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学非全日制研究生

      第二天起床,四处无人,秦枫走进内房,没看见孟琳婕人。

      他猜测对方可能又去皇城的核心区域。

      皇城东巷,属于寻常百姓驻足的地方,对于妖物而言并无多吸引力。

      只有繁盛的北城,显贵的京胄,才是她此行的最大目的所在。

      哪里极有可能是孟琳婕潜藏入城的根本原因。

      李老头已经死了,秦枫到了东巷,换了一家店铺做吃食,填饱肚子后,闲来无事,在城里转了转。

      没发现有值得注意的东西,之后返回了东巷。

      打开门,握着刀在棺材上雕刻花纹,没多久,对门棺材铺王二踩着步子走进来。

      王二在大堂喊了一嗓子,见无人应,言罢后,在左边一排排停放的棺材前看到了秦枫。

      “秦店主,您搁这呢啊,有事寻你,咱借步说话。”王二双眼一喜,走上前。

      虽然两家都同属棺材生意,但平日里并无太多交集,因此对于王二能找上门来,秦枫还是有着诧异的。

      他想不到有何事王二能寻找他。

      除非有棺材上的买卖。

      果然不久后,秦枫就听面前的王二说道:

      “棺材的生意最近冷清了一些。”

      王二面带思索,眸子露出几分愁容。

      妖物潜藏的事闹得风风雨雨,可偏偏逮不着正主,也不见死了人,弄的他这铺子都冷清了几天,开了门没法做生意。

      王二是知道这家店铺比他家还更苦的,一连开门见不到几个人。

      说明对方比他还要苦。

      秦枫点了点头,认可王二说法,开门的整整一早上,他都没有看到有人前来置办棺材,生意倒也确实有了冷清。

      这与抓妖官差和门下衙差的最近频繁有关,城内的治安比往日好了不少,自然杀人偷盗者也变得小心谨慎起来。

      王二琢磨着如何打开话匣子,看出了秦枫的表情,接着道:“最近生意不景气,秦店主,咱有件买卖,不知道您做不做?”

      心道这东巷里往日里的生意都固定死了,转身改行也难寻个发家的,秦枫看不出来这王二能有什么法子,把这门头生意给力挽狂澜。

      但还是耐着性子,打算听听这棺材主能使出什么好办法。

      他正巧打算招揽门路来着。

      “什么生意,说来听听?”

      王二见有戏,压低了嗓子,沉声道:“虽然棺材难卖,但死人的生意好做啊!”

      这打着马虎眼,秦枫压根没听出来说什么,身子一转,眉头不由得往上皱了皱。

      王二尴笑一声,知道得说清楚点,于是继续道:“以往这死人买卖可是由陈家把守的,其他人,手往里伸不进去。”

      陈家是东巷里一间做埋尸买卖的,铺子里养了七八个大汉,人高马大,壮的跟头牛似的,干的就是挖土抬棺,专门给死人下葬生意的。

      要知道人虽死,但不是所有人都能买的了棺材的,以往还是有不少人,去木匠哪里讨木材生意,随便买几板来回家鼓弄的。

      再加上东巷里的棺材铺众多,供过于求,分散开来,生意就更少了,落到王二和秦枫这里也不过才几件,时间久了,自然会形成冷谈生意的场景。

      王二正是看中了这门下葬的买卖,所以才打算除了搞点棺材铺之外,再捞上一门埋尸的买卖。

      但,这门路他还没弄清,一人上手也有许多困难,不像陈家,做了那么多年,各种法事祭祀,埋尸等等一门清,五门八类的数不胜数。

      他王二顶多再搞点黄纸生意了,不像人家那么有头脑。

      但面前这间铺子,他看的清,店主年轻胆子大,敢整事,干这门生意是最好不过的,不像这一排排其他人,平日里门都不敢出。

      前晚王二可是听的清楚,大夜晚的,有人在铺外里敲门,嚷嚷半天要买棺材,但平日牢记规矩的他自然不敢破除,开了门给他做生意,于是两耳一闭,装死没听见,想潦草的打发走来人。

      不想没多大会功夫儿,他隔着床榻又听见了有人叫喊,猫着窗眼望过去,好家伙,这秦店主竟然给开了门,还使其走到了家里去,这幕场景顿时在他脑海烙印于心,生生有了震撼。

      这人真是不怕死啊!

      什么玩意都敢给开门。

      于是到了今天,王二一看声音实在太过冷清,踌躇之间又起了那陈家生意的心思,好算不算,把这秦铺主给挖了进去,略一琢磨,还挺合适,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艺高人胆大。

      这秦铺主正是赶这门路的好手。

      不往上躺躺,未免太过可惜,王二一撮合,心里合计,得,挺合适。

      所以一早开了门,跑到这里来,嗅些味道,看有没有门路。

      乍一说之后,感觉还挺有戏,此刻就等着这间店主的回话。

      一旁,秦枫在思索这门路的可行性,要不说赶巧不赶早呢,王二说的这门路,挺对他胃口,这会儿不正瞅着发家致富呢么,而且修行也停滞了。

      但一掐算,这埋尸的方法倒也有点搞头,心血来潮后,对王二这门路已经起了心念。

      只不过,那陈家既然能做东巷埋尸声音几十年,怕也是有不少刷子的,到时候就怕赶不上人家,回头一折腾,又得赔个血本无归。

      “你对这门路有多少把握?”

      秦枫给王二倒了一杯茶,想探探口风,他认为对方既然能提出来,必然是有周全的,再不济,也会深思熟虑之后,才会前来找寻自己。

      “只能说略有准备而已,把握嘛,略低,只能且算个五成。”王二赔笑,打了个哈哈,时间仓促之及,他并没有思虑完备,目前只是隐隐有个概况。

      若真的考虑周全了,那他对秦枫就不是这个态度了,甚至用不用得上都是另外一种可能。

      陈家的埋尸生意可谓炉火陈青,往常不是没出过模仿的,但鲜少有人出头,往往只做了几个月,就亏的体无完肤了,压根坚持不下来。

      光那七八个大汉的吃食就需要花费不小的钱财。

      王二打听过,这些壮汉一天起码要吃四五碗大米饭,那量,简直是一般人的六七倍。

      就他们这几个鸟钱,养两三个也就费劲了,要整上七八个,那非得最后亏的妈都不认识,王二自然不敢担上这么大的风险了。

      所以找人合伙置办,才是最划算的买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