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蛛网官咀

      原因很简单,十几把黑漆漆的枪口已经是对准了他,这给人感觉是有点恐怖啊。

      好几个在这钓鱼的游客吓得脸色惨白,吓得根本就不敢离开。

      这可是枪啊,这种东西杀伤力太恐怖了!

      谢俊杰这时候也是彻底傻眼了,他真是没想到秦阳这家伙能这么不要脸,这出来钓个鱼而已,有必要带这么多保镖吗,带保镖就算了,还带着枪,这是要干嘛呢。

      这个时候他的脸色非常难看,甚至有些在颤抖。

      秦阳这个时候淡淡的说道。

      “清虚道长是吧,过来坐吧!”

      其中一个保镖一脚踹在情绪道长的屁股上,冷冷的说道。

      “还不快滚过去!”

      清虚道长这时候衣服都湿透了,不断地吞咽着口水,他颤抖着来到了秦阳面前!

      秦阳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他一眼。

      “还不跪下!”一个保镖一脚踹在清虚道长的后膝盖上,清虚道长啊的一声,直接跪在地上!

      他想要爬起来,枪管硬生生顶在看了他的嘴巴里,他直接举起双手,安分了下来。

      这个时候他心中是非常的恼火,那是一种屈辱啊,要知道他现在的名气,大江南北那都是被人称之为仙人,从来就没有被人这般羞辱过。

      这个时候秦阳淡淡的说道:“听说你刀法很厉害,不过你那道法也就吓唬吓唬鬼,你还想吓唬我啊,谁给你的脸!”

      秦阳说着将他那抓了蚯蚓的咸猪手在这家伙脸上轻轻地一巴掌一巴掌拍着。

      清虚道长都要爆炸了,内心那个屈辱啊,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形势比人强,现在他是根本就不敢说什么。

      “今天交你一个道理,天朝自古有一句话,叫打狗要看主人,你敢当着我的面收拾我的宠物,这就算了,你丫的还要连我一起收拾了,谁给你的脸啊!”

      秦阳说一句打一巴掌,然后说道!

      “要不我们比比看,看看是你的道法厉害还是我的子弹更厉害!”

      清虚道长被秦阳一巴掌一巴掌的打着,他都差点晕死过去,这种羞辱何曾有过。

      他想要说话,但是嘴巴被枪管给堵着,竟然说不出来!

      “把枪拿开,看看他要说什么!”

      清虚道长这个时候咬牙切齿的看着秦阳!

      “你,你到底想要如何!”

      “呵呵,这样吧我刚好缺条狗,你就来给我当狗,你看怎么样!”

      “你……”清虚道长就想要站起来,不过被一枪托直接砸的头晕眼花!

      他只能是压制住怒火!

      “年轻人,我承认你有钱,但是这个世界不是你有钱就可以无法无天的。”

      “你说的没错,有个圣人说过一句话,钱不是万能的,但是他还有后半句,那就是钱能解决百分之九十九的问题,道长你信不信我可以用一万种方法让你的道观消失的无影无踪,当然也包括你!”

      秦阳说的很是平淡,就像是在开玩笑一般,但是却给人一种杀伐之气,给人感觉像是不容置疑的霸道气息!

      那一瞬间清虚道长竟然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已经有些颤抖,他甚至是有些恐惧的看着这个男人。

      他真的不敢想象这个年轻人这么年轻,怎么会这么恐怖,似乎他身后是尸山血海!

      他现在绝对相信,自己只要再敢说半个不字,那么自己肯定会被死狗一般沉江的!

      在一番纠结以后,他淡淡的说道!

      “好!”

      “呵呵这不就对了吗,你看我多么心胸宽广啊,你来找我麻烦,我不杀你,还赏你饭吃,这是多么的宽宏大量!”

      秦阳说着伸出手拍了拍这家伙脑袋,就像是拍一条狗一般!

      “来,先学几声狗叫,我看看你是藏獒还是狼狗。”

      这个时候清虚道长已经彻底的癫狂了,他这辈子从来都被人当成是神一般敬畏,这种恼火自然是让人无法想象的。

      “混蛋,你这畜生竟然敢这样羞辱老夫!”

      不得不说,这人有时候真的有点欠收拾,明明都已经承认自己是够了,竟然还这么的不懂得进退!

      对于这种人秦阳自然是不会给他好脸色,连人都做不好,那么就只能做一条乖乖狗了。

      一个清脆的耳光响起,秦阳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打的他是咬牙切齿!

      “做了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怎么你是想要变成狗肉火锅吗?”

      清虚道长被这一巴掌打的是清醒了下来,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貌似被对方掌控着。

      没办法,形式比人强啊。

      他屈辱的叫了三声,心中的怨毒已经是不断地暴涨,他发誓今日之仇不报,誓不为人。

      秦阳这个时候继续开始钓鱼,然后笑着说道。

      “这就对了,记住以不管你心里有多么怨恨我,都不要表现出来,因为我很讨厌!明白吗?”

      “明白!”清虚道长几次都差点晕死过去,他好几次差点就跟秦阳拼了。

      秦阳冷笑一声,随即说道。

      “记住,你呢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所以呢最好能够计划的周全一点,否则我要是没死,我会把你丢进火锅里,虽然柴了点,但是那些藏獒应该不在乎。

      当然我要是死了,那么你就更惨了,因为我的人会直接把你的道观都给炸了,你最好不要有家人,否则一个不留”

      秦阳说的风轻云淡,这话说出来那意思很明显,你敢动手报复,结局都是一样,死路一条,成功了,死的可能更惨,连家人都会受到牵连!不成功好像还好点!

      清虚道长这个时候已经是感觉到有些轩辕,他不断的点头说不敢!

      秦阳笑了笑,似乎是很满意!

      “对了,我知道你们这些修炼道术的会一些很奇怪的手段,你千万不要尝试,因为我只要发现那么怀疑的肯定是你,到时候误会就不好了!”

      秦阳这已经堵死了这家伙所有的想法,说白了,秦阳只要是死的不明不白,那么这家伙更惨!

      清虚道长这时候真是要吐血,搞了半天自己真的成了狗了!

      因为自己不仅仅不能用道术害他,还要保护这家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