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曱甴

      假期长达三个月,在没觉醒第一个魔法前什么都做不了,武扬不一样,他现在思考着怎样赚钱,现在兜里就剩下几十魔铜币了,虽然郑老家供吃住,而且郑老也没说啥,但长期以往也不行,毕竟人家的钱也不是空手而来,而且每天还得面对郑菲嫌弃的脸色,看来赚钱之路任重道远。

      这天,武扬和往常一样徘徊在街上,不为别的,就为了寻找所谓的商机,中午饭点,武扬也不想回去吃,第一是路太远了,自己已经走到御妖城最偏僻的西南角这边;第二是免得回去还得面对郑菲的脸色。索性在一个街摊下坐下来准备填饱肚子,这个摊位卖的是饼子和混着菜叶的肉汤,远远的都能闻到香味,其实往往美味就出现在这种不起眼的地方,也许在郑菲看来这里肮脏难堪,难以下口,但对于武扬这个穷小子经历过的生活来说,却无所谓,只要能填饱肚子比啥都强,况且还算是美味。

      摊位上的人来人往,不起眼的小店实惠便宜往往引得一些下等人的向往,武扬选了一个位子坐下,老板不一会端来一碗热汤和两个双掌大的饼子,武扬也不含糊,端起汤来就着饼子吃起来,心中美滋滋,怎一个鲜美来形容,满足的吃喝着。

      然而在另外一桌的旁边的路肩上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娃,大概六七岁,全身肮脏不堪,头发已经打结而且凌乱不齐,唯一显眼的便是那双突明突暗的眼珠子,以一种祈求的眼神望着过往的行人。本来在这座城武扬也见过不少叫花子了,已见怪不怪,生活本就残酷,自己现在不是在郑老那里吃住,估计也快沦落为叫花子了,但是这个小叫花子的年龄让武扬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孩子,多看了她几眼。

      只见她时不时用她那漆黑肮脏的手捡起那些吃剩掉地上的饼子往她那补丁挎包里塞,大一点的剩饼往包里塞,小一点的自己就狼吞虎咽的吃下。武扬很好奇,在这个摊位客桌上也有一些残羹冷炙,她却没来拿,却捡地上的吃,看来她是一个自律的孩子,但也可能觊觎老板的呵斥。

      武扬没想太多,那一刻他已经在心中燃起了一股难以泯灭的父爱之心,他在老板那里再买了5张饼,一碗蔬菜肉汤,招呼小女孩过来吃,小女孩有些犹豫,忽闪的大眼睛盯着武扬,武扬看着他,强憋出一丝微笑:“没事的,小姑娘,叔叔不是坏人,叔叔请你吃。”

      “我爸爸说了不能欠人家恩情,叔叔您吃吧。”小女孩双手相互蹂躏着自己肮脏的夸吧,吞了吞口水有些羞涩的说道。

      武扬有些怅然,看来这女孩的爸爸从小就教着自己的孩子一些做人的基本道德,而回想自己对女儿却没有尽完应该有的父爱,想了一会,武扬又开口道:“这样吧,叔叔跟你交朋友,这饼子和汤算是借给你的好吗,等你有条件了再还给叔叔。”

      女孩有自己的自律底线,武扬却以这种借的方式来让女孩答应,这样也不至于让女孩觉得亏欠自己。

      女孩踌躇了一会,然后朝着武扬点了点头,慢慢的走了过来,武扬微笑着示意她吃,女孩带着天真的眼神看了一眼武扬,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肮脏稚嫩的小手抓着饼子往嘴里塞,小小的嘴巴仅两口就塞满了,女孩鼓着腮帮子艰难的嚼着,时不时抬头望望武扬,生怕武扬反悔,武扬默默地看着她,眼角莫名的流下了一滴眼泪,怕别人看见,武扬快速的用手抹掉了那一丝泪痕。在她身上似乎看到了女儿的影子。

      “慢点吃,不够叔叔再给你点,喝点汤,别噎着”武扬带着父爱般的口吻说着。

      吃了两块饼,喝完了蔬菜肉汤里的汤,但汤里还有些肉渣和一些蔬菜,小女孩又将自己肮脏的挎包打开,将另外三张饼包着那些吃剩的肉渣和蔬菜放进了包里。

      武扬有些疑惑但瞬间又释然:“嗯,带回去吧,下一顿再吃。”

