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嘴扒胸的全部过程

      ???

      楚斌人直接傻了。

      他一把将李忠厚扯了过来,低声问道:“焚蛋,你逛青楼报我的名字做甚?”

      李忠厚则是半怒不怒地道:

      “这事儿能怪我吗,你逛青楼将我老爹的名字都报了出来,我报你的名字,难道很过分么?”

      楚斌开始挠头,疯狂挠头。

      心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你叫李忠厚,你老爹叫李老实?”

      李忠厚回了他一个白眼:

      “废话。”

      “得得得,这事儿怪我,这次是我没考虑周全,我认了。”

      楚斌一拍脑门,手指无力地从脸颊滑落。

      他将李忠厚随机推给一位姑娘:

      “你看着来吧。”

      那姑娘闻言,先是偷偷瞄了一眼李忠厚的储物袋,旋即笑意吟吟地将他给领走了。

      楚斌则是在大厅内坐了下来,点了一壶清茶。

      倒不是说他不想去听曲儿,而是这个角度,正好能守着薇雨姑娘的房门,时刻盯着陈思嫐的动静。

      万一对方什么时候出来,自己没盯住,那日后他还到哪寻人去?

      天天泡在满春院守株待兔吗?

      诶?好像也不是不行……

      李忠厚被带到了房间里,那女子,先是将其安置在座位上,茶水款待后,这才问道:

      “客官喜文喜舞?”

      嗯?

      李忠厚一愣,这似乎涉及到他的知识盲区了,不过这货打心底的老实,也没故作深沉硬充面子,而是虚心请教道:

      “敢问姑娘,什么是文?什么是武啊?”

      那姑娘一看李忠厚的憨憨模样,顿时掩面窃笑道:

      呦,是个新来的呢……

      “客官若钟意吟诗听曲,便是喜文;若钟意按摩捏脚,便是喜武了。”

      李忠厚像个好奇宝宝似的,继续开口问道:

      “那这两者在价格之间,可有什么区别吗?还有,你是善文还是善武啊?”

      女子一一答道:

      “这二者在价格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区别,一些女子在入行之前,学过些本事,有些才艺,才有资格选择唱文。

      小女子则是才疏学浅,昔日贪图玩乐,对诗词、乐器并不精通,这才被筛选下来,做起了捏脚捶背的行当……”

      哦~

      李忠厚顿时明白了学习的重要性!

      看来无论到哪,多学一门本事,就相当于多一份出路啊!

      李忠厚见对方为自己解释了这么多,心中有些难为情起来,心里虽对“文艺”更为好奇,但却也没拒绝此人的服务。

      一边享受着捏脚,李忠厚那张肥厚的老脸,顿时变得舒展开来。

      可是他刚享受了没多久,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储物袋里已经没有灵石了!

      怎么办?

      要么先等等楚斌道友吧,等他一会儿过来,替我将灵石垫付一下,反正都借九十八了,也不差这十块八块的了……

      可随着想法的升起,享受着捏脚服务的李忠厚,反而没有了最初的性质,而是变得渐渐惦念、担忧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担忧的念头越来越浓,他生怕楚斌道友将自己忘了,提前离开,那样的话,自己没有灵石结账,岂不是尴尬到家了?

      正因如此,正在按摩的李忠厚,反而变得有些煎熬起来……

      大厅外,打发走侍者的楚斌,一人坐在椅子上,闷声喝着清茶。

      成为修炼者后,他的感知远比常人更为强烈。

      听着四边八方,莺鸣燕语之声不绝于耳,这杯中的茶水,自然是变得寡淡了起来……

      还好,陈思嫐没让楚斌等太久,楚斌刚闷头饮完第二盏茶,这货便提着裤子,从薇雨姑娘的房中走了出来。

      “一般……”

      陈思嫐摇头回味道。

      没多久,薇雨姑娘也从房间中走了出来,见到在门口徘徊的陈思嫐后,顿时收回了脸上的乏味之意,回以一个礼貌性的微笑。

      楚斌一见陈思嫐这么快就出来了,一口茶水险些喷了出来……

      他觉得,自己有办法将青霞草搞定了!

      “咦?楚斌道友也在啊…嘿嘿,再次见面,发现你我二人果然志同道合,一见如故……”

      陈思嫐见到楚斌,主动走上前去,打了声招呼。

      “咱先不说这个。”

      楚斌打断陈思嫐的叙旧,将他引到角落里,小声说道:

      “陈道友有没有想过,延长一下自己那方面的时间?”

      楚斌抛给他一个你懂的眼神。

      嗯?!

      陈思嫐不解地问道:“我为什么要延长自己的时间?”

      楚斌:“……”

      真有你的,你是真棒啊……

      楚斌彻底无语了,这陈道友,正是一次又一次的打破了楚斌的计划与构想,这货是真?不按套路出牌啊!

      他本以为,自己随随便便拿个壮阳的药方,或是请对方吃一顿滋补的大餐,青霞草的事儿就能够解决了。

      可谁能想到,陈思嫐这货居然这么不思进取?

      他这一句反问,直接把楚斌整蒙了!

      陈思嫐向后退了半步:

      “楚斌道友,你该不会还在惦记我的青霞草吧?”

      楚斌没有隐瞒,点了点头道:“不过现在,我不认为自己还有机会从你手中得到它了。”

      陈思嫐:“那怎么行,楚斌道友作为一个男人,怎能如此不思进取?”

      ???

      你还好意思说我?

      楚斌深深地看了一眼陈思嫐,偏偏这货还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对于陈道友,楚斌是真拿他没辙了。

      最终,也只能怀着最后一丝希望,弱弱的问道:

      “净月精华你感兴趣吗?”

      陈思嫐摇头道:

      “不感兴趣。

      不过,我能够看得出,楚斌道友对这青霞草很重视,这样吧,这青霞草我先保留一段时间,等你能拿出令我感兴趣的东西时,再来找我交换。”

      楚斌心说:鬼知道要拿出什么东西才能令你感兴趣……

      不过,他还是朝陈道友点了点头,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

      毕竟,目前来看,仅陈思嫐一人拥有青霞草。

      “那便多谢陈道友了,顺便问一句,道友可否知道,火磷粉到哪里才能弄到?”

      火磷粉,乃是楚斌修炼青焰焚天诀需要收集的最后一种材料。

      “火磷粉?你要这东西干嘛?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应该是在外门弟子会的商市上见过此物,不过,外门弟子会的商市,只有加入了外门弟子会的修士,才有资格进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