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经剩一点血带套同房

      一圈人好奇宝宝般问着宁岫各种各样问题,智障问题也不少。宁岫还没没办法,一副吞了翔的表情回答着。

      梁非愚则不断做记录,从各种回答结合掌握的情报中推断逻辑是否有矛盾点。然而推断出来的结论是:完全没有。耗费脑力推断半天,推了了个寂寞就很难受。

      指间记录笔转了几圈后,出声打断其他人的提问:“好了,你们不用问了。”

      会议室安静下来。

      宁岫灌了口水,心想这些智障问题总算告一段落了,回答的都要脑血栓了。

      “最后一个问题,在客户把你指证的状况下,你是怎么置身事外的。”

      梁非愚不紧不慢问道。

      “你怎么这么肯定客户会出卖我呢?万一客户很有节操呢。”

      梁非愚点了支烟,推了下有点下滑的金丝眼镜。

      “我了解他们,逐渐腐蚀的理智与被断绝精神愉悦所产生的恐惧会让他们第一时间指证你,我对这个很有把握。靠着精神麻醉过活的疯子,哪来还来什么节操,嗤……”

      “哈!你猜的很准确,他看到我的瞬间,就异常激动,警察都不用开口,就指证我了。不过,也仅仅是乱咬罢了。我可是正经的送货小哥,苍天在上!我身上可没有什么一级违禁品,平台订单也是正经的小玩意儿。没有实际证据下,总不能听一个吸嗨的疯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哦!感谢如此严谨的法治社会,梁审查,你说是吧。”

      宁岫说完似笑非笑看着梁非愚,双方目光碰撞,其他人感受到了诡异的气氛,会议室格外安静。

      十几秒后,梁非愚收回视线,重新翻阅着记录。

      翻阅完毕,梁非愚盖起笔帽,语气低沉:“事件审查到此结束,公司成员沈墨,送货期间,举报客户,可能给公司信誉造成损失。擅自丢弃公司重要货物,对公司经济造成损失。期间行为不严谨,导致被警察逮捕,对公司安全造成了风险。综上所述,责令沈墨未来一周内上缴丢失货物价值3倍资金。不能如期上交的,按公司规章制度办。我审查部门将在未来三日内向你发出具体惩戒信息。”

      说完梁非愚起身,想从宁岫脸上看出恐惧的神色,可见到的是依旧一副无所谓,打着哈欠的脸。

      梁非愚摇了摇头,转身离去,突然止住步伐,侧身对宁岫说道:“奥,你才来不久,对惩罚大概不清楚,你可以问下熟悉的人哦,不要问我为什么直接说惩罚的事,因为我坚信你交不出钱来。啊哈,我非常期待到时你那精彩纷呈的表情。”

      说完毫无留恋走了出去,几个小弟呼啦啦跟了上去。待到脚步声越来越远,会议室其他人也纷纷离场。

      监视大哥也起身离开,走了一段,眼角余光扫到了座位上没有动的宁岫,叹了口气。回身折返宁岫身边,拍了拍肩,小声提醒道:“沈墨是吧,本来这话我是不该说的,每年都有像你这样的年轻人犯错,被公司惩罚。梁非愚那个混蛋就是个十足的变态。经他手的,出来的都人不人,鬼不鬼。没出来的也不再少数。不要以为是小打小闹,听我的,钱能凑出来尽量凑出来,背债也比落在那变态手上好。他出报告还有两天,赶快去凑钱吧,言尽于此,你自求多福吧。”

      监视大哥见宁岫没有说话,又叹口气,转身离去。

      “放心好了,我是担心他这报告恐怕很难出。”

      身后传来宁岫的话语让监视大哥心里一震。

      “你.....你上面有人?”

      “严格说起来,算有吧。”

      宁岫个伸懒腰,继续说道:“刚才想了半天总算想到待会去吃什么了,有家叫荡气回肠的大肠特好吃,一起?”

      ???

      这么严肃的场合,你尽然和我说大肠好吃!

      监视大哥心里咆哮,然而接的话不由自主变成了:“真有那么好吃?”

      “当然!”

      见宁岫点头,监控大哥整了整面色。一脸严肃:“那请务必带上我!”

      “好嘞!走你!”

      两人飞快离开,携手干饭去了。

      苏老大在不远处转角嘴角直抽.....

      “嗨!白担心沈墨小子了!那玩意真有那么好吃?嗯!改天也悄咪咪去试试。”

      哼着小曲背着手,苏老大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