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恋视频app安卓

      林辰抬头看去,铁窗外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黑羽你死哪去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林辰哽咽的说道。

      “大哥,我错了,我不该贪玩,把你一个人丢下不管的,我以后再也会不离开你半步了。”

      “那倒不必,你也该多陪陪千灵才是。”林辰苦中作乐,又拿黑羽和他身边的千灵打趣了。

      “大哥现在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情说笑。你等着,我救你出去。”黑羽叫道,他打算打破大牢救林辰出来。

      “别,”林辰立马阻止道,“我就是出的了这大牢,也逃不出断平山,反而落了个畏罪潜逃的罪名。咱等等会审的结果,万一误判了我死罪,你就带着千灵离开断剑门,不要为我报仇,记住了。如果你非要报仇,等你真有本事的时候,帮我找出杀害我师父的凶手,将他绳之以法,我就死也瞑目了。”

      “大哥你说什么丧气话,你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救你出来。”黑羽高声叫道,他怎么会让林辰有事呢。

      正说着话,小狐狸突然蹿走,不知道跑往哪里去了。

      “千灵你去哪,你不要走!”黑羽急切的叫道,他还需要千灵帮忙救出林辰呢。

      “让她走吧,她之前也是师父托我照顾的,现在师父不在了,我也没办法照顾她了,就让她走吧。”

      各安天命,千灵走了也好。

      “大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辰摇摇头:“等吧。咱们兄弟俩也好久没聊天了,这时候你就陪我聊聊天,说说你这几日都去哪里玩了?”

      “好的,大哥,我把我知道都说给你听……”

      此时在议事厅内,十二位仙人一直争论不休,甚至将所有有关弟子令的书籍都搬了出来,进行查看,可是直到现在也毫无头绪。

      “说到弟子令,那一定和开派祖师亲传的五位弟子有关,咱要不要找找那五位弟子相关后人的记录?”雅君一边翻找书籍一边问道。

      “都过了多少年,弟子令不见的还保留在那些亲传弟子后人的手里,而且有记载那些后人的信息很少。我只记得三代祖师流云掌门是一位亲传弟子的嫡系孙子,除此之外也就没有谁了吧?”司鼓上仙说道。

      “掌门师尊不也是其中一位弟子的后人吗。”武君冷不丁说了一句,立马把在场的仙人下了一跳。

      “这和什么后人没多大关系,最主要还是查查有没有有关弟子令的线索。”东昊上仙立马把话引开,怎么能谈到掌门师尊的头上去呢。

      而就在众仙家翻查书籍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声响:“掌门师尊到!”

      声音刚传入厅内,大门直接打开。一个仙风道骨,立着冠宇的男子走进了议事厅,此人正是掌门师尊燕千尺。

      众上仙见掌门师尊来了,立马起身行礼拜见。

      “都平身吧。”燕掌门走上前来,直接在正座上坐下。

      见掌门师尊深夜前来,东昊上仙不安的问道:“师尊您不是还要闭关几日,怎么深夜来此?”

      “我若不来,你们是否要将此事一直瞒着我?”掌门师尊似有不悦。

      “弟子不敢,只是事情尚未查清,不敢打扰师尊您闭关。”东昊上仙毕恭毕敬的答道。

      “哼,”掌门师尊似乎并不满意这种解释,“绿岫之死,你们现在都调查的怎么样了?”

      “只是发现此事牵扯无常上仙之死,白绫仙子遭袭一事,甚至还牵扯……”东昊上仙犹豫道,不知该不该提弟子令的事。

      “还牵扯什么?”

      “有关弟子令的事情。”

      “这可事关本门安危的大事,你们现在还没人向我汇报,是不是没把我这掌门放在眼里呀?”掌门师尊大声呵斥,直接让众仙家低头不敢罔语。

      燕掌门平复下心情后又问道:“现在你们都掌握了什么线索?”

      阎三略大着胆子说道:“暂时控制住一嫌疑人。”

      “是谁?”

      “绿岫仙子的四弟子林辰。”

      “他有何嫌疑?”

      “这……”突然要说,阎三略也发现关于林辰的猜测根本站不住脚,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他是第一发现人,而且他的身份很可疑。”

      “他是白绫的儿子,身份有何可疑之处?”燕掌门反问道。

      阎三略一惊:“师尊知道林辰的身份?”

      “绿岫当年要隐瞒林辰的身份,是经过我首肯的。他是白绫之子,我再清楚不过了。你们总不会认为林辰是杀害绿岫的凶手吧?”

