水,有的选的话,奎尼真不想现在就回去,他过来就已经累的虚脱,他也想好好吃酒喝肉休息一下,跟女孩们快活一下,但伊吾卢像是要他立刻回程,他也只能心里闷闷不乐,道:“好的!”

      伊吾卢这才说道:

      “这个颜朗将是想借我们的手对付马家帮,借此消磨我们的力量,说不定后续就会对我们下手,此事还需谨慎”

      “不过!”

      “现如今不能立刻拒绝对方,毕竟对方也不是吃素的,要是明着拒绝怕是会让他恼羞成怒,直接对我们动手,那也是一件麻烦事。所以我们最好在拖一拖,看情况而定,要是能拖到这个颜朗将打消这个念头,回到狄丽拜尔,那时,巴丝玛依然是我们天下”

      伊吾卢想的很多,他不愿相信颜西北的片面之词,更不想过早的参合在这件事里,免得受了殃及池鱼之灾。

      而且,伊吾卢自己有信心在颜西北面前活的滋润,他相信只要不是唐军倾巢而动围剿整个喀拉湖,在这喀拉湖就没几个人能拿得住他,这也是他一个水鬼的信心。

      奎尼听言,在心里记住了伊吾卢的话,这才无奈的点头说道:“好的,我现在就回去”

      好好一场酒宴,却没有自己份,可想奎尼心中有多少不痛快,可,伊吾卢的话也必须传给艾则孜,毕竟相比酒宴,艾则孜这边更重要一些。

      于是,奎尼在水鬼们一众邀请中,也只喝了一碗酒又匆匆上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