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久久精品免费观看

      034:

      是周五, 午放的铃声一响,住校生撒了欢似的往校外跑,朱凡凡也不例外, 轮到值日留来打扫卫生的林以沫说了声再见, 很快就跑得不见影了。

      打扫卫生需要花点时间,林以沫之就给林十三发了信息, 让他先带林三岁家。

      她配在一起的同个子都没她高,她自然而然地照顾了对方的身高,主动接过擦窗户的任务。

      刚擦了一扇,赵言棠冒了出来, 对站在椅子上的林以沫皱眉道:“你们班怎么事, 擦窗户种危险的事为什么要交给女生!你快来, 我帮你。”

      有人代劳何乐而不为?

      林以沫爽快地跳了来,赵言棠喜滋滋地接过她手中抹布, 悄悄打量她一眼,然后麻利地开始擦,一边擦一边不忘念叨:“在我们班都是男生做的, 你们班的男生一个个除了读书还会做什么?一点都没有。”

      嗓门得很,一点也不介意被其他人听到。

      林以沫习以为常。

      赵言棠速度很快, 没想到在擦最后一扇窗户时,最顶上有块铁皮外翻,赵言棠没注意, 一子重重滑了过。

      刚刮过时,痛还没传过来, 以至于他并没有发现自受了伤,只顾着林以沫说话。

      难得林以沫单独在一起,他忍不住想她说说话。

      每次他想来找林以沫, 但看到林以沫都在习,暗戳戳地跑自班。

      个时间正好,他能帮她做点事,不担心她说话打扰到她。

      “停!你受伤了!”还是林以沫看到他手上的血溢出来,赶紧让他来。

      赵言棠才发现自受伤了,疼痛开始从手上传来,但不想在林以沫面表现出来,满不在乎地说:“没什么,就刮了一。”

      还想继续擦。

      “你给我来!”林以沫直接把他拽了来,她有经验,一子流么血,伤口绝对不会小。

      赵言棠毫无反抗之地被拽到地上,林以沫已经快速拿纸巾往他手上按,赵言棠眼瞬间飞起小精灵,哪里还顾得上自的伤。

      他的心跳速度以恐怖的速度开始狂跳,全身血『液』都集中在林以沫托住他的那只手上,一个呼吸的时间,从脖子到脸,红成了超级番茄。

      她、她『摸』他的手了!

      她从来没有离他么近过,近到他稍稍低头就能碰到她的头发,鼻间萦绕着淡淡的花香,那是女孩身上传来的。

      “……赵言棠!赵言棠!”

      恍惚间,赵言棠听到女孩悦耳的声音,他眨了眨眼睛,差点爆炸的脑总算挤进一丝清明,他看到林以沫抬头看他,眉目间满是关心。

      她在担心他。

      ……春心『荡』漾.jpg

      “你没事吧?!”

      在林以沫眼里,赵言棠满脸呆滞,被自手中不停流出的血吓到了。

      她十头疼。

      早知道就不该贪图享受,让赵言棠代劳,导致对方受伤,也有她一定的责任。

      见他终于神,林以沫便安慰他:“我们先医务室,看看伤口深不深。”

      其他人已经有点被赵言棠手上的出血量吓到,纷纷表示让她赵言棠医务室,卫生的事交给他们。

      个时候伤口的痛完全传了过来,赵言棠脑子里的那些胡思『乱』想被剧痛压了,他疼得龇牙咧嘴,倒吸着气说:“你生气了吗?”

      林以沫莫名其妙:“我生什么气?”

      赵言棠没受伤的右手挠了挠头,有些焉焉地道:“我想帮你擦窗户,结果弄伤了手,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话让林以沫忽然自省。

      她好像一直对赵言棠都很冷漠。

      是她同意对方帮忙擦窗户,受伤后,他却想着是不是给她添了麻烦。

      以至于她想起曾经在沈家,楚怜让她端东西,因为沉最后她不小心摔在地上,手被烫伤却没人在意,反倒惹来楚怜责骂她端个盘子都能摔,只会添麻烦。

      然后她就觉得自真的是添麻烦了。

      “没有,”林以沫叹了口气,歉意道,“是我的错,我不该把我的工作交给你。”

      赵言棠一子急了:“怎么是你的错!是我自主动要帮忙的,不关你的事!都怪我自不小心。”

      “幸好是我,不然受伤的就会是你了,我是男的,皮糙肉厚,点伤小意思。”说着咧嘴笑开,“只要你不觉得我添麻烦就好。”

      林以沫微怔,没再说什么。

      是林以沫第一次来医务室,所以,当她看到坐诊的校医的脸时,她:“???”

      居然是许知梧!

      三中校医是许知梧!

