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遍娱乐圈

      不等蔡峰说完,林啸天骤然射出神魂锁链,姜萌立时意会,瞬闪而去。

      蔡峰瞬闪,微微一愣,林啸天一个瞬移,一掌拍出,烈焰滔天。

      一声惨嚎……

      林啸天瞬移而至,射出奴印,一巴掌扇出,笑道:“在本王面前你就是个废物,就是个酒囊饭袋,明白吗?老子有各种魂火、神火,你能抗住那一道火?牛哄哄,醉醺醺的,想死你说话。”说话间,他收清明魂火。

      蔡峰疼的直呲牙,随道:“靠神火、魂火打赢我算什么本事?还种奴印,你算什么王……”

      “靠,老子现在没空搭理你,一句话,服,你就活,不服,死。”

      “呵呵,原来你才是真正的恶魔,真正的活阎王。”

      “没功夫跟你磨牙,要不是看你治军有方,还有些本事,老子早就吞了你,大白天,老子都大了半天了,你他嘛死了吗?算了,不说了,最后问你一次,服不服?”。

      “我……我……服……”

      “好,给你个表现机会,你跟姜萌走一趟,传达本王旨意,明日全去祭祀广场集合,不去,死!”

      “行,你牛,话属下可以传,去不去,属下无法保证。”

      “做好你该做的事就好。”林啸天说着话,掠身而去。

      “杀人是能立威,但想尽快得到界王令,显然不大容易……看来还得再想想辙……”心念一闪,林啸天空遁而去。

      “靠,这身法还真的不弱我……”

      “老蔡呀,你……唉!其实他是来救我们的,他已经得了界王气运,明白吗?”姜萌随道。

      蔡峰一愣,想了下,点点头道:“喝高了,嗯,好像是,我从清明魂火上似乎感觉到了一丝王者气运的气息,嗯,要不然也不能烧的我生疼,但是气运似乎有点弱,咱们,咱们其实还真的帮不上忙……”

      “放屁,你的人难道不听你的?”

      “万众一心?嗯,我这里倒是没问题,你那边也行,靠,黑白双怪都来了,三成机会了……”

      “废什么话,走吧。”白无常随道。

      ……

      林啸天一路极遁,陡然,他看到一座城池,轰隆一声,防护大阵开启,似乎是见他来才开启的大阵……

      他顿时大怒,掠身而至,一声爆喝:“吞!”

      双掌射出两道庞大的吞天噬地旋涡,鲸吞大阵的能量……

      半个时辰不到,嘭的一声,大阵爆碎。

      林啸天掠身而入,见人就打,噼里啪啦,一通拳脚,片刻间打飞百十余大小鬼王……

      其实这些鬼王真的很弱,修为最高的也才鬼帝境初期大圆满。

      林啸天一边打,一边奴印四射……

      转瞬间,上千鬼王、鬼帅、鬼兵都被他下了奴印,还都被他打伤,打残……

      “太弱了,难怪见着我就开启大阵,不过,少爷我很纳闷,既然弱,归顺少爷不好吗?非得挨揍?”

      一听这话,这些鬼王都想哭,原来这家伙是来收编的,不是来抢地盘的,情报有误啊,也不对呀,这不是上头传的命令吗?彻底无语了……

      “把你们的靠山叫过来。”林啸天随道。

      众鬼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这个煞星这是啥意思……

      “立刻!马上!”林啸天忽地怒道。

      众鬼王心头一颤,立时各自摄出令符,报告情况……

      “嗯,很好,都去一边歇着吧。”林啸天见众鬼忙完了,随平静道。

      众鬼王纷纷撤到一旁,知道这家伙在等援军,他还要继续干下去……

      片刻之后,上百号鬼王疾驰而来,阴风四起,阴云蔽天……这批鬼强大了不少,最差也是鬼帝境初期,最高修为鬼帝境巅峰初境。

      “累了吧?先歇歇,喝点水吃个饭,之后咱们再打,少爷我很仁慈,很讲道理。”林啸天随道。

      众鬼王一愣,当中一位大鬼王顿时大怒,冷声道:“大胆狂徒,找……”

      话未说完,林啸天身形一闪,一拳轰出,那人立时对轰,嘭的一声,那人倒飞,一路飙血……

      没等他落地,林啸天一个瞬移,一把抓住他的神魂,拎在手里,笑道:“你再说一声听听。”随即打入一道奴印。

      “你……”鬼王欲言又止。

      “再啰嗦我吞了你。”

      心头一颤,鬼王垂下了头。

      林啸天甩手将他丢出,那位立时神魂归位。

      “哈,狂,你真狂,竟然无视本王的存在?死!”