      “这……”

      “你们刚才说绿岫的死和弟子令有关,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掌门师尊的问话,众仙人不敢应答,此时还是司钟上仙开口说道:“绿岫被害时,唯一不见的东西就是她的弟子令。所以我们怀疑凶手是为了绿岫的弟子令,而对她痛下杀手。”

      “那现在林辰所在何处?”

      “暂时收押在大牢里。”

      “你们还真将他当成杀害绿岫的凶手了?弟子令乃是林辰交给绿岫的。对于这事,绿岫在与我谈论她离世之后,打算将弟子令交与我的时候曾提及过。所以,我就不解了,林辰将弟子令交给绿岫,又怎么会为弟子令谋害恩师呢?”

      “或许是因为绿岫夺了林辰的弟子令,林辰怀恨在心所以痛下杀手。”黑无常突然嘣出了这么一句话。

      听了此言,掌门师尊狠狠地瞪了黑无常一眼:“木公,你好歹负责掌管稽查司,竟然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你把绿岫当什么了,你把她的弟子都想成什么人了?你很让我失望,你怎么让我放心继续让你掌管稽查司呢!”

      燕掌门此话一出,黑无常一点声音都不敢再出了。

      “快,派人将林辰从大牢里放出来,带到大殿上来。”

      掌门师尊发话,没人敢不听。很快林辰就被带回了议事厅,而此时林辰还绑着手铐脚镣。

      见此,燕掌门挥手说道:“来人,赶快给他解开。”

      林辰没想到掌门师尊会突然出现,还派人带他回到大殿上来,甚至解开了他的镣铐。

      此时,掌门师尊对林辰说道:“现在事情已经查明,你是无辜的,你可以回去了。”

      林辰听闻这消息完全不敢置信,好像瞬间从死到生,从地狱回到了天堂。对此,林辰直接跪拜在地上,磕头谢道:“谢掌门师尊还我清白,谢掌门师尊。”

      “你本就清白,无须道谢。好了,下去吧。”

      “敢问师尊,可否查清是谁谋害了我师父?”林辰大着胆子问道。

      “这事还没查清楚,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彻查此事,抓拿那真凶的。”

      此时司鼓上仙想起一事,悄悄给燕掌门传音道:“掌门,林辰获得前往中州支援的名额,不知道是该让他去中州,还是让他留下来守孝?”

      燕掌门一皱眉,思量了片刻,开口对林辰问道:“林辰你可获得前往中州支援的名额?”

      “是的,掌门。”

      “那你有何打算,是选择前往中州支援,还是留下来?”

      林辰沉默了许久,最后说道:“师父曾告诉我如果决定前往中州,就不要有所犹豫,一路往前,无须后悔。我相信师父在天之灵也是希望我继续前往中州。所以我打算前往中州支援,等到任务结束,我再回来为师父守孝。”

      “竟然你已有打算,就按你想法去办吧,没人会阻止你的。”掌门师尊放话了,其他人便也无权再剥夺林辰的资格了。

      峰回路转,林辰算是从死门关里走过了一回。可虽然确定林辰不是杀害绿岫上仙的凶手,但真凶却迟迟没能找到。

      林辰保住了自己的资格,也获得了他应得的奖励——五千点的积分。林辰拿到这么多积分,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用。换一件不错法宝倒是可以,可惜林辰不缺法宝。最后林辰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将拿出部分积分去买些符纸回来。这符纸平时用处不大,可在关键时刻或许还堪大用。

      林辰买好所需的,便静静的等待离别日子的到来。当前,不是林辰不去寻找真凶,而是他现在根本毫无线索,并且也没有时间给他。

      很快的,三天后林辰就接到通知,到宗门口乘坐飞行船准备出发。

      林辰要走了,二师姐、三师姐、小喇叭以及德君、雅君都来送行。二师姐陆磬铃昨天刚回宗门就听闻噩耗,哭了整整一夜,但今天一早还特意过来为林辰送行。

      “师弟你路上小心,师父的后事你不用当心,由我们照看着。杀害师父的凶手我一定会找到的,我一定会为师父报仇。师弟你就放心吧,一路平安。”陆磬铃一边说一边落下泪来。

      “知道了,二师姐。我没时间去找真凶,只能靠师姐你们了。一定要找到真凶,为师父报仇。”林辰何尝不想为师父报仇,可是林辰现在必须出发远行。

      说来,林辰此去中州也不失为最好的选择,弟子令在林辰身上,他带往中州,真凶便不可能得到他想要的弟子令了。

      此时,林辰不时的朝前方看去,似乎一直想等某个人来。池映夏知道林辰在等谁,她安慰的说道:“大师姐不会来的,你不用等她了。师姐从小跟着师父身边,当师姐知道师父去世之后就放弃了比赛,整个人闷在房间里痛哭。师弟你也知大师姐的性格,她不见你,不是相信你会是杀害师父的凶手,她只是埋怨你并没有留下来守孝。其实我知道你心里是有师父的,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将白布扎在手臂上了。”

