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下载越狱

      轮到党为民上了,他调整了呼吸后,进入了模拟座舱。对歼-15的座舱是熟悉的,看了大量的图片视频,分解的、连贯的、细节的、全面的,对该机型的座舱布局早已经滚瓜烂熟了。

      此时此刻第一次坐在真实的座舱里,感受熟悉而陌生。模拟座舱与战机座舱一模一样,只是不会真的飞起来。

      主教员是张无缘海军中校,二大队的资深飞鲨了,是首批着舰的飞行员,教学方面很有一套。

      “感受和想象不一样吧?”张无缘笑着说,他就坐在座舱左侧外一边。

      党为民重重的点头,双手双脚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是的教员,感觉很不一样,坐着比海山鹰舒服很多,空间也大很多,视野,视野也很好。”

      “这是重型战机,当然是更舒服的。”张无缘笑道,“别紧张,回想一下动作,把手脚放在该放的地方。”

      “是!”

      党为民左手油门右手操杆,双脚放在了左右舵踏板上,慢慢感受着。

      等了有一分多钟,张无缘问,“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党为民信心十足地说道。

      张无缘说,“重复一遍飞行任务。”

      “滑到跑道,起飞后绕场三周后降落,再起飞绕场三周,调整航向210按照导航点以每小时七百公里的空速飞行五分钟,随即原路返回通过导航点返场降落。”党为民流利地回答。

      整个训练任务计划耗时二十分钟,加上教员讲解需要暂停的时间,一般不超过三十分钟。这就是上午余下操课时间的内容。

      相当简单的训练任务,不比第一次被教员带飞时执行的动作复杂。可以说是没有难度的,更谈不上挑战性。其目的是让学员们熟悉歼-15的驾驶品质,是改装飞行必然要进行的训练任务。

      “开车。”张无缘下达口令。

      党为民启动左右两发,动作有些僵硬,显然还是有些紧张的。

      “推出。”

      党为民轻推油门杆,打开起落架轮保险,慢慢松开刹车,战机慢慢向前滑行,是有声音的,模拟了歼-15的发动机声音,随着推力大小、功率大小而变化。仪表什么的数据当然是一模一样的。曾有人戏言,现在的国产模拟座舱可以拼接在飞机上使用。

      尽量逼近真实,给予飞行员更接近真实的飞行体验。

      党为民在模拟机场上滑出停机位,左转沿着滑行道往跑道的起飞位置去。无法通过身体感受战机推力大小的变化,不过可以通过视觉以及仪表数据的表现。整体感受上当然是没办法和实机相比较的。

      滑行过程中战机的地速忽快忽慢的,党为民还没能熟练的掌握歼-15油门的大小,好比汽车的新驾驶员,踩油门的时候控制不好力量的大小,以至于汽车出现顿挫状态。

      不过张无缘没有说什么,第一次上模拟座舱大多如此。

      “起飞前准备完毕!”

      党为民按照标准程序进行了起飞前检查,报告道。

      “计时起飞。”张无缘充当塔台指挥员,下达了口令。

      党为民迅速把油门杆推到底,两台国产大推力涡扇发动机怒吼起来,转速迅速飙升,战机开始加速滑跑。空速超过了起飞要求之后,党为民缓缓向后拉杆,机头猛地抬起,吓了党为民一跳,他连忙稍稍推杆控制住机头上扬的幅度。

      张无缘说,“这是改进过的歼十五,飞控系统的灵敏度是比海山鹰要高的,你要熟悉操纵杆的性格。”

      “明白。”党为民稳住右手,把稳了方向。

      持续爬升进入航道,继而是转弯,幅度不大不小,过载三四个G,正常范围之内,变故在这个时候发生,党为民眼前突然一阵晕厥,右手带东了操纵杆,战机倾覆,斜着向地面栽下去。

      “怎么搞的?稳住!”张无缘也相当吃惊,连忙说道。

      也就那么两三秒的时候,党为民迅速恢复过来,连忙的配平,同时加大油门爬升,调整航向回到航道上,脸上是一阵红一阵白的。

      “教员,我头有点晕。”党为民报告说。

      张无缘说,“身体不舒服?能坚持飞完吗?”