      空中那位最强的老鬼王勃然大怒道,掠身一枪刺向林啸天,阴风狂卷,奇寒透骨,带着灭魂之威,天地一颤……

      林啸天侧身躲过,一把抓住长枪,魂力暴涨,清明魂火迅速蔓延,瞬间包裹了长枪……

      鬼王发力抽拽不动,拼命运秘法阻挡清明魂火……

      魂火围绕枪身不断地流转跳动……

      枪中传出凄厉的鬼哭狼嚎之声,刺耳无比,枪身不自主地扭摆挣扎……

      林啸天随手一拉,飞起一脚,随手一拳轰出。

      鬼王连轰两拳……嘭的一声,一声惨叫,鬼王倒飞,惨嚎不已,吐血不止。

      清明魂火瞬间将其焚为灰烬……

      “器灵不器灵,你究竟是个什么鬼东西?”林啸天收了清明魂火,双手摆弄着手里的长枪,说道。

      “我是枪灵,是诡影枪的枪灵,是鬼气、战气、煞气、血气、戾气演化出来的枪灵。”枪灵惊慌道。

      “哦,明白了,我就说你差了点什么,原来是主人的爱,难怪你冷冰冰的。”林啸天说着话扫了眼众鬼王。

      枪灵不敢反驳,暗道:“我是鬼蜮之枪,诞生于诡异阴寒之地,难道要我热乎乎的?哎!弱就是没理……不过嘛,那个老鬼倒是从没关心过我……”

      “跟少爷吧,少爷我会好好待你。”林啸天随道。

      “老大,我能说不吗?我真的好想再活五百年……”枪灵心念电闪,随道:“求之不得。”

      林啸天呵呵一笑,随道:“能化形吗?感觉你灵气还行。”

      “行。”枪灵应声是,化一道身影立在林啸天身边,不禁小声道:“老大,能问你个小问题吗?你怎么感觉你像是人类?”

      “我本来就是啊,我是疯魔之子小疯魔,叫少爷恶魔也行。”

      枪灵无语了……众鬼王心头一颤……全都低下了头……

      陡然,阴风大作,煞气横飞,一队鬼兵鬼将出现,唰的一下,那些家伙分立两旁,一位头戴王帽,身着王服,骑着黑色战马的中年鬼王,骑马慢慢朝林啸天走来,他的身后还有几百位大鬼王。

      “阵仗不小啊,你是什么王?什么意思?请我喝茶吗?”

      “本王无名,喝茶小意思。”

      “无名?我知道你,你弟弟叫鼠辈?”

      “哈哈,你真幽默,看,请你喝好茶的人来了,他叫碎魂,茶艺一流,祝你好运。”

      林啸天一笑,扭头走向那位黑脸大汉碎魂。

      碎魂浑身黑焰缭绕,两对犬牙幽光闪射,手中一杆长枪,枪身还缠附一根诡异细碎的锁魂链。

      “碎魂,这名字不吉利,起名字的人在诅咒你,嗯,你这枪倒是有些意思。”林啸天含笑道。

      “是吗?喜欢这枪就好,本王就用这枪为你送行!”说着话,碎魂身形掠起,一枪刺向林啸天。

      黑炎如龙,空间震颤,伴着刺耳的尖叫……

      令人心神心神不禁一乱……

      就在这时,又一位鬼王到场。

      两位观战的大鬼王都不禁暗道:“这家伙上来就动用绝招碎魂绝技?这个狂妄的林啸天恐怕要完了,这招就算是本王也得落败……”

      林啸天背着双手,静静地站着,没有动……

      “这家伙吓傻了吗?”

      “当然,他知道躲不过,你没见碎魂链都爆发出绝杀之炎了吗?已经锁死了那家伙,一旦锁死,万里追魂,逃无可逃……”

      “他不是很狂吗?据说还得了疯魔老祖的传承,打这个,杀那个的。”

      “废话,对付咱们这种货色那家伙在行,但那位可是杀出来的王,开玩笑那。”

      ……

      众鬼都不禁小声的嘀咕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