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邻居丰满的奶水

      长眉真人亲自主持了资源交流,他先来个抛砖引玉,打算用一把品质不错的飞剑,换取一枚冰魄珠。

      王屋派的一名修行者拿出了所谓的冰魄珠,如此这笔交易达成。

      几百号人自然不可能太守规矩,场面搞得乱糟糟的,跟菜市场似的,不过的确有许多难得一见的宝物出现,比如有人拿出了先天灵宝金蛟剪的仿制品,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陈季平起初还和王远知、崔珏在一起,但是大家的需求不同,很快就分开了。

      他发现有人出手龙虎归元丹,不由凑上去了,不过竞争者有一大群人,而摊主需要的灵药有六种,他一种也没有,只能干瞪眼。

      “你需要龙虎归元丹嘛?”背后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

      “薛道友,你办事回来了?”自从进入洞天,他就没见到薛蝉,听齐灵云说对方有事外出了,他还以为这趟白来了。

      “明日便是凝碧涯观摩天书道卷之期,自然要赶回来!”

      “也是,你有龙虎归元丹?”

      “有啊,如果你需要,可以送你一粒!”

      陈季平顿时喜上眉梢,“不知道友有什么需求?”

      “不需要交换,就当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那个…还有一件事,太始真符经的下卷,能不能也一并送我?”

      薛蝉摇摇头,“当时在那座上古洞府的遗址中只找到上卷,并无下卷!”

      陈季平不由大失所望,这是他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

      “你也不用太失望,太始真符经乃是太始仙尊所著,仙尊在下界留下的道统不少,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

      陈季平知道这是开导他的话,“以后再说吧!”

      薛蝉取来丹药给他,“对了,你上次给我的符,是否乃是太始真符经上的符箓?”

      “没错,道友若需要,我这还有许多!”

      “我那几位师侄,都对你制的符赞不绝口,你既然有许多,便与他们交换一些!”

      “也好!”

      峨嵋派的几名四代弟子都聚在一起,当他拿出一叠叠的成品符箓,把这几位都惊呆了,就连薛蝉也没想到他会随身带这么多符,“这都是你制出的符?”

      “是啊,闲着没事画几张,几年过来就积攒了一大堆,也没机会用!”

      “你难道不降妖除魔嘛?”一名娃娃脸的女修问道。

      “我是种地的,锄草倒是经常干!”

      薛蝉张口欲说“你可是人皇门下,应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但是话到嘴里又咽了下去,双方差着辈份呢,她实在无法置喙陈季平做什么。

      经过实战检验的符箓,受到了相当追捧,有了这些符,对付那些恶魔鬼物的确是比飞剑有效率,关键是这种符还便宜。

      修行者交换很少拿金银,而陈季平也没有狮子大开口,丹药、制符的材料、还有法术什么的都行。

      结果几百张阳火符和辟邪符,换到了一瓶辟谷丹,一瓶高阶金疮药,两颗续骨丹,还有一颗大力神丹,其余全是材料。

      陈季平归整了一下材料,又有三种符可以制作了,分别是中品法符巨木符,上品法符幻形符和灵符冰封符。

      冰封符差点把那位绿袍魔修给冻结,这让他对此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财大气粗的峨嵋弟子用几种不太值钱的丹药和材料,换了几十张符,自觉赚到了,对陈季平的好感度直线上升。

      “以后诸位还需要符箓,可以来两界山换取,薛道友知道我家所在!”

      几名峨嵋弟子看向薛蝉的眼神有些古怪了,师叔连人家的家都去过,这里边有问题。

      “你们几个别成天胡思乱想,多用点心放在修道上!”

      “师叔所言极是,我等自不会让儿女私情耽误了修行!”娃娃脸的女子笑道。

      “你个死丫头!”薛蝉已经伸手挠了上去,转眼几个女子打闹在一起。

      还有两名男弟子看向陈季平。

      陈某人急忙解释,“我和薛道友真没什么,她那日掉入水潭,我恰好救了她一次,于是就认识了!”

      两名男弟子对视一眼,他们自认为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水潭、相救?这里边有内容啊!

      薛蝉不由气苦:你胡乱解释什么,岂不是越描越黑?

      交流会还在进行,陈季平又有收获,用流水剑诀和青钢剑,换到了“五火神雷”的修炼法诀。

      这套法诀与小天心烈火诀的功法十分切合,而且修炼难度也不大,所以他才下决心换到手。

      见到王远知的时候,他正为一块金刚护符跟人讨价还价,陈季平拿出一块陨铁帮他促成了这笔交易,也算还了对方带他来参加法会的人情。

      很快又遇到崔珏,看他满面春风的模样,就知道收获也不错。

      第二天的交流结束了,不少人意犹未尽,可惜时间不允许。

      转过天来的夜半子时,所有人齐聚凝碧涯。

      这座山涯表面极为平滑,尤其中间的一大块,分明是被直接切开的青玉矿脉。

      在子时末刻,让人惊叹的一幕出现了,那块青玉平面上开始显出字迹,看到那些字的一刻,陈季平深切理解了峨嵋大方让大家来参悟天书道卷的用意,没办法,实在是太坑人了。

      上边的字不仅全是倒影,而且是用仙鼎文书写,另外还不成句。

      试着用神念扫视,倒是阅读正常了,但是仙鼎文有几人学过?

      这种文字最接近原始道纹,有许多甚至和符箓中的符文一模一样。

      其实仙鼎文不需要学,只看字型也能获得一些感悟,比如一个“火”字,几乎就是一个火苗跳动的形态稍微具象化,只要加入符头和符尾,就是一张典型的阳火符了。

      当然了,学过仙鼎文会很占便宜,陈季平运气不错,跟孙悟空学过一些,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将太始真符经上的符纹印在了脑子里,与相应的仙鼎文相互印证,很容易便搞明白了涯上天书道卷写的是什么。

      上边的内容概括起来一共三篇:第一篇为两仪微尘剑诀;

      第二篇为天罡三十六变;

      第三篇为奇门九字印诀。

      当他看到第二篇内容,激动的无以复加,孙悟空的地煞七十二变学不了,这个天罡三十六变学来也不错。

      有道是好脑筋不如烂笔头,他立即拿出符纸和自制的铅笔开始记录。

      别人看他奋笔疾书,不由偷偷扫视,结果都是十分懵懂,一方面是他的字太臭,有些不认识的字歪七扭八的画出来,犹如鬼画符!

      另一方面他是以简体字书写,这倒不是他有意不让别人看,而是为了书写方便,若是用现在流行的隶书,抄完这些内容至少要两三倍的时间。

      三十六变他抄写的很仔细,并且还核对了一遍,其它两篇却是匆匆抄写,其中难免有疏漏之处,只是还没等他核对,涯上的字已经消失了,从开始到结束,一共只有两个时辰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