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20高清视频完整

      陈少捷欲言又止,白衣女生立即眉头一挑:“怎么,你连这碗蛇涎汤都想试一试?”

      陈少捷看了白衣女生一眼,鬼使神差的改口问:“可以试一试吗?”

      白衣女生没说话,小女生倒是先一步说了:“可以可以,全给你都行!”

      很显然,小女生纯粹就是不想喝,想找人分摊这碗东西。

      一边说话,小女生一边端着碗朝陈少捷走过来:“来,你喝,喝完都没关系。”

      就在小女生接近过来的时候——

      【嘎嘣】

      【沾光系统温馨提示:羊舌舞身负超等水灵根,宿主和她在一起,修炼速度可提升10000倍,是否选择沾光?是/否】

      【沾光系统温馨提示:羊舌舞身负一等金灵根,宿主和她在一起,修炼速度可提升1000倍,是否选择沾光?是/否】

      【沾光系统温馨提示:羊舌舞身负一等木灵根,宿主和她在一起,修炼速度可提升1500倍,是否选择沾光?是/否】

      【沾光系统温馨提示:羊舌舞身负一等火灵根,宿主和她在一起,修炼速度可提升1000倍,是否选择沾光?是/否】

      【沾光系统温馨提示:羊舌舞身负一等土灵根,宿主和她在一起,修炼速度可提升1000倍,是否选择沾光?是/否】

      【沾光系统温馨提示:羊舌舞身负一枚龙元,宿主和她在一起,力量属性获三倍加成,是否选择沾光?是/否】

      【沾光系统温馨提示:羊舌舞身负一枚龙元,宿主和她在一起,每过一单位时间可完成一百单位复制,预估三十单位时间后,可完成此枚龙元的全部复制】

      陈少捷收到这一串系统提示信息,发现这小姑娘的资质也很好。

      一条超等灵根,外带四条一等灵根,也算是全属性了。

      而且还有龙元。

      不过看起来这枚龙元要小一些。

      力量属性加倍只有三倍,三十单位时间就能复制完成。

      当然,这样的资质和白衣女生比起来,就有点弱了。

      白衣女生是全属性超等灵根,还带至尊骨和圣体血脉。

      这更让陈少捷笃定白衣女生不是寻常女婢。

      同时的——

      因为羊舌舞端着碗过来以后,陈少捷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断肠草似乎变得更渴望了。

      那一碗“蛇涎汤”仿佛是什么飘着香气的美味佳肴,让断肠草蠢蠢欲动,激动得不能自已。

      原来还有这样的嗜好……

      是因为什么……

      剧毒么……

      陈少捷之前没发现这事儿,现在突然发现了,觉得自己回头要好好研究一下,弄清楚断肠草是不是有毒*瘾。

      面对着那一晚蛇涎汤,虽然“身体”很想要,可陈少捷还是要问清楚:“这个……嗯,这碗汤喝下去,我不会被毒死吧?”

      羊舌舞摇摇头:“不会!”

      一看就没说真话。

      小小年纪不学好,骗人倒是有一手。

      陈少捷不太相信羊舌舞,转头看了看徐梦真。

      徐梦真道:“这蛇涎汤可是好东西,你喝下去后,虽然会吃点苦头,可也能让你体内生出一丝抗毒之力,若常年服用,日后普通毒物都毒不倒你。”

      原来如此……

      既然毒不死人,那就干了……

      陈少捷接过那碗,不客气的仰头喝下。

      说实在,那蛇涎汤真不好喝。

      甫一入口,唇齿口舌立即感觉到有一股辛辣,好像被什么一路咬过去一样。

      本来修为到了三品境界,身体的强度已经能和钢铁相比,可是喝了这个蛇涎汤,一点都顶不住,陈少捷觉得自己受伤害了。

      不过同时的,身体里的断肠草却愉悦得很。

      立即在身体里就乱窜起来,涌到蛇涎汤流淌的地方,疯狂吸收,一滴都不剩。

      那感觉……既痛苦,又快乐……就是痛苦并快乐着。

      大厅里的三个人,都看着陈少捷喝蛇涎汤。

      他们本来想要看到的情景是陈少捷被“痛苦”煎熬一番,可没想到陈少捷一点反应都没有,喝完以后还砸吧砸吧嘴,好像有点意犹未尽。

      “小城主,对不住啊,我全喝完了。”

      陈少捷把碗还给羊舌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羊舌舞看见空了的玉碗,惊讶的问道:“你嘴巴、喉咙……肚子不疼吗?”

      “不疼!”

      陈少捷不同声色的回答,心情其实挺好了。

      经过这一碗蛇毒鸡尾酒,他弄明白了两件事情。

      一是断肠草不但本身有毒,而且还能解毒。

      解毒的能力到底有多强,目前还说不准。

      说实在,这个能力有待开发,或许还能弄出试毒、辨毒、分解毒素之类的分支能力。

      二是断肠草的确喜欢吸收外来的剧毒。

      陈少捷隐隐感到断肠草吸收了蛇毒以后,自身好像变强了。

      说白了,就是能通过吸收外来的剧毒,增强自身的毒性。

      这个特性同样很牛批,陈少捷决定以后要找点别的毒物实验一下,供给断肠草当零食,看看是不是能让断肠草的毒性变得更厉害。

      “你是怎么做到的?”

      羊舌舞很好奇,问道:“我也想如你这般,喝了蛇涎汤一点事都没有,这样以后我就不怕喝它了。”

      陈少捷笑了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得现编。

      “青禹仙宗的弟子果然名不虚传!”

      倒是徐梦真开口为陈少捷解围:“小城主,你莫要为难金木真人了。”

      “那好吧,就不问你了。”

      羊舌舞从善如流,又对陈少捷说道:“昨天听小朱说你们的那个什么流水生产线很有意思,你带我去看看吧!”

      这完全没问题啊……

      陈少捷现在只想和白衣女生呆在一起,小女生的要求正中他下怀。

      一行人又一起去了营绣阁。

      陈少捷有了昨天的介绍经验,导游的工作做得更好了。

      变得法子给羊舌舞讲故事,拖延旅客在景点的逗留时间。

      终于,参观完毕。

      陈少捷领着游客们离开,又说道:“好了,这流水生产线便算看完了,我讲一个脑筋急转弯的问题,让小城主放松放松脑子,如何?”

      “脑筋急转弯?”

      羊舌舞不明所以。

      陈少捷说道:“这世上有一个字,所有人都会读错,请问是什么字?”

      “??”羊舌舞。

      “……”白衣女生。

      “……”徐梦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