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蓄草研究所网站播放

      “在下陈坚,看贝勒爷也算条汉子,而在下也有一个原则,就是绝不杀不抵抗之人,因此只能暂时将贝勒爷拿下,稍后押送去京师交由大明朝廷发落了。”面对不抵抗的对手,陈坚确实下不去手,那就将其送去京师审判定罪好了,话说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能够生擒像岳托这种身份的建虏大人物,若是能够在京师对其进行公审,让京师百姓都来看看,对大明朝廷来说或许比现在直接杀了岳托是更加提气的一件事。

      “阁下真是高人风范,不杀之恩岳托先行谢过。对了,阁下叫陈坚,莫非就是去年击杀多尔衮兄弟,让两白旗全军覆没的那个陈坚么?”岳托当然不会以为自己能有机会逃得一命,送去大明京师问罪大概率也是死路一条,但陈坚没有直接下手多少也算手下留情了。

      “贝勒爷猜得没错,正是陈某所为。”

      “既是如此,那岳托也算栽得不冤了,既然战局已经发展到这个份上,岳托希望阁下手下留情,不要滥杀我镶红旗的兄弟好吗?”

      “贝勒爷放心,陈某可不是嗜杀之人,只要贝勒爷能够命令他们立刻放下武器投降,陈某保证绝不滥杀其中任何一个人。”陈坚解决岳托的主要目的就是逼降镶红旗的人马,对岳托的这个请求当然不会拒绝。

      “岳托相信阁下不是一个食言而肥之人,好吧,岳托这就下令。”

      在岳托的命令下,仅存的四千左右镶红旗人马很快就地放下武器投降了,而陈坚也适时地下令关宁骑兵不得虐待俘虏,这些俘虏今后多数可能都会成为自己的人,现在善待他们应该可以减少他们今后对自己的抵触情绪。

      此战明军可以说是大获全胜,关宁骑兵仅仅付出伤亡两三百人的代价就彻底将对方打残,还俘掳了对方数千人,实在是了不起的一大战绩。

      率先打响的这一战受到了整个战场所有人的关注,双方中军和另外一路大军都准备先看看这一战的结果再决定下一步的操作,所以,除了宁远军和镶红旗这一对打起来了之外,另外两路仅仅是处于远远对峙的状态,并没有实质性的交战动作出现。

      其中包括黄台吉本人在内的建虏高层自然也看到了镶红旗与宁远军这一战的全程,按理说黄台吉是有足够时间对镶红旗进行增援的,但为什么最终没有增援镶红旗呢?其实也很好理解,因为双方的所有兵力都摆在明处,也基本都是将本方的兵力均衡地一分为三。镶红旗的实力黄台吉很清楚,其战斗力在现有的三旗中次于正黄旗而高于镶蓝旗,既然镶红旗都输了,估计镶蓝旗那边打起来也不容乐观,所以,若是增援镶红旗,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中军空虚,如果此时明军主动挑起三线作战的话,中军和镶蓝旗都有可能陷入被动,那样的结果必然是灾难性的。说到底还是兵力不够,要是正蓝旗还在的话在用兵上就能宽松许多。可惜,现实没有假如,要怪就只能怪德格类这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使得自己在排兵布阵上处于极为尴尬的境地。

      现在镶红旗也完了,手里仅剩两旗人马,还有就是那约两万不堪重用的蒙古人,而明军方面的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想对明军发起攻势已经完全成了奢望,更现实的做法恐怕还是应该收缩阵型加强防守,寻求机会赶紧撤回沈阳才是上策。以今天明军在兵力相当的情况下能完胜镶红旗和科尔沁部来看,明军恐怕已经不再是以前那支可以任由满八旗欺负的军队了,况且如今满八旗仅仅只剩四旗完好无损,或许今后相当长的时间之内满八旗都只能战略收缩慢慢积累实力,而不能轻易向任何方向出击了,想不到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满八旗就快速衰败到这个地步,难道真是天要亡我满八旗?

      惨败对大军士气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在镶红旗全军覆没之后,建虏营地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相当低迷。

      而作为仆从军的科尔沁以及喀喇沁等部,因为镶红旗的覆灭,现在各自都生起了小心思。

      就以科尔沁部来说,他们也是今天这一战的参与者,也搭上了上千勇士的性命,镶红旗的覆灭让他们不得不开始为自己部落的前途命运担忧起来。既然明军能够完胜强大的镶红旗,那么镶蓝旗以及正黄旗对上明军之后又能有几成胜算?结果显然不会美好到哪里去,而自身的命运又是和满八旗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满八旗若是败亡了,自己这些仆从军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这两年来,部落的损失可谓是已经极为惨重了,要是此次跟随黄台吉再来一场惨败,部落里面能战的勇士只怕都会被消磨殆尽,这样的结果对于部落来说无疑就是灭顶之灾,更何况眼下部落正在遭到察哈尔等部的威胁,现在也不清楚情况到底如何了,如今好多勇士心里都在牵挂着老家的情况,根本无法将心思放在正在进行的战斗中。

      而经过今天这一战,可以看出后金这条大腿似乎并不牢靠,前些日子正蓝旗不知所踪,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说不清楚,但今天镶红旗这一惨败所有人都是看到了的,仅仅一战就让强大的镶红旗除名,满八旗总共才不过八旗人马,去年两白旗覆灭,今天镶红旗除名,加上前些日子失踪的正蓝旗,这满八旗短短不过年余就不见了一半,以这样的消亡速度搞下去,满八旗到底还能存在多久就是一个大大的问题。

      更大的问题是,后金在作战的时候老是喜欢将蒙古盟友当做炮灰使用。若是对上以前那样孱弱的明军,倒不是算是什么太大的事,但若是对上今天这样的对手,那就是天大的祸事了,今天科尔沁部全程连对手的边都没摸到就稀里糊涂地损失了上千人,还好勇士们见机得快及时撤离,不然依照稍后镶红旗的遭遇来看,那五千人能剩下几个还真难说得清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