      “谢谢三师姐,我走了,你帮我好好照顾大师姐。”林辰心里沉重的说道。

      “我会的。”

      正在告别的时候,安为平竟然赶了过来。

      “还好赶上了。”

      林辰不解:“为平师兄你怎么来了?”

      “我是奉师父之命过来的。师父说你此去中州处处凶险,没有一些保命的家伙可不行,所以让我把机械犬四九带来送给你。”说着安为平将四九取了出来,并一把将控制器塞给了林辰。

      “这太贵重了吧,我不能要。”林辰推辞说道,他万没想到千机子会将机械犬送给他。

      “师父说了,你在千机阁帮了他好几年的忙,还帮他与你师父冰释前嫌。师父把四九送给你,也是你应得的,你就收好吧。”

      “这……谢上仙好意了,但我还是不能收。”林辰由衷的感谢千机子,却还是不敢承蒙如此大恩。

      “师父他说了,如果你不收,那就当他借你好了。”安为平说道,“不过,借自然也不白借。师父说了,中州那边矿产丰富,你就帮他带些珍惜的材料回来充作租金,你看可否?”

      “那……好吧,这没问题。”林辰无奈的笑了笑,千机子上仙都这样说了,林辰如何能再拒绝呢。

      “快要走了,你也早点登船吧。”德君把凌云渡送上船后就跟林辰说道。

      “好的,上仙。”

      “你是个好孩子,绿岫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你的,一路平安。”没想到德君也会说出这么温柔的话来。

      “谢谢。”

      “云渡和晧鹤也去中州,我吩咐过他们,他们会在路上照顾你的。你在路上有个伴,也不会太过寂寞了。”

      “嗯。”

      “龙仪上仙这人做事认真,对人也严厉,不过他心底还不错。路上要多听他的话,有事可以找他帮忙,他不会推辞的。”

      “知道了。”

      德君给林辰交代几句后,林辰便就要登船了。这时,雅君突然对林辰传音问道:“我听大哥讲,你曾说阿姐的遗体被凶手动过手脚,那遗体之前应该是什么样的?”

      见问,林辰回音道:“师父平时是头朝西睡,但那时师父整个人是朝东斜趟着,左手两只指东,右手持拂尘。对此,我也想了很久,但实在是不明白为何会是这样的。”

      听到林辰回话,雅君思量片刻,但也一样毫无头绪。他微微一笑:“一路顺风,阿姐的事情就让我来处理好了。”

      “那谢雅君了。”

      此时,看到还有弟子在告别,龙仪上仙大声喊道:“要开船了,赶快上船。”

      听到龙仪上仙叫,林辰不敢马虎,马上跑上了船,和大家挥手告别。

      而这时,黑羽飞来,立在了林辰肩上,但却不见白狐出现。说来,那一晚之后,林辰就再也没见到过千灵,难道她真的走了吗?

      “黑羽你说千灵会不会跟来?我有些事情想亲自问她一下。”林辰对黑羽说道。

      黑羽摇摇脑袋:“不知道。她叫我保守秘密的,可是我都说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因此,她就不回来了?”

      “谁知道呢?”林辰也很无奈。

      而就在林辰和黑羽交谈时,所有弟子都已登上了船。全员到齐,龙仪上仙便让船开动起来。

      巨大的飞行船缓缓驶离断平山,向着东方驶去。

      此时,船上的弟子只有十人,除了林辰外,还有凌云渡、吕晧鹤、武痴岳戈戟、火烈鸟朱缨、神行者马随风,以及因为江云水弃权而晋级的姚添渡。

      另外还有三人,林辰并不认得。后来听凌云渡介绍,林辰才知道那三人分别叫罗天、林清河和霍燕玲,而那罗天正好又是龙仪上仙的弟子。

      说来,当初林辰是坐着飞行船进的断剑门,今天却也是坐着飞行船离开断剑门。林辰趴在栏杆上,眺望着渐渐远去的断平山,看着底下熙熙攘攘的断剑城的百姓,不禁感叹道:“再见了断平山,再见了断剑门,再见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