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片 国语

      陈醉看到是我,明显比往日热情了些许,她竟然还站起身来朝面前的椅子伸了伸手,笑着说:“小韩啊,坐吧。”

      我也挤出笑容来看着陈醉的脸,见她略施粉黛,脸色白皙,几乎看不到什么皱纹,饱满的嘴唇涂着大红色的唇膏,不由得浮想联翩起来,脑子里竟然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副香艳的画面来。

      那画面如此清晰,而床上的陈醉又是如此的风骚,让我不由自主的走了神,连她跟我说话都没听到。

      陈醉见我没反应,又示意了一下,笑着说:“别客气,坐吧。”

      我猛地惊醒,赶紧喊了声谢谢,这才规规矩矩的坐到陈醉对面,静静的等着她“训话”。

      陈醉沉吟了片刻,这才努力摆出一副和蔼可亲的表情问道:“小韩来了快一年了吧?”

      我赶紧摇头答道:“没,半年多吧。”

      “啊,也不短了。”

      我嗯了一声,没接茬儿。

      陈醉好像是没话找话,又想是为什么话题做开场前的铺垫,她摆弄着手里的签字笔,又问道:“啊,对了,前些天你说要借书库的钥匙,想找什么书啊?”

      我敢肯定陈醉找我绝不可能是想主动借钥匙给我,况且此刻就算她上赶着借给我我也用不上了,于是,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不找了。”

      陈醉哦了一声,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房间里突然沉默下来,简直连我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得见。

      突然,陈醉笑了笑,把笔轻轻扔到桌上说:“嗨,我还是直说了吧,是这样,我不知道你对基藏部了解多少,我们部门都是女同志,有些工作开展起来不太方便,所以我跟丁馆申请调一个男同志过来,他也同意了,我第一个就想到了你。”

      我听了一愣,心说你有那么好心?再说了,什么叫有些工作开展起来不方便?说白了,你不就是想要个男的给你们干活当苦力吗?切,我虽然来得时间短,可我并不傻啊,哪些岗位好,哪些岗位不好,我还是拎得清的。

      想到这里,我挠了挠头,故作为难的答道:“哎呀,这个,我来的时间比较短,工作也不太熟悉,我怕干不好啊,可别再给您把工作给耽误了,要不您再考虑考虑别的人选?”

      看来陈醉根本没想到我竟然还敢拒绝,她先是一愣,随即皮笑肉不笑的说:“啊,那也没关系,我这个人,最讲民主了,强扭的瓜不甜嘛,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其实很多人想要这个机会还得不到呢。”

      我哦了一声,不想当场就驳了陈醉的面子,便笑着说:“那行,我再考虑考虑,考虑好了尽快给您回话。”

      陈醉还以为我动了心,笑着点了点头,我也笑着对她点了点头,四目相对,我突然发现这女人笑起来还是很有几分风韵的,怪不得年过四十了还能吸引男人为之倾倒。

      “还不是普通男人呢,人家可是开着大奔的土豪呢。”我在心里悄悄的嘀咕了一句,脑海中也再一次闪现出陈醉早上和男人纠缠的香艳画面。

      我这一愣神儿的功夫,陈醉发现了我的异常,她被我“盯”的很是不自在,便扭过头去拿起了手机看了看,然后笑着对我说道:“小韩,那就先这样?一会儿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一趟。”

      我赶紧起身,笑着说:“好,那您忙。”说完,我转身出门,可不知为何,刚才陈醉拿起手机只是扫了屏幕一眼,我却感觉自己清晰的看到了屏幕上的字。

      没错,那几个字此刻就清晰的印在我的脑子里,擦都擦不掉。

      “还想就再来一次。”

      那男人对陈醉说还想就再来一次,显然是陈醉说她还想了。

      “这个女人,一大早就折腾,还嫌不够,竟然还要来个二进宫?哎,怪不得人家说什么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呢。”

      我腹诽着迈步下楼,回到阅览室却故意坐了一个正对门口的座位,我一边摆弄手机一边用余光关注着门口,果然,也就五分钟的功夫,陈醉便脚踩她标志性的细高跟从门口路过,出大门走了。

      见我坐在那里摇头,王姐突然问道:“小韩,陈部长找你什么事儿?”

      我啊了一声,笑着说:“她想调我到她们部门。”

      “啊,是吗?那是好事啊。”

      我大为不解,问道:“是吗?为啥啊?”

      “这还用问吗?人家跟领导在一层办公,离领导近,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领导印象深,进步也快嘛。”

      我想了想,觉得有理,却还是毫无兴趣,便摇着头说:“我也不指望进步,还是觉得在咱们借阅部更舒服。”

      “你这孩子,这么好的事儿你咋还不乐意呢?”

      我无奈的笑了笑,又说:“哎,要不您去吧。”

      王姐也笑了,摇了摇头说:“我?我倒是想去,可人家也得要啊,你去了还能帮她们干点力气活儿,我去了能干啥?”

      我听王姐这么说,愈发的坚定了自己判断,便笑着说:“您看看,我也是这么想的,调我过去十有八九是想让我去做苦力的,您不也这么认为吗?”

      王姐听了一愣,想必是意识到自己说话自相矛盾,便呵呵笑了笑,又解释道:“其实你还年轻,干点活也算不上吃亏,我要是男的肯定去了。”

      我也笑了笑,觉得王姐说的有理,可我实在是在阅览室闲散习惯了,要是突然调到基藏部,面对一个全新的工作环境和全新的工作内容,我还真怕自己适应不了,还有,我实在想不明白陈醉为什么要把我调到她手下去。

      “要不就去?”我也泛起了嘀咕,可是真的去了,我又怕陈醉这个领导不好伺候。

      突然,我想起一个人,便拿出手机打开QQ,点开菲姐的头像问道:“陈部长这人怎么样?”

      “她找你了?”

      “是,你怎么知道?”

      “她说领导同意加个男同志,我跟她推荐了你。”

      我这才恍然大悟,心说李雪菲这女人还算够意思,有了“好事”还能想到我呢,再想想刚才自己还怀疑被她出卖,我顿感汗颜。

      想到这里,我先是道谢,又问道:“她好相处吗?”

      “还行吧,你不想来?”

      我想了想,又问道:“你觉得我该不该去?”

      “这个嘛,肯定还是你自己考虑,我说什么都没用。”

      我觉得菲姐说的有理,却还是下不定决心,便又问:“那你自己感觉陈这个人怎么样?”

      短暂的沉默之后,菲姐给我回信了,我赶紧点开一看,还真是一个难以拒绝的理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