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视频软件污

      “王来!住手!”

      “老枭!你他娘的快住手!”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开口的分别是王白齐和黎胖子。

      而此时王枭那举起的大刀还未落下,回过神来只见王来的匕首已经抵在他的脖颈处,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只要王来这时候再稍稍一用力,自己必血溅当场。

      通过袖匕传来的那冰寒触感让愤怒的王枭冷静了下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淬体期的少年。

      他的速度竟然在我之上?

      “呵呵,你果真不是淬体期,看来你是隐匿了自己的武道境界啊?”

      王枭冷声道,而王来对此并没有理会,袖匕依旧死死抵在王枭脖颈的咽喉处。

      “不,他没有隐匿,并且你也探得没错,王来他就是淬体期。”

      面对王枭的质问,反而是王白齐不温不火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不可能,区区淬体期怎会有如此身法?是你搞的鬼?王白齐!”

      对王白齐的回答,王枭显然不信,此时他心里只以为这其中必有蹊跷,并且一定是王白齐从中作了什么手段。

      此时黎胖子也早已反应过来,王来突然来的这么一手,让他心中也大为惊骇,同时更加确定了此时绝不能与这王白齐和王来二人为敌。

      于是只见黎胖子很郑重的对王白齐双手抱拳道:

      “晚辈厄尔多,是北荒百炼术黎字门现任门主,匠人厄长弓的长孙,我爹是厄熊,在此见过王前辈,有礼了!”

      “北荒百炼术....黎字门....长弓.....”

      王白齐听完黎胖子的话后似乎思索了起来,不一会便开口道:

      “厄铁牛是你什么人?你与这要取我命的侄子王枭又是何关系?”

      见王白齐竟然直呼出自己太爷爷的名字,黎胖子心中大喜。

      显然这王白齐还记得自己太爷爷,那自然也会记得那件事才对,于是赶紧答道:

      “是我太爷爷!”

      “我与王枭是在东大陆游历时候所结实的,我们是算得上是朋友,但直至此次进这藏龙山前我都并不知你们之间还有这样一段往事,此行是王枭告诉我这座藏龙山中有真龙,我便才一起随行...”

      说罢,黎胖子觉得这样说似乎有点不妥,又看了看还用袖匕抵着王枭脖子的王来,只见那匕首已经触破了稍许皮肤,点点的鲜血正缓缓顺着匕尖处滴了下来。

      于是他又赶紧再补充道:

      “王前辈,据我对王枭的了解,他也并非不讲理之人,我想你们之间这家事一定存在什么误会。毕竟是一族之人,你让我好好劝劝他。先让王来把匕首给收起来吧!”

      听闻黎胖子这样说,王白齐却只是无奈摇头道:

      “这场闹剧岂是你黎字门小辈能够平息的,罢了!”

      随后看向王来道:

      “王来!按理说你是得叫他一声叔。还不收手!?”

      “可是爷爷,他刚才想杀你!这人留不得!”

      听见王白齐的话,王来并没有收回袖匕,依然抵着王枭脖颈语气冰冷的说道。

      “哈哈,我当然知道他要杀我,可他刚才说得也没错,当年确实是因为我而导致了全村人葬身那天火的火海中,其中也包括你这枭叔的双亲。那现在他想杀我,有何过错?”

      看着王来那没收,反倒还在隐约突进的匕首,王白齐突然一声大喝:

      “还不给我住手!我的话,连你也不听了吗?”

      见王白齐真的生气了,王来只有不甘的收起袖匕。

      而那双原本清澈灵慧的眼睛,此时却用阴冷的眼神盯着眼前,这个被爷爷说成自己应当叫一声枭叔的王枭。

      似乎在警告他不要再有所动作,否则下一次定能取他性命一样。

      见王来放下了匕首,王枭此时也才松了一口气。

      他很确定,若不是王白齐阻难着,眼前这个王来真的会在刚才从脖颈处的大动脉给自己放血。

      虽然以他武尊的实力,若真力敌的情况下倒不至于一击丧命,但那么近的距离被死死抵住脖颈,再怎么样也会受伤,搞不好还会是重伤。

      那样的话到时候别说要杀王白齐了,能不能逃过王来继续的扑杀都说不定。

      虽然王白齐阻扰了要杀自己的王来,理应算是救了自己一命,但王枭可并不会因此就对王白齐心怀感激,依然是阴冷的看向王白齐道:

      “侄子?你也有脸,你也配这样叫我?从你招来天火,我亲眼看着我父亲在我面前被活活烧死那一刻起,王枭就死了!我不再是你赤目王家一脉之人!”

      说着王枭特意从腰间拿出了那块白玉,在王白齐面前晃了一晃道:

      “我现在叫枭六!乃是王侯府的座上门客,而此行杀你......呵呵...既为私怨亦是公事!”

      在看见枭六拿出白玉时,王白齐就两眼一振,似乎感到很不可思议道:

      “王钰令牌!?....你真进了王侯府?他们派你来的?我与王侯府之间你到底知道多少?”

      看着王白齐略显震惊的表情,王枭似乎很是得意,轻笑的开口道:

      “哈哈哈...是的,怎么样?你也没想到王侯府会让我来杀你吧?至于王侯府与赤目一脉的关系....呵呵...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我说了,从你招来天火为族人带来灭族之灾时,我就早已不是赤目一脉的人了!所以...”

      顿了一顿王枭看了看眼前的王来,又看回被护在王来身后的王白齐,目光直视道:

      “不管刚才你们是用了何种手段,但今天,你!王白齐必须死!赤目一脉今日必绝!”

      听到王枭这一番话后,王白齐此时心中已是万分悲凉。

      他知道天数已定,仰天长叹道:

      “看来这数十年的光景,换来的终将是兔死狐悲吗?赤霞村....赤目一脉真的要绝吗?”

      其实在王白齐心里很明白,这些年他也深知王枭会回山找他,在王枭刚进入王侯府后不久,他便从安排在府中之人处已得到消息,从而更加坚信了王枭会回来。

      当然王枭寻他极有可能会是复仇索命,这点他也知道。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王枭复仇的态度会这么决绝,根本不容得有一点转机。

      这几十年,无数个夜晚,他每晚除了会梦见那些因天火而惨死的族人脸庞以外,还会梦见唯一逃出那场劫难的王枭来到他眼前向他索命。

      而他也无数次抱着侥幸,希望最后王枭能念在身体里流着同族之血而想通当年的事情,能够得到他的理解和原谅,并把赤目一脉给传承下去。

      可如今看来这一切终将是无稽之谈了,王枭对自己的恨意太大了。

      现在更是还入驻了王侯府,从王枭进屋后整个人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深深杀意。

      他知道,今天想必就是自己的大限了,也或许真就是赤目一脉气数散尽之日了。

      纵使王白齐现在心中万分悲凉,可他好歹也是大风大浪过来的大能,悲凉之色转瞬即逝,调整好心中思绪后,对着王来便慷锵有力道:

      “王来!接下来我所讲的每一句话,你给我记好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