      几朱凡凡跟她新来了一个校医,听说林老师一样帅,想拉着她一起偷看,林以沫以“认真习”为由拒绝了。

      万万没想到新来的校医居然是许知梧。

      该不会是她爹拐来的吧。

      “哟,怎么事?”许知梧仿佛不认识她似的,示意赵言棠坐椅子上,林以沫也就配合地装同样不认识,简单说了况。

      “先清创吧。”许知梧拿出工具。

      个过程对赵言棠来说简直生不如死,原本还能忍受的痛,一子翻了好几倍。

      他咬着腮帮子:“林以沫,你……你先出吧。”

      忍住。

      不能在她面哭出来。

      林以沫对上他红成一团的眼睛,心中了然,善解人意地退了出。

      林以沫一走,赵言棠就嗷开了,眼泪哗哗的流:“老师你轻点,痛啊啊啊啊。”

      “我很轻了,”许知梧声音带笑,“别叫么声,外面听得到。”

      他只好把嚎叫憋了些,许知梧动作熟练随意地处理伤口,饶有兴趣道:“喜欢外面的小姑娘?”

      被说中心思的赵言棠脸红:“哪、哪有,我们只是同,老师你不要『乱』说!”

      “喜欢就要胆告白,瞒在心里面没人会知道,”许知梧一副过来人语气,“不把握机会,说不定很快就会被抢走的哦。”

      赵言棠心想,校医怎么样说,老师不都应该反对生早恋的吗?结果位校医居然鼓动他!

      偏偏他觉得校医说得好有道理!

      想着她最近江序走得近,成绩同样好,而他在班上吊末尾……

      不是他不想。

      他想认真,可是那些科目上的字认识他,他也认识它们,组合起来,他就不懂了。

      他生习是死对头。

      汪磊给他提主意,让他请林以沫补课,样就有机会相处了。

      赵言棠确实心动过。

      但他害怕林以沫觉得他笨,朽木不可雕也。

      还不如坦『荡』一点,他习成绩就是不好,何必浪费她的时间。

      ……

      然而校医的话戳中他一点点希望。

      要是他告白了,就算被拒绝也没关系,好歹林以沫知道他的心意。

      赵言棠那颗小心脏扑通扑通得仿佛放在沸水里,为了让自冷静来,他硬着头皮看自清出来的伤口,很深,先满是血看不清还不觉得可怕,此刻看得他头皮发麻:“是不是得缝针啊?”

      “不。”许知梧将一瓶『药』水往他伤口上直接浇了。

      “——啊!!”猝不及防的赵言棠惨叫出声。

      外面的林以沫听得一个激灵,连忙跑了进:“怎么……?”

      “没事了,”许知梧往赵言棠脑袋上拍了拍,“别叫么声,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师欺负你呢。”

      赵言棠深深地垂自脑袋,不敢看林以沫,脸烧了起来。

      刚才叫声了。

      他以为许知梧倒的是酒精。

      结果那瓶『药』水倒来后,伤口带来的剧痛反倒消失不少,他胡『乱』抹了眼睛。

      保持住形象!

      他在林以沫面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张脸了。

      许知梧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林以沫,看得她莫名其妙,许知梧三两替赵言棠包扎好,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注意不要碰水,周一的时候来我里换『药』。”

      赵言棠:“谢谢老师。”

      他心想反正已经丢脸了,索『性』拉着林以沫就跑出了医务室。

      “好些了吗?”林以沫问。

      赵言棠发现自还拉着她的手腕,触电似的松开,猛摇头:“校医好厉害,涂的『药』膏冰冰凉凉的,一点也不疼了。”

      林以沫放心了,肯定是许知梧自配的伤『药』。

      “不知道他们打扫完没,我看一,你家吧。”想了想,叮嘱了句,“记住许老师说的,不要碰水。”

      她转身往教楼走。

      赵言棠望着她的背影,垂在身侧的右手攥紧成拳头,松开,复而攥紧,如此三次,好似定了什么决心,一声“等等”脱口而出。

      林以沫停脚步,头:“怎么了?”

      明明已经十月底,气温转凉了,赵言棠却觉得自现在仿佛身处酷夏,紧张得额角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那个……”他咽了咽喉咙,“我有话对你说。”

      禀着他是伤员,林以沫的耐心格外的好,于是过身,往他走近:“什么话?”

      赵言棠暗中掐了自腿一把。

      少年的眼窝很深,眼珠极淡,便显得眼睛十干净,加上他棱角明的五官,让他有种介于少年青年之间的英俊。

      他紧紧盯着林以沫的眼睛,说出了人生中第一次认真的告白:“我喜欢你,林以沫。”

      说完的他摒住了呼吸。

      老爷好像也在帮他——恰到好处地来了一缕柔的风,绕着他们轻拂,连带着地面的落叶也随风围绕着旋转,再缓缓飘落。

      给了他更的勇气,于是他看着林以沫的眼睛,再次道:“林以沫,我真的很喜欢你!”

