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精品国产在热

      “是……是西八雅黑毛猪火……火腿。”

      由于出了冒牌天价红酒的事,莫绍明面对孟搏的发问,有些不太自信,说话结巴。

      “孟总,这种火腿是用西八亚黑毛猪的后腿做原料,先在零上六摄氏度冷藏和腌制,静置之后,再腌制,最后用冷水冲淡,入库两个月,等待盐分分布均匀,自然干燥,挂在山洞内二十四个月到四十八个月,我们面前这份火腿,更是长达七十二个月……”

      莫佳文赶紧接过父亲的话,将西八雅黑毛猪火腿从选料、工艺到产品特点娓娓道来。

      毕竟冒牌天价红酒被孟搏识破,让莫绍明、莫佳文父子觉得很没面子,想扳回一局。

      “没错,这的确是西八雅黑毛猪火腿,两年前我跟一位客户吃过,的确美味,我先谢谢莫董事长了。”

      一位股东津津有味地嚼着,脸上带着笑意。

      “这的确是西八雅黑毛猪火腿,孟总,我知道您现在已经是我们的大股东,关心公司的经营状况,就算酒的事,是莫董事长对不住您,可也不能鸡蛋里挑骨头吧。”

      另外一位股东,让服务员给他送去第二片火腿,配上白面包一边吃着一边对孟搏说道。

      “是啊孟总,别的我不敢说,这种黑毛猪火腿,我一吃一个准,错不了。”

      ……

      股东们纷纷开口,证明众人吃的西八雅火腿没有任何问题。

      “其实你们说的都对,包括莫佳文所说的前面部分,也对,但是……”

      孟搏将口中的渣滓咽尽,再呷一口新换上来的红酒,继续说道:

      “莫佳文说这根火腿在山洞内干燥七十二个月,只怕有名无实了。”

      说到这,不但莫绍明、莫佳文愣住。

      几乎所有人都愣住。

      就连为众人刨火腿的服务员也有些发懵。

      她算是天上龙宫的资深服务师,对于各类火腿的了解,不敢说是专家,至少能盖过在座大部分人。

      她也不觉得眼前这根火腿有什么问题。

      “我们现在吃的这根火腿,的确是用西八雅黑毛猪后腿制作的,但是后期储藏时间至多是二十四个月,不是你们认为的七十二个月。”

      孟搏这话,让莫绍明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同样是西八雅黑毛猪火腿,储藏二十四个月和储藏七十二个月,价格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以后者的价格,购进前者,如果属实的话,不用问,这个回扣吃得够狠。

      “可是何以见得……”

      莫佳文还有些不服气。

      你又没看见,用嘴巴尝就能知道这么多?

      “各位,西八雅黑毛猪火腿储藏期不同,口感是有差别的,尽管不是很明显,但是对于一个深知西八雅黑毛猪火腿的吃货来讲,连这点儿不同都发现不了,还敢说懂得这种美食?”

      经孟搏这一说,众人全都放下手中的刀叉,回味着孟搏的话。

      莫绍明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动作机械地将一片火腿送入口中,全力调动味蕾体会。

      咦?

      莫绍明还真的发现一点儿不同。

      他之前是吃过储藏期达到七十二个月的西八雅火腿的。

      就像是孟搏所说,火腿在经过一定工序处理后,吊在山洞内干燥储藏二十四个月,四十八个月,七十二个月,脂肪是有细微变化的。

      如果不是深知这一点根本发现不了。

      莫绍明知道,孟搏又赢了。

      他的脸色重新变得难看。

      其实,存储期二十四个月的西八雅黑毛猪火腿,东西并不差,但是以存储期七十二个月的西八雅火腿的价格,买入前者,这说明什么?

      要知道两者之间的价格,可是差了近一半儿的价格。

      可想而知从中赚取回扣的人,赚得有多钵满盆满。

      这几年天上龙宫的经营状况并不好,莫氏集团的资产也一再萎缩,市场低迷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内部蛀虫则像癌细胞,正不知不觉侵蚀着模莫氏集团庞大的肌体。

      看到众人的反应,孟搏知道又一个问题暴露了。

      他继续说道:

      “真正用来制作天价火腿的西八雅黑毛猪,都是用青橡树、栓皮栎果实,也就是这两种树的橡子做饲料饲养,以保证肌肉和脂肪组织比例到最优,再看我们眼前这根火腿,的确是用西八雅黑毛猪的后腿制作,但是过多的脂肪比例,出卖了这头猪的出身,分明是用普通猪饲料喂养出来的,当然了,这种差别,从总体上说对火腿的口感影响不大……”

      孟搏最后一句话仿佛一记耳光,抽打在莫绍明、莫佳文的脸上,连同其他股东们的脸,也有些发烫。

      对口感影响不大?

      你知道就是这点儿口感差异,造成的价格差别有多大吗?

      如果说,同样用正宗的西八雅黑猪腿制作出来的火腿,存储二十四个月和七十二个月的价格差别还不那么离谱的话,那么,用普通猪饲料喂养出来的西八雅黑猪,冒充特别喂养的西八雅黑猪制作火腿,那可就不是工艺差异,分明就是售假制假啊!

      “是谁负责进的货?”

      莫绍明再也冷静不了了。

      蛀虫之贪婪和心狠手辣,大大出乎他这位董事长所料。

      再者,孟搏这么年轻,就超过莫家成为天上龙宫最大的股东,对于莫绍明来说,就像是在卧榻之旁有人酣眠。

      现在又被孟搏连续两次发现天上龙宫经营上的问题,别说莫绍明,连其他股东们也有些坐不住了。

      不但因为蛀虫对公司的鲸吞蚕食,动了各位股东的蛋糕。

      另外,在天上龙宫的管理层,都有各位股东的人,要说每个人都很干净,怕是不可能

      孟搏真要是参与到管理层,肯定会揭开更大的问题,然后将有问题的人一网打尽?

      如果他这个外来户斗不过本土派,会不会他将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抽走?

      无论哪一条,对于天上龙宫都将是重创。

      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但是孟搏此时所想,却和人们担心的不一样。

      要不要往天上龙宫注资?

      很明显,天上龙宫经营不善。

      如果注资的话,大约符合系统列出来的任务限制要求——在任务期限内,投资不见收益,即可视作花钱任务有效。

      但是这样就意味着,他出钱帮天上龙宫继续养着某些蛀虫。

      可是,距离零点还有不到三个小时。

      过了零点,任务期限就剩下29天了,可自己连任务的百分之一都没有完成。

      算了,先把任务做了再说。

      孟搏想到这儿,郑重地开口说道:

      “莫董事长,还有各位董事,我初来乍到,还得仰仗各位前辈不吝赐教,发现问题,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为了表明我和大家合作共赢的诚意,我决定,再为天上龙宫注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