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本佳人

      “然后呢?怎么不说话啊,冥一大人?。”

      “......”

      冥一额头上冒出几滴冷汗。

      说什么?

      说自己被不明人士偷袭成功,挂在歪脖子树上几个时辰吗?

      说自己赤裸上身,被人指点了大半个时辰吗?

      还是说自己为了借件衣裳,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一室沉默。

      “冥一啊,本座看起来,有那么好糊弄吗?”

      国师拿起茶盏,轻呷了一口茶。

      热气在杯盏上杳杳上升。

      “嗯,这茶可真是好茶,回味悠长,清香中还有一丝苦味。”

      国师看向冥一的眼中,丝毫不掩饰的怀疑和猜忌。

      “属下领罪。”

      “......”

      “无趣!”

      “啪!”

      茶杯在冥一脚边碎开,滚烫的茶水滴落在冥一的脸上、鞋上,迫使的冥一浑身一颤,跪在地上的身子有些不稳。

      “滚下去领罚!”

      “是。”

      ——————

      冥一退出了房门。

      “这位仁兄,你还好吗?”

      冥一抬头,定住了。

      他不知道,抬眼这幅光景,成了一生的追寻。

      ——————

      “这是第几位了?”

      帝容用力按压太阳穴,眼下有些乌黑。

      这几日没日没夜的翻阅古籍,寻求名医,再强大的身体精力也有耗尽的一天,再加上昨日晚上忧思过重,关心则乱,看着很是颓靡。

      “回王爷,第一百二十一位。”

      李公公躬身回应。

      “还有揭榜的人吗?”

      “目前没有了,若是有会第一时间来报的,您放心吧。”

      李公公是内侍大总管,皇上身旁的大公公,从小看着帝容帝凌二人长大,算是二人的半个长辈。

      “王爷,听奴才一句话,别再如此糟践自己身子了。”

      “娘娘这病,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治好的,如今之计,只有等,您别还没等太后娘娘痊愈,您身体就又欠安了。”

      李公公苦口婆心。

      “知晓了,劳公公费心了,我自己身体自己最清楚,撑不下去会回去休息的,谢公公好意了。”

      帝容对于真心对自已好的人,往往以真心相报,对于自己已经认同了的人,往往宽容度很高。

      帝容望着窗杦,一双狐狸眼有些许的失神。

      “看这天色,早朝快下了吧。”

      帝凌快要回来了,是时候该走了。

      “照看好她老人家。”

      帝容掖了掖太后的被子。

      母后,您要快些好起来,儿臣还没尽孝呢。

      儿臣等你。

      ——————

      佑生客栈

      “好了,你家少爷我要干正事了!”

      “......”

      “你要去劫狱?”软秀秀怀疑自家不能用的正常人思维理解的少爷是真的有这个想法。

      “......没没没。”

      云九妗小嘴一撇。

      害。

      整段垮掉。

      故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少爷,你今天好好呆在客栈休息,两三个时辰之后暮云姐姐就会回来的,您的丰功伟绩我一定会一字不落的全部描述给暮云姐的。”

      软秀秀眼睛犀利的在云九妗和小怪盒子之间打转。

      云九妗莫名后背感到一凉。

      她仿佛从软软的眼中看到了威胁!!!

      嗯。嗯?嗯!

      这正常吗?

      摔。

      ——————

      软秀秀好好的“教育”了一通云九妗后,终于是扬眉吐气,神清气爽的从云九妗的房间里退出来。

      此时的云九妗如同蔫打的茄子,没精打采。

      寂静的房间里。

      统统啊,你在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