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与玛丽

      叶重不敢置信地看着前方,一缕橙色的火焰向他飘过来,像是刀子一般削掉了他的一缕发丝,掉下的发丝则是瞬间化为虚无。

      在此期间,叶重完全不敢动,剩下的理智在疯狂的警告他——不能动。

      叶重看到了一条不归路,一条由火焰组成的不归路,这条小路就像是被火焰烤炙的木条一般,唯一有区别的,恐怕就是小路明没有什么损坏。

      而那些密集的森林早已经消失不见,小路成了唯一的桥梁,沟通着前方。

      距叶重一步开外是由橙黄色的火焰构成,看着温暖而不热烈。

      叶重转头,发现身后的路已经消失了,只有无尽的虚空如幕布一般挂在身后,空空如也。

      没办法,叶重只能选择继续向前走,他内心中早已明了,在踏入葬帝区的一瞬间便没有了退路,只有两种结果——生或死。

      脚步落下,一缕缕的火焰顺着叶重的腿弥漫至全身,将叶重化成了一个火人。

      当彻底蔓延到全身的时候,叶重不可控制地全身颤抖起来。刚开始弥漫的时候,叶重并没有感到不适,反而还有丝丝的暖意,刚开始还以为是葬帝区的恩赐,但在现在看来,他还是太年轻了一点。

      “啊——”

      无尽的痛苦突然爆发出来,叶重一下子跪在地上双手紧扣在胸前,发出嘶哑的声音,似是感到没办法缓解痛苦,叶重甚至已经趴在了地上不停地蠕动。

      到这时叶重才发现了一件更为令他恐惧的事情,那就是——认知。

      在上一个区域中,叶重发现他并没有感到太过的诡异之处,到现在他才突然想到,他刚才忘记了时间,而且似乎并没有感到有任何不妥之处,就像是一个傀儡一般,只知道单纯向前走去,全然没发现自己的身体早已经变成离普通人。

      这代表了叶重的认知完全被剥离了出来,而且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受到的影响,身体、修为、神魂,没有任何作用,宝物也变成了挂件一般。

      但是,当叶重感觉到痛苦的时候,一切一切的感觉全都回归,甚至更加猛烈,仿佛是上一阶段被压制的感觉在一瞬间爆发出来。

      在这样猛烈的冲击下,几乎是一瞬间,叶重脑海中理智的那根弦便就断掉了。

      他趴在小路上,双手依旧是紧扣着胸口,面目狰狞,但却像是一个死人。

      火焰还在炙烤着,仿佛一直没有过什么变化。

      .......

      “咳咳,咳咳”

      不知过了多久,叶重突然重重咳嗽了几声,就像是在水下窒息已久的普通人触碰到了空气一样,大口进行着呼吸。

      四周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火焰还在自顾自地燃烧。

      坐在小路上,叶重这次并没有感到痛楚,于是他选择进行暂时的休整。

      “完全无法理解,这葬帝区的诡异简直防不胜防,而且这次遇见的状况看似危险,实则并没有什么伤害,难道,葬帝区的危险程度并没有想象的......不,不对,葬帝区不是我等可以加以评论的,听天由命吧,唉。”

      仅仅是第二的阶段,叶重已经没有了刚踏进来时的意气风发,反而就像是一个只知道唉声叹气的懦弱的人。

      若是有生灵在此地,便可以清晰地看到叶重的眼眸中基本没有了神采,麻木空洞,就像是一具尸体一般。

      这火焰竟可以将生灵的情感作为燃料燃烧掉!

      叶重的身上早就已经没有了火焰,路上的火焰也不会对他造成伤害,但,叶重就是呆呆地坐在原地,没有丝毫想要前进的意思,活脱脱像一条没有梦想的咸鱼。

      ......

      又过了一段时间,叶重麻木地抬起头,看起来是想到了什么。

      此时的叶重已经变得白发苍苍了,身上的皱纹堆在一起。

      双手一撑,叶重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身体不止地颤抖,满是老人斑的脸上扯不出什么表情,但,有了点生气。

      “我......忘记了......好像......有一个孩子在等着......”

      “等......谁?”

      “我?”

      “孩子是谁?”

      “灵儿......灵儿!”

      叶重看着自己枯柴般的双手,苦笑了一声,缓缓摇了摇头,便继续向前走去。

      佝偻的老人在继续迈向火焰的小路,汹涌的火焰将老人的身影淹没。

      橙黄色的火焰化为一个茧一般的形状,不多时,一道裂缝在火焰的外壳显现,一只缭绕着火焰的脚从茧中踏出。

      挺拔的身影屹立在小路上,身后的茧不知何时早已经消失,只剩下最后的那道身影站在原地。

      “年轻真好。”叶重笑了一声,“好了,继续吧,小丫头还在等着我。”

      叶重继续向前方走去,前方的火焰似乎是对叶重没有了兴趣,继续炙烤着小路。

      明明看着前方还有很远的道路,但不知为何,不到一刻钟便就到了小路的尽头。

      尽头前方是一片虚无,小路也到此为止,没有了道路。

      可当叶重回头的时候,发现依旧有来路,在诱惑着叶重“回头是岸”。

      叶重洒然一笑,却并未太过在意,一脚便就踏入到虚空之中。

      ......

      叶灵儿等人在回宗门的路上。

      “出来吧,道友鬼鬼祟祟地尾随一路了,这是担心我们遇袭,保护了我们一路啊,我是不是还得亲手欢迎你啊。”叶灵儿的脸上带着不屑和嘲讽。

      数个人影在叶灵儿等人前方缓缓显现,将前方的路挡住,每一个身影都模糊不清,有淡淡的迷雾将它们隐藏其中,隔绝了神识的窥测。

      “叶灵儿,跟我们走一趟吧。”中间的身影传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似乎身居高位许久。

      “您哪位啊,藏头露尾,这是怕自己的脸恶心到别人啊,还说让我走就让我走。”叶灵儿的心情当然不好,老师进了禁区,生死不知,自己等人在回宗门的路上还遭人堵截,知晓自己的行动路线,还会在路上被人拦住,这是有内部消息啊。

      况且,听此人说话的语气,看来是手握重权,用阻隔神识的法宝防治探测,看来是熟人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