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趴下打屁股的视频

      忍者学校,一楼阶梯教室里。

      伊鲁卡正在讲台边给毕业考试前的学生们做最后的忍术复习。

      “都记住了吗?变身术的要点就是我刚才讲的那几点,如果都没什么问题的话,那我就按照名册来点名了哦!”

      就在这句话讲完,羽文悄然拉开了教室的门。

      “打扰了——”

      教室里的学生全都齐刷刷地转头望去。

      这是谁?

      新来的?

      不知道诶,以前从来没见过。

      我见过,这不就是一乐拉面店里的那小子吗?

      座位里传来学生们的低声窃语。

      伊鲁卡也注意到了,转过身子朝门口望去。

      “啊,是羽文来了呀。哈哈,水木那家伙有帮你报好名吗?”

      伊鲁卡说笑着走上前去,却未能发现同事水木的身影。

      “水木老师有点事,他让我自己来报名。”

      羽文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

      “这样啊,那你先随便找个位置坐吧,没两天就要参加毕业考试了,不过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我到时候会跟火影大人打个招呼。”

      伊鲁卡伸手拍了拍羽文的肩膀,手打叔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羽文听后点了点头,便朝阶梯教室上的座位走去。

      迎面而来的多是学生们好奇的目光,当然也不乏几个女生有些夸张的花痴脸。

      “切,这不是一乐拉面里的那个学徒么?怎么,你也配来当忍者?”

      坐在靠过道边的犬冢牙率先认出了羽文的身份。

      “喂喂喂,怎么不说话啊?你是不是在一乐拉面店里打杂的?我之前去那条街买东西,经常能碰见你在里边擦桌子。”

      犬冢牙见羽文不理他多少有点不爽,直接从座位上将一条腿伸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对,我从小被手打叔收养,最近两年在拉面店里一边帮忙一边学习做拉面的方法。”

      羽文初来乍到,并不想同任何人交恶。

      毕竟,眼前这帮十一二岁的孩子,是真的只有十一二岁。

      两世为人的羽文再怎么说,都应该让着他们一点。

      “哈,那你不好好地做拉面,来忍者学校凑什么热闹?”

      犬冢牙明明那么普通,说话却总是那么自信。

      就连他养的那只名叫赤丸的狗,也一样那什么看人低,跟着主人一同朝着羽文狂吠不止。

      羽文只是露出友善的笑容没有说话,因为他确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总不能把刚才水木同他撕破脸的那点事都抖露出来吧。

      其实可以说,但是在一帮孩子面前,属实没什么必要。

      犬冢牙最讨厌别人摆出这样一副无所谓的笑脸了。

      此前是鸣人,现在又来了一个喜欢笑的家伙,越看越不舒服。

      于是干脆站起身子,上前伸手一把拎住了羽文的衣领。

      “忍者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知道吗?你这种拉面小鬼,就应该好好回去做拉面!”

      犬冢牙忽然的暴躁立马引起了伊鲁卡的注意,

      “诶,不要欺负新来的同学,犬冢牙,你在干什么?”

      “哈哈,伊鲁卡老师,我没有欺负他,就是闹着玩的。既然都来当忍者了,总不能弱的跟个小娘们一样,被人欺负了还要回去找爸爸哭鼻子吧?哈哈哈。”

      犬冢牙越说越放肆。

      “那倒不至于,我从小无父无母,就算哭,也只能去坟头上哭了。”

      羽文自嘲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在拐弯抹角的骂我吗?嗯?”

      犬冢牙脑子虽然不大好使,但多少也能从别人说话的语气中听出几分好歹。

      “那倒没有。你刚才的意思是我作为一个拉面学徒是没有资格来当忍者的,可是这学校连狗都能来上学,我起码还是个人,怎么就不能来当忍者呢?”

      羽文到这里才开始反击。

      如果开口不能直戳对方的痛处,那还不如保持微笑地沉默不语。

      犬冢牙这下终于听出来了,气得直接拽紧领口,对着羽文咆哮道:“你小子骂谁是狗?”

      羽文还是一脸轻松地笑着,见对方这么生气,也只是将头微微一侧,目光看向课桌上的那条小白狗赤丸。

      “我当然说的是你身后这条小狗了,嗯,挺可爱的。我们拉面店里有海鲜拉面,牛肉拉面,豚骨拉面,就是不知道这狗肉拉面有没有市场。或许今天回去我可以跟手打叔提个建议。”

      羽文心平气和地说着,两只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赤丸看。

      不多一会儿,原本还狂吠不止的小狗赤丸立马吓得夹住了尾巴,惊恐地发出呜咽声。

      犬冢牙也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以往只有遇到危险的时候,赤丸才会表现出这样的状态,可眼前的这个白毛小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厉害角色,难道说?

      犬冢牙虽然生气,可毕竟动物的反应不会骗人。

      “害,我就跟你开个玩笑,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初次见面,我叫犬冢牙,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羽文。以后还请多关照,有空的话也可以到一乐拉面店找我玩,说不定你去的那会儿,我们的新品狗肉拉面,也就研制好了。”

      羽文见犬冢牙已经服软,原本拽住自己衣领的手也收了回去。

      本来还想再给这小子点教训,比方说拿他养的狗祭天什么的,多少让他长点记性。

      可考虑到教室里学生太多,害怕会给女同学们留下心理阴影,便只好放弃了。

      以后若要是再这样不懂礼貌,那羽文可能就不是对小白狗起念头,而是要亲自去犬冢牙家里坐坐,找他的娘跟老子聊聊天,看看这两位是不是也想到土里头住。

      毕竟人的悲喜并不相通,那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让犬冢牙也成为跟羽文一样的孤儿。

      那时候,不晓得他还笑不笑的出来?

      还能否这么自信地从别人身上找优越感呢?

      这是羽文好奇的点。

      当然,如果以后有机会,一定会找个运气不好的家伙验真一下。

      一个简短的小插曲过后,学生们重新恢复到平静。

      羽文在鸣人旁边的位置坐下,他俩之前就认识,于是有的没的地开始扯闲天,内容当然就是一乐拉面店里的拉面了。

      “狗肉什么味?”鸣人好奇地问。

      “你没吃过吗?”羽文反问。

      “没有,长这么大都没吃过,好像咱们村里也没地方卖啊。”鸣人回忆了一会儿,确实并没有见过狗肉店。

      “这样吗?以后有机会的,狗肉闻起来有股特殊的香味,肉质口感跟狐狸肉很像。”羽文话里有话。

      “狐狸?可我也没吃过狐狸啊。”鸣人更迷糊了。

      “是嘛,以后都有机会的。”羽文坏笑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