      “不是的,叔叔,我爸爸还在家躺着,他还没吃,我带回去给他吃”小女孩不慌不忙,手上做着卷饼的事,嘴里应着武扬的话。

      武扬听到这里,不禁疑惑,难道她的父亲得了病在家躺着。然后全靠这个小女孩乞讨来吃喝。要不跟着去看看。武扬这样想着。

      小女孩做完这一切跟武扬道谢,:“叔叔,谢谢您,您叫什么名字。”

      “叔叔叫武扬,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武扬回答,

      “我叫小洛!”女孩回答道,然后见小女孩拿出一块写满了小字的木板和一块木炭,用极小的字迹写着“武扬,5块饼,一碗肉汤”几个字。看来她是真的决定还自己这顿忽略不计的饭菜。武扬心中顿时五味杂陈,不是滋味。

      小女孩收起木板,对着武扬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带着一脸兴奋抱着那个鼓鼓的小包,飞快的朝着远处跑去。武扬待小女孩走的有些远后,悄悄的跟了上去......

      这是一间简朴破烂的茅草屋,四根陈旧的老木头支撑着凌乱不堪的屋顶,屋里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最贴切不过,但是整体还是清洁干净,这应该归功于这个淳朴的小女孩,一个占地不过1平方米的灶台上摆着两幅碗筷,墙角一方一个只有一半门的衣柜放着整齐的破烂衣服,一张用石头搭成的茅草床上躺着一个面容憔悴的瘦个子,床旁的小洛正打开挎包给他看今天的收获,这就是这间屋子的一切。武扬在窗外望着。

      小洛拿出3张卷饼递给憔悴的父亲,又拿出那块小字满满的木板指给她父亲看,憔悴的父亲摸了摸小洛的头,有些忧愁的点着头。看来真如自己想的那样,这个父亲已经身患疾病,以至于不能下床。

      武扬看着屋内的情形,不禁一阵伤感,自己活得还不如这对父女,作为父亲,武扬没尽到一个慈父教子的承诺;作为孩子,更没尽到一个养老尽孝的义务。而眼前的这一幕幕,无不深深的打击着武扬的内心。武扬摸了摸口袋中剩下的几十个魔铜币,朝着那个没有门的门走了进去。

      “咦!武扬叔叔你怎么来啦,爸爸,他就是刚才给我这些饼的好心人!”见武扬进来,小洛有些惊讶,忙给她父亲做介绍,然后又拿出那个唯一还算完整的小凳子给了武扬“叔叔,您坐!”

      见武扬到来,小洛父亲想起身,但被武扬制止了,他拖着有些艰难的语气道:“让您见笑了,武先生,俺家破烂不堪,没什么可招待的。”

      “大哥,您太见外了,我是跟随小洛过来的,我自己也有一个女儿,但......”说到这,武扬停顿了,没有继续说自己的女儿,“我看您应该是得了大病,不知什么病,让您如此的艰难。”

      “哎!武兄弟,谢谢您的施舍,我父女俩生活如此困难,加上我这病,估计我活不了多久,只希望少给我女儿添些麻烦,然后有个好人家能收留我这女儿,不知道您能不能收留我的女儿,她很听话的,什么都肯干,只要能让她有口饭吃就行。”这位父亲说着说着就开始哽咽了起来。

      “不,我要跟我爸爸您在一起,我哪也不去”小洛哭喊着,抱着躺在床上的父亲。

      武扬望着这一幕一阵伤感,为了转移话题,他率先打破了此时的僵局。

      “大哥,您得的什么病,治不好么?”

      “武扬兄弟,不瞒您说,我这是灵魂上的病,寻常药物治不好。”小洛父亲慢慢推开满脸泪痕像个花猫的小洛,开始诉说自己的病因。

      “我叫洛成,是御妖城里的土木工程师,本来我家住在城东的繁华地带,因为我的职业,找的钱是够家庭开支的,可是在两年前,在城西的荒角,那里要开发新的项目,而我就是那时的现场负责人,说也奇怪,在那里动工时,本来前面还好好的,后来挖地基,挖出了一块大碑,然后就怪事连连,参与那次挖掘的所有现场的人得了奇怪的病莫名的死了,而现在只剩奄奄一息的我了,军方就把那个地方给封了,列为了禁地,可我的病找了药师看,也没找到原因,家里的存款因为治病也花光了,一个完好的家就被我的病给脱垮了,妻子也离家出走,只剩我和小洛相依为命。后来高层军方派了一名中阶光系法师来调查,发现那个地方是以前人类与妖兽大战的战场遗址,充满了死气和怨灵,而我的病据那个光系法师说是因为沾染了那里的怨灵,导致灵魂受损,而形成的病根。那名光系法师也无法净化那块禁地,所以那个地方现在已经无人踏足,已成禁地。”

