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天气预报查询一周

      看着他递过来的长长名单,刘志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匆匆浏览了一遍,虽然大多数都是低级官员,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居然也有好几个他从未想到的中高层人员。

      真是惊喜呀。

      他忽然间就明白了,这些人都是李固给他的,他浸淫官场多年,又是儒门大家,门生故吏自然少不了。

      “很好,得此助力,胜算又多了一分,哈哈哈……”

      他没有提起李固,他通过董班婉转与自己联络,便是不想趟这趟浑水,自己也得识趣。

      李公的处境已经够艰难了,他不能害了他。

      “这些人就靠你来联络了,暂时我还不需要他们干什么,心里有数就好。”

      目前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但刘志却并不盲目乐观,如果自己成功干掉梁冀,他们当然会举双手欢迎。

      可若是失败了,也没有谁会站出来替他说话的,从古到今,胜者为王,人都是如此现实。

      紧接着樊超也向他汇报了自己那边的情况,刘志再三叮嘱要小心行事。

      若是邓猛能够进宫,到时候就让他们都到邓演门下去。

      酒宴结束时,段熲来向他辞行,“臣准备回边关,拉些人手过来,最迟一月半就能回转。”

      “也好,自己路上小心吧,不管找到多少人,都请平安归来,我希望将来平定边疆时,你能大展身手呢。”

      梁冀数次向他抛出橄榄枝,若是他再次拒绝,很可能会恼羞成怒,对他痛下杀手。

      “诺,臣省得。”

      眼看着天色不早了,刘志便准备回宫去了,马车里他还沉浸在兴奋中,忽然感觉马车异常颠簸。

      他毫无防备之下,差点儿撞在车壁上,幸亏张让手疾眼快,一把抱住了他的腰,才免于受伤。

      怎么回事?

      京都的道路可以说是十分平坦宽阔的,从未出现如此颠簸的现象,不过此时他已经发现了不对劲。

      街面上十分嘈杂,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叫声。

      “不好了,地龙翻身了!”

      一句尖叫清晰地传入耳中,让他无比震惊,地震啦?

      迅速扒开车窗,果然看到街上乱糟糟的,无数人都在惶然奔跑,有些房子都出现了裂缝,场面极度恐慌。

      但仔细去看,却并没有发生坍塌事故,说明震级不大,或者说京都并不是地震中心,只是有明显震感而已。

      应该是京师附近发生了地震,也不知情况到底如何了,哪怕是在科学发达的现代,地震依然能带来巨大的伤害。

      更别说生产力落后的东汉时代了,估计一个五六级的地震,也能造成惨烈的伤害。

      只是天灾人祸,非人力可抗衡,最多只能尽快赈灾,帮助那些还活着的灾民度过难关了。

      忧心忡忡的刘志好不容易回到宫中,就直奔永乐宫,果然太后也正在宫中祈祷。

      这时代交通不便,如此短的时间内,还无法得知真实的情况,能够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印象中,东汉末年似乎处于小冰河时期,各种自然灾害频发,这也是汉末经济难以振兴的原因之一吧。

      正在此时,外面太尉杜乔求见,这来得还挺快的嘛。

      “臣杜乔拜见太后,拜见陛下。”

      不知为何,刘志总感觉今日太尉有些老态毕露,神情疲惫不堪。

      “按照我大汉典制,臣将引咎辞职,太后,恐怕此次臣将不能再继续辅佐陛下了。”

      什么意思?

      刘志听得呆住了,地震关杜乔屁事啊,又不是他干的,凭什么要罢免他呢。

      “这是怎么回事?”

      大汉的典章制度他也不是没学习过,好像并未看到这一条吧。

      “回陛下,大汉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如遇日蚀、地动,洪水泛滥之类的天灾,乃是朝廷失德所致,身为太尉需主动罢免以谢天下。”

      这什么狗屁不通的规矩,可古代人迷信啊,他总不可能用现代科学解释给他们听吧。

      说起来后世各朝代也有类似的规矩,只是对象换成了皇帝,认为是天子失德所致,必须下罪己诏才行。

      咦,要不要他也学一学,好像挺管用的,反正也不可能真的把皇帝给免了。

      “朝廷失德是天子之罪过,与太尉无干,若真的有严重的地动发生,朕愿意下罪己诏,以安天下。”

      梁太后和杜乔都没想到,刘志竟然说出这么一番大义凛然的话来,一时之间都反应不过来,只是愣愣地看着他。

      “陛下,老臣多谢陛下维护,只是自安帝以来,便废除了由天子担责的规矩,改由三公负责,恐怕此次也不能幸免。”

      刘志无语了,他明白杜乔的意思,若是他这个皇帝能够当家做主,想改变规则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可大将军正在挖空心思整垮他,如今大好的借口送到了嘴边,他会不尽情利用吗?

      就连与他成为攻守同盟的梁太后,都已经束手无策,不得不默认了这个对她很不利的结果。

      当晚宫内接到了加急密报,汝南地震,不过看样子震度级别并不是很高,没有造成特别大的伤亡。

      刘志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只能感叹杜乔时运不济,再小的地震也是地震,梁冀还是会抓住这个天赐良机,将他彻底打败。

      果然在第二天召开的紧急朝议上,有司上奏:阴阳失调,上天惩罚,朝廷当按例罢免国之元首,以安万民之心。

      梁冀的党羽纷纷附和,而杜乔的人虽然一个个面色难看,却也只能忍气吞声,缄默不语。

      最后还是杜乔自己主动上书,请求陛下免除他的太尉之职。

      按照旧例,当由司徒赵戒顺位迁升,此人早已成为梁冀的死党,处处帮他打前站。

      司空袁汤也晋升为司徒,但司空人选却引发了争执,没想到梁冀却提出了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人来。

      去岁因为身体原因被罢免的太尉胡广,原本以为他就此消失于政治舞台上,没想到如今又死灰复燃。

      梁太后皱了皱眉头,“他不是中风了吗?”

      “太后有所不知,上次只是误诊,如今他早已痊愈,看起来比臣还威武呢。”

      梁冀立刻针锋相对地把她的话堵了回去,要知道当初罢免胡广,唯一的原因就是身体不适,并没有提及其他的罪过。

      如今既然身体复原,实在是没有任何理由阻止他回归朝廷。

      眼看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慢慢有些起色的朝廷局势,只因为一场小小的地震便荡然无存。

      梁太后的心中涌起阵阵无力之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