      这是在模拟座舱,若是实机飞行,塔台指挥员肯定会让党为民即刻返场着陆。

      “能,没问题!”党为民沉声说。

      接下来的模拟飞行训练党为民都完成得不错,根据导航点降落着陆这个阶段对于新手来说还是有一些难度的。不过对于已经完成了高教机训练的学员来说,熟悉了新机型的飞行特点之后,并不太困难。

      生长班的所有学员都已经完成了入门训练,前不久的高教机放单飞意味着他们也基本完成了高级训练,接下来要接受的就是正儿八经的舰载战斗机飞行训练。

      因此,张无缘并不认为党为民比其他非生长班学员的相关基础薄弱多少。当然,飞行经验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完成了一次模拟座舱训练之后,党为民非常的激动。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回到宿舍向李海介绍歼-15舰载战斗机的飞行感受以及座舱的情况,好让抑制有些许消沉的好战友多一些努力的动力。

      张无缘却是比较关注他的身体情况,嘱咐道,“到航医室看看,三四个G的过载就头晕,你原来有过这样的情况吗?”

      “报告教员,没有。可能还没有适应歼十五的座舱,下一次绝对不会了。”党为民连忙保证。

      进入飞鲨集训之前都是接受过详细体检的,再者,飞行员本身就要进行定期的体检,张无缘相信党为民。

      课后总结上,张无缘对全部十名学员说,“部分原来开歼十一的学员会感觉轻松一些,歼十五源自于苏三三,而苏三三是在苏两七的基础上发展来的,我们的歼十一源自于苏两七,这里面的血缘关系比较密切。”

      “不过大家也注意到了,现在我们使用的模拟座舱是根据最新批次的歼十五来开发的,和早期批次的歼十五座舱有些差别。另外,发动机也不一样了,推力有所增加,加速性能更好。”

      “但是我还是那句话,你们勉强算是迈出了通往尾钩俱乐部的第一步,往下还要很长一段路要走。希望大家,不管原来是开什么型号战机的,都要调整好心态,彻彻底底的从头开始。”

      “好,开训第一次训练结束,班长带队回去吃饭,解散!”

      目送中校班长整理队伍带出去,张无缘微微点了点头,对这一期学员表示很满意。飞鲨集训举办了多期,为作战部队源源不断地提供合格飞行员。这已经是张无缘带的第三批学员了,较之前面两批,这一批学员的整体水平是最高的。只是,饶是飞鲨集训卯足了劲培养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也没能满足部队的需求。

      第一艘国产航母、人民海军第二艘航母的交付日期越来越近,意味着飞鲨部队要进行乘以二的扩编,飞鲨集训的培养效率却没有明显的增长,供小于求的情况下,担负飞鲨集训任务的教员们深感压力山大。

      近三年来,来自西部鹰隼部队的学员越来越多,最终拿到海上着舰资质的人数在各个部队中也是排名第一的,以至于一心要摆脱空军输血的海航摇摇摆摆的——既想摆脱对空军大哥的依赖,也舍不得西部鹰隼部队过来的优质学员。

      吃饭的时候党为民一直在留心听其他学员的交谈,逐渐的了解到更多的信息。比如班长就是来自西部鹰隼部队的韩红军空军中校,据说是金头盔克星。人家拿了金头盔,他专门以击败金头盔为荣。

      西部鹰隼部队广义上是指北库空防基地,狭义上是指第101航空兵旅,因此又称鹰隼旅。

      韩红军笑着对身边的林小童说,“这一批学员里我们鹰隼旅的人算少的,上一批十三人里有六人是从我们鹰隼旅出来的。鹰隼旅是飞鲨部队的种子部队这个说法就是这么来的,也是名副其实的。”

      来自老三百师王海大队的林小童少校不无羡慕地说道,“你们鹰隼旅真的厉害。我们姚东明副旅长经常说以前他在北库驻训的事情,只要提起你们鹰隼旅他都是赞不绝口的。”

      韩红军心里暗笑,当年时任大队长姚东明和时任师长白鸥差点要枪毙我们老大队长李战同志,对鹰隼旅恨得直咬牙,赞不绝口我是不信的。

      坐在圆桌斜对面的两名鹰隼旅学员忍着笑,低头吃饭。

      “鹰隼旅是空军最专业的蓝军部队,连我们白头鹰部队都要过去那边接受检验性实战对抗。”来自海航白头鹰部队的一名少校笑着说。

      另有一名来自空军驻东北某部的中校笑着说,“北库是全军航空兵大型演习演练以及相关集训的主要基地,鹰隼旅是北库空防基地的绝对主力,你们当然要接受他们的检验。”

      对鹰隼旅不甚了解的党为民听了暗自乍舌,个个来头都颇大,全都是校官,只有他这么一位小芝麻上尉,纯新人。

      党为民更不敢说话了,继续埋头吃饭,想着回到宿舍后对李海倾吐一下。同时他也注意到了,这些从其他部队选拔上来的飞行员,如张无缘教员说的那样,大多数都是飞歼-11系列战机的高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