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功能弹力绳训练动作

      岳不群看三人眼神闪动,知道他们心里的想法,毫不留情就灭了他们的希望,提醒道:“风师叔有言在先,如果你们不放弃剑气之别,就不能回华山。”

      三人一怔,成不忧急声道:“你胡说,风师叔怎么会说这话?”

      岳不群苦笑道:“成师兄,现在的华山,已经经受不起再次出现剑气之争了。”

      一句话,说得三人都沉默了下来,慢慢坐回椅子,沉思不定。

      良久,封不平抬起头,坚定道:“岳师弟既然有如此胸襟度量,不以我师兄弟三人粗鄙,愿重新接纳我等,封某三人愿回华山,掌门之事不过玩笑,休要再提。”

      此时的封不平,十年来还只是一味练武,并没有对华山掌门生出多少妄想,重回华山的心愿依旧强烈。

      且如今的华山派,也不是原著中的华山派,只有阿猫阿狗三两只,实力羸弱不堪,让人看不起,恨铁不成钢,自会心生觊觎,欲取而代之。

      封不平也想重振华山声威,但自忖无法超过岳不群,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把华山拉扯成长,短短十年时间,就重新称霸陕西,让华山重新屹立于江湖之中,因此歇了与岳不群相争之念。

      最主要的是,既然风师叔居住在华山,显然也认同了岳不群这个华山掌门,封不平不认为自己能改变风师叔的意志。

      成不忧却没有想到这么多,还认为剑宗仍有机会,急道:“师兄……”

      封不平伸手止住,诚恳道:“师弟,既然风师叔还在华山,我要回去侍奉他,以前之事不要再提起,是否回去,你们自作决定。”

      成不忧、丛不弃两人相互看了看,他们与封不平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一听就知道封不平已经做了决定,无法改变,只得道:“师兄既回华山,师弟肯定跟随,也好一起侍奉师叔。”

      但对于封不平不接受掌门之位,仍愤愤不平。

      岳不群大喜,只要三人能回到华山,事情就好办了,慢慢筹划,总能让三人死心塌地为华山做事。

      封不平喜道:“这就好,我们师兄弟一起回山,师叔一定更加高兴。”

      回头吩咐道:“小辉,去和师娘说声,收拾收拾,我们回华山去。”身后一个修长少年应了一声,转身欲走。

      岳不群忙道:“封师兄,不急,你看这天色已晚,夜间行路不甚安全,不如明日一早再走,再说,师弟来到封师兄家,饿着肚子就回去了,这可不是封师兄待客之道。”

      封不平一拍脑袋,哈哈大笑:“师弟说的是,我们明日再走,快,去杀只鸡杀只鸭,再捞几尾鱼回来,今晚和师弟好好喝一杯。”

      正堂里气氛变得轻松,几个弟子也都放松了警惕,笑嘻嘻去准备了。

      封不平请岳不群重新坐下,又详细问了华山情况,听说华山现在银钱充足,陕西各派俯首听命,都喜上心头。

      又听岳不群讲述,五岳盟主争夺惜败左冷禅,不由大为惋惜,也知道时事如此,莫可奈何。

      岳不群说起黑木崖大战情形,三人才知道江湖还发生了如此大事,纷纷追问。

      岳不群一一细说,并把正邪两派各人武功特点详细道来,三人听到任我行吸星大法,也都大惊失色,天下竟有如此魔功,一旦碰上,可得异常小心。

      说得兴起,封不平道:“十年未见师弟,不想师弟武功已如此高明,不如切磋一下。”

      成丛二人听得岳不群在武林连番大战,武功之高应该超过自己两人,但是否超过封师兄则不知,见两人要切磋,自是连声附和,吩咐弟子取了配剑,一起出门来到晒谷场。

      岳不群从三人神态气势看,封不平应该跨入一流好几年了,武功应该不弱,成不忧刚入一流境界,尚未稳固,和赵不争师弟相差仿佛,丛不弃则处于二流顶峰,离一流也不远了,有心压压其等气势,遂欣然前往。

      封不平、岳不群提剑站在晒谷场中央,村子农人已陆续收工回村,见两人比剑,纷纷围在旁边看热闹。

      小伙子们更是兴奋,难得见封大叔出手,不知这年轻人是何方神圣,居然能与封大叔对战。

      丛不弃和李易进一起跟在后面,问李易进道:“你觉得封师兄和岳师兄那个武功更高?”

      李易进刚才听了封不平三人欲争华山掌门,虽话已说开,但对三人仍不待见,淡淡道:“掌门年纪虽轻,但天资卓越,是江湖有数高手,比少林武当掌门亦不差。”

      言外之意是,封不平一个籍籍无名之辈,哪能和掌门想比。

      丛不弃瞪了他一眼,道:“封师兄的武功,十年前就比岳师兄高,现在一定也比他高。”李易进轻轻一笑,也不答话,看着场中两人。

      岳、封两人都摆出苍松迎客剑式,岳不群知道封不平还没承认自己掌门资格,自持年长,不会先行进攻,当下手中利剑一振,一记古木森森使出,剑尖吞吐不定,罩住封不平胸前七处大穴,

      封不平一记有凤来仪,圈住岳不群剑势,剑光一吐,眨眼间削向岳不群手腕,剑势之快尽显剑宗神韵。

      岳不群手腕轻轻一转,撇开来剑,刷刷刺出四剑,却是铁针剑式的招式。

      封不平见岳不群剑势凌厉,丝毫不必自己差,难得棋逢对手,低喝一声,剑势一变,华山剑宗各式剑法一一使来,剑光纵横,凌厉异常,围着岳不群刹那间连攻数百剑。

      岳不群脚下不丁不八,左手轻垂,右手一只配剑化作百十柄利剑,只以华山剑法和铁针剑式的招式,把身前五尺守御得滴水不漏,叮叮当当之声连绵不绝,一口气接下了封不平这数百剑。

      周围众人何曾见过如此剑法,心荡神驰之下,大声喝好,如此剑法,直如传说中的剑仙般。

      山间农人见识少,能想象的剑法极致,也就是场中这般,剑光滚滚,上下纵跃。

      李易进不想封不平武功如此之高,神情慢慢变得严肃起来,当然,要说掌门会败,则是不可能,没看到掌门还只是使着基础剑法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