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深好大用力大力点

      贼不走空。

      沈浪每次出趟门总会带点东西回来。

      比如这一次,沈浪一分钱没花就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回宿舍了。

      在镜子前一照,恩,还真特么有些人模狗样。

      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以后,沈浪忍不住地咧嘴。

      “帅得都让人有些发晕了,哎,前后五千年难遇的长腿美女,后有一万年难遇的大帅浪哥……这其他男孩子还能有活路?”

      自我欣赏了许久后兴许是觉得自己再自我欣赏下去,自己就会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的时候,沈浪终于消停了。

      开工开工!

      晚上是一场硬仗,自己得把最关键的拼图把他拼完,拼完以后……

      杨帆,起航……

      宿舍电脑里,英雄联盟的新的邀请消息一直弹着窗……

      但是…

      沈浪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玩过了。

      ……………………………………

      当天边出现一抹令人迷醉的晚霞的时候,张雅看到沈浪从宿舍楼走下来。

      张雅一愣。

      此时此刻的沈浪西装革履,焕然一新。

      随后,张雅看着沈浪的身影夹着一个包渐渐消失在校门口的方向……

      突然,她想起曾经沈浪的那一段演讲。

      她点点头。

      尽管沈浪这个人身上缺点实在是多如牛毛,但……

      他却是一个为了自己梦想而努力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

      “张雅,你弟弟沈浪说得很对!”

      “但是,我还是要申明一下,我和其他混吃等死的富二代不一样……”

      “或许你现在觉得不是很相信,但是,我已经开始申请创业了,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

      兰博基尼的轰鸣声在张雅旁边停下。

      一捧玫瑰花从车上被抱了下来。

      花的芬芳在空气中四溢……

      我的弟弟沈浪?

      张雅静静地看着戴着墨镜的陈飞宇说出莫名其妙的话以后,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到沈浪无缘无故改口叫自己姐姐。

      这一刹那……

      她突然懂了。

      她又看了一眼陈飞宇。

      沈浪估计是找过陈飞宇了,甚至极有可能又编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故事……

      这人真是……

      就不能把这种才华放在正经事情上吗?

      想着想着……

      不知怎的,张雅嘴角咧开一个弧度。

      陈飞宇看呆了,心脏开始加速跳动。

      这一瞬间,曾经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陈大少终归是碰到了克星。

      沦陷了。

      ……………………………………

      燕京大剧院是一个高档场所。

      能进去听交响乐,并且欣赏的人是有钱有权的上流人士。

      这一波过来,指不定还能碰到合适的投资商。

      这是一个不错的平台。

      检票以后,沈浪穿进了灯光柔和的大厅,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就契科儿忘情指挥的海报。

      沈浪恶补了一下契科儿的资料,是俄罗斯一位非常著名的音乐家、指挥家、钢琴演奏艺术家……

      沈浪实际上对艺术不是很懂,就算让他认真听优美的交响乐他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很多东西都需要先天的天赋和后天的培养,沈浪这么一个连吉他都弹不会的人,实在是滥竽充数中的滥竽充数。

      不过……

      这场演奏会很牛逼就是了。

      进入会场,找到位置以后,沈浪老老实实地学着其他人坐了下来,目光打量了一下旁边的位置。

      张雅提供的位置很不错,就在周晓溪的旁边。

      等会周晓溪过来的时候,我应该怎么跟她说第一句话,第一句话又该说什么呢?

      怎么才能让自己在她心中留一个好印象?

      自我介绍的时候,自己应该怎么介绍?

      诸多问题在沈浪脑海中一遍一遍地回荡着,同时每一个场景都在沈浪心中推演着,想到了许许多多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以及自己应该怎么应对的方法……

      嗯,每一个问题在沈浪看来都是值得重视的。

      他不允许自己犯这类低级的事情中出错。

      毕竟,人与人之间的第一印象非常重要,直接影响到了以后的发展……

      剧院里观众们一一开始入座了。

      舞台上诸如大提琴,小提琴,钢琴之类的乐器也一一地摆在了相应的位置,旁边来来往往忙碌的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最后一轮的调试。

      很遗憾。

      沈浪并没有看到周晓溪的影子,旁边的位置空荡得让人莫名有些慌。

      又过了一会以后,随着一阵掌声响起的时候,舞台上的灯光打在了走道上。

      沈浪看到走道上一个穿着燕尾服的被簇拥着的俄罗斯中年人对着所有人摆了摆手,露着绅士般笑容一步步走向舞台,而身后的那些演奏家们也陆续入座。

      沈浪看了看手中演奏单。

      第一首曲子是这个世界很有名的《伏尔加河畔》,也是俄罗斯名曲之一……

      沈浪专门在网上听过很多版本。

      好听!

      除了好听以外,让沈浪再说一些形容词的话,沈浪就很词穷。

      他的艺术修养就是这尿性,完全一坑爹门外汉,一些初中生都比他牛逼得多。

      毕竟,他的《艺术学概论》特么还挂着科呢。

      做人要认清楚自己的现状。

      反正沈浪觉得自己在周晓溪面前大谈艺术,聊修养装逼绝对是不可能的。

      咳,咳……

      契科儿并没有让所有人等太久,当他慢慢站在高台上,感受了一下气氛以后,就对着所有人鞠了一躬……

      随后,如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在音乐声徐徐涌入所有人的脑海中的时候,沈浪又看了看旁边的空位置。

      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突然涌现出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念头!

      周晓溪压根就不来或者是有事来不了?

      卧槽!

      自己这一千多块的票钱该不会白投资了吧!

      这……

      一向来很冷静的沈浪突然就不淡定了。

      再等等!

      时间过得很快,这首《伏尔加河畔》就这么结束了……

      沈浪又下意识地瞥了瞥旁边,然后又瞥了瞥走道旁边的入口处……

      除了几个工作人员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打了个哈欠以外,其他空荡荡的,没人进来的迹象。

      第二首《B大调第一交响曲》开始了,沈浪盯着舞台,表情开始变得无比凝重……

      心中数不清的念头在这一刻尽数交杂在一起。

      前期铺垫了这么多努力,如果真白费了的话,那就损失惨重啊!

      大概过了半小时以后。

      第二首曲子也结束了。

      所有人起身上厕所,或者有一帮人干脆朝后台走去,希望能跟契科儿合照或者和同伴聊一些兴奋的事情。

      但是沈浪却呆呆地盯着空荡荡的舞台。

      宛如木头。

      他眉头皱得很深,许许多多的可能性一股脑儿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他似乎已经预感到今天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的努力要白费了!

      《B大调第一交响曲》是今天的第二首交响曲,接下来还有最后一首。

      最后一首交响曲只有十分钟不到……

      而周围的位置却是依旧空荡荡的!

      “怎么会这样!