      “从入考试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你了。”

      “我以从不相信‘一见钟’四个字,可是见到你后,我相信了。”

      没有过准备的突然告白,便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把自想说的话,最直白的话说了出来。

      书林以沫入后收到不少,献殷勤的也收到了很。

      但站在她面正儿八经认真告白的,只有赵言棠。

      她刚要说话,看到了赵言棠额角流来的汗水,还注意到他右手捏紧的拳头。

      那句想说的“你撞伤的不是手,而是脑子吧?”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漫长的沉默给了赵言棠希望。

      如果林以沫不喜欢他,很概率在他说完就会立刻拒绝他。

      那么……

      他急促的心跳声再度加快。

      “赵言棠,”林以沫想了想,说,“你喜欢我什么?”

      赵言棠一瞬间脑海里闪过很念头,却无法抓住些具体的念头,半晌,他张嘴:“……我也不知道。”

      但他很确信。

      他喜欢林以沫。

      看到她会开心。

      看不到她会失落,脑海里总会跳出她的身影。

      课间『操』时会隔着其他班级努搜寻她,看到她了就觉得高兴。

      即使觉得自配不上她,也还是想在她面刷存在,她不高兴了他就收敛一点,高兴了他就再卖一点。

      就想……把所有的开心都捧到她面,让她也开心。

      ……

      不知从哪部电视看到的台词蹿进脑海,赵言棠紧接着补充一句:“喜欢你没有理由!”

      ……

      坐在办公室的林屿秋婉拒了邀请他一起班的生物老师,他平时很约束的没有关注宝贝女儿,但每放他都会神识扫一,确认女儿离校的时间。

      所以,一不小心看了场“告白直播”。

      很会说话嘛。

      喜欢没有理由。

      想到宝贝女儿一心为习的模样,他摇了摇头,觉得赵言棠希望不。

      林屿秋林予秋林十三不一样。

      虽然他也认为没人能配得上他的宝宝,可只要宝宝开心,只要她喜欢,配不配得上有什么关系。

      然而女儿并没有“喜欢”的概念。

      林予秋说一旦宝宝真正的“喜欢”了,最后手,她必定会伤。为了杜绝宝宝伤心的可能,便从根源斩断。

      但他却觉得,让宝宝受真正的喜欢,哪怕最后受伤,那也是她人生中的一段经历。

      宝宝年幼时他失踪了,没能在她最重要的十年里,给予她成长的保.护.伞,让她无忧无虑地长。

      而今宝宝已经长,不能因为他们害怕她受伤,就过地保护她。

      他只愿宝宝在他的羽翼,可以肆意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再有任何顾虑,越任『性』越好。

      ……

      告白当事者赵言棠一样,老父亲林屿秋期待着宝贝女儿的答。

      他还挺喜欢赵言棠孩子的勇气——虽然按他平时的观察,赵言棠各方面都没到他的及格线。

      “你的告白我收了,谢谢。”林以沫朝赵言棠弯了弯双眼。

      赵言棠心中激动,就听到林以沫一句:“不过只此一次,不为例,我只想好好习,你换个人喜欢吧,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我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些无聊的事上。”

      赵言棠听到“咚”的一声,那是自心脏重重落的声音。

      林以沫的应在他意料之中。

      “我知道了,”他抑制住心里的难过,小心翼翼道,“那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林以沫歪头:“你不是一直以朋友自居?”

      意思是可以喽?

      赵言棠瞬间满血复活:“我儿有两张话剧票,明午两点钟开始,我们一起吧。”

      林以沫没兴趣看什么话剧:“你问凡凡吧,她喜欢些。”

      “……好吧。”他疯了才会问朱凡凡。

      “我教室了。”林以沫转身走了。

      她长长地舒了口气。

      赵言棠的告白那些献殷勤的男生不一样,虽然她并不喜欢赵言棠,他对她的喜欢更是莫名其妙,她无法理解,但他的认真让她不好随便打击。

      说清楚就好了。

      ……

      预料到结果的林屿秋才收直播,往常一样,通过灵魂线把“宝宝被告白”的画面投影出来,享给了其他的林屿秋。

      是林十三林三岁最喜欢林屿秋的原因之一:最号会向他俩享女儿在校的趣事。不像林二三,连“享”是什么都不知道。

      在家里亲自为宝贝女儿做小零食的林予秋眼睛半眯。

      林十三林三岁已经来了。

      林予秋端着做好的小零食出来,俩小号朝他注目礼。

      经过段时间林以沫的调节,三个林屿秋相处得融洽了,两个小号没那么怕林予秋了。

      林予秋炸了一篮子颜『色』漂亮的金黄薯片,香气扑鼻,勾得两个小号蠢蠢欲动,林三岁更是砸吧着嘴,吸溜口水。

      “我想吃……”