      什么灵魂受损,什么死气怨灵,武扬不怎么了解,刚开始以为洛成最多是什么身体上的疾病,但现在看来属于灵魂上的创伤,连光系法师都无能为力,而自己这个连魔法都不会的见习法师又有何能耐,看来只能答应洛成,待他走后,收养了小洛,当成在这个世界的女儿吧。

      武扬正准备把自己的想法说给洛成,意念中的那个清脆声音继上次血祭后再次响起,正是帝王玉中的那个声音。

      “检测到低级魂精一缕,是否吸纳?”

      什么低级魂精,武扬疑惑,意念中不乏对玉中的那个声音提问“啥是低级魂精?”

      “解,魂精为魔法携带者死后遗留灵魂中的魔法能量,”玉中的声音解释道。

      死后遗留在灵魂中的魔法能量,武扬还是似懂非懂,难道与洛成有关,为了避免对洛成造成伤害,武扬问了问盖林。

      “主人,魂精确实是魔法携带者死后留在灵魂中的魔法能量,而且是最富有魔力的魔法能量,只是世上能将其取出来的人少之又少,几乎可忽略,”盖林回答了武扬的提问。

      “那盖林,你看洛成这个病根是咋个回事?”武扬又问。

      “主人,他的灵魂被一个怨灵所寄宿,怨灵依靠魂精之力吞噬着他的灵魂,这种情况恐怕无人能治。”盖林有些惋惜道。

      “好了没事了,你继续修炼吧!”武扬意念中对盖林说道,然后自己却是胸有成竹,因为世上无人能提取的魂精,自己的帝王玉就能做到,看来洛成运气好,遇到了自己。

      “重复,检测到低级魂精一缕,是否吸纳?”意念中的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是!”武扬意念回答。

      然后武扬就见自己胸前的帝王玉开始泛出点点星光,而洛成的胸前只见一个妖魂带着嘶吼飘出,妖魂的周围泛着白芒,帝王玉像一个吸尘器一样吸扯着妖魂周围的白芒,只一瞬间,这些白芒便融入到了玉中,而妖魂随着白芒消失,慢慢的飘散只空中,最后消失不见。这发生的一切只有武扬能看见,而洛成父女只看见武扬胸前有些许星光闪烁其余之事并不知晓。

      “低级魂精已收纳,开始提炼”

      “低级魂精提炼成功,转化为能量值”

      “能量值转化成功”

      帝王玉中那个机械般的声音再度响起,而在玉中那个一百的能量槽已经显示为一杠一百。

      原来魂精能让帝王玉成长啊,而且一个低级魂精就能成长一点,那么如果去那个所谓的禁地是不是有可能让帝王玉升级,但是想着,武扬又觉得不是那么简单,因为一般情况就是越到后面升级越难。不过现在有了帝王玉的升级方向,那也是一个大的收获。

      经过刚才的事,洛成的脸色也开始有了好转,似乎精神了许多。

      “武先生,是您救了我吧,我刚才看见您胸前发出点点星光,是您施法治好了我吧,我现在感觉没那么难受了”洛成有些高兴起来。

      “我想应该是吧,大哥你现在灵魂应该没那么难受了,您是被怨灵缠身,现在怨灵已走,灵魂束缚得以解脱,但你身体还很弱,需要休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武扬回答着,并且把自己身上的十几枚魔铜币拿了出来给了他(他自己还留了几枚)。

      洛成感动的哭了出来,“以后,我洛成的命就是恩公的,您以后有困难尽管开口,我洛成上刀山下火海,定为恩公排忧解难。”正准备下床跟着小洛一起跪拜致谢,武扬就把他按在床上示意他休息。

      与洛成父女闲聊了几句就离开了,今天收获不错,虽然没找到赚钱的方法,但是了解到了帝王玉升级的法门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武扬想着,心里乐开了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