      林予秋朝候在旁边的相宜道:“端过来。”

      相宜将一个盘子放在他们面,盘子里面的也是薯片,不过颜『色』焦了,有些还碎了。

      是林予秋第一次试验没掌握好火候炸的。

      俩小号:“……”

      林三岁看了看颜『色』漂亮的那一篮,再看看面盘,想着不能沫沫抢,便乖乖地吃试验品了。

      味道意外的不错,他吃得嘎嘣脆。

      “好吃。”他让林十三也吃。

      林十三傲娇地一歪头,表示他才不吃,他自也可以炸一锅更漂亮的来。

      椅在靠背上的林予秋说话了:“宝宝被小鬼表白了,你们怎么想?”

      林三岁举起小手,率先答:“我觉得个赵言棠态度不错,长得也好看。”

      林三岁懂告白的意思,不久幼儿园小班里面有个可爱的小女孩就向他表白了,说喜欢他长得可爱,还说以后带他吃香的喝辣的,他很喜欢那个女生。

      “好看个屁!丑死了!”林十三恶狠狠地说,“连电视剧的台词都能搬出来,说明什么?”

      林三岁好奇追问:“什么?”

      “说明他是个花蛾子!对待任何一个好看的女孩子,他都会么说!他就是个渣渣!”

      林三岁震惊:“你怎么看出来的?”

      林十三得意地指着自眼睛:“当然是看出来的。”

      林三岁瞪眼睛看,看半还是觉得赵言棠看起来好看。

      两人看林予秋。

      “你呢?”林十三问。

      林予秋淡淡道:“我你意见相同。”

      阳打西边出来了?

      疯……林二三居然会同意他的意见?

      林十三莫名的有点……受宠若惊?

      面对林予秋林十三一起看过来的视线,没有最号在场的林三岁孤立无援,『舔』了『舔』小指头上沾着的薯条蘸料,爽快地倒向了他们:“那我也要跟你们一样。”

      “林屿秋对他的评价倒是不错,”林予秋看向二人,“眼见为实耳听为真,样吧,明我们找找个小鬼。”

      俩小号完全没意见。

      林予秋:“不要让宝宝林屿秋知道。”

      林十三:“知道了,我不蠢。”

      林三岁:“嗯嗯。”

      结果林屿秋还是知道了——林三岁说漏嘴了。

      林屿秋:“……”

      林予秋的“找找”,真的只是“找找”那么简单?

      他咳了一声。

      作为最号,三个小号站一条线上,最号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加入了。

      有他看着才安全。

      “我跟你们一起。”

      林予秋:“哦?”

      林屿秋:“嗯。”

      ……

      林以沫:“?”

      她怎么觉得今晚林屿秋们之间的气氛怪怪的。

      忽然收到朱凡凡发来的微信:【我宝,赵喇叭他犯病了啊!!!】

      林以沫皱眉,难道赵言棠被她拒绝后,还是受刺激了?

      【怎么了?】

      朱凡凡:【他居然邀请我明午看话剧!不是犯病是什么?不然他为什么么做?】

      『性』八卦作祟,姑娘直觉认为赵言棠的不对劲半是跟沫宝儿有关。

      林以沫哭笑不得:【你想吗?】

      朱凡凡:【!为什么不!那可是我新晋偶像焦焦主演的话剧!我之就想买票,没抢到。】

      ……

      第二,林以沫难得地睡了个懒觉,一觉醒来都中午了,吃完中饭,午绘画培训班。

      意外的是,林屿秋说他要趟公司,让相宜开车送她。

      林以沫把画板放好,问开车的相宜:“你有没有觉得爸爸们不对劲?”

      相宜自然不会说林屿秋们的不是,他摇头:“公主殿,没有呢。”

      林以沫:“……在家里你么喊也就算了,在外面绝对不!不然我会生气的。”

      相宜:“好的,公主殿。”

      林以沫:“……”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相宜解释:“现在只有我殿二人。”

      “小主人别生气,他就是榆木脑袋。”漓心『毛』绒绒的脑袋蹭了蹭小主人。

      作为宠物能够时时被小主人抱在怀里,他其实很幸运了。

      可他还是羡慕相宜。

      相宜就因为可以完全化成人形,是以美貌着称的夜花族,且有一手好厨艺,被得以重,还能小主人单独在一起。

      转念一想,比起九夭狐那家伙,他们都非常幸运了。

      遂满足地打起了呼噜。

      ……

      而在宝贝女儿出门后,四个林屿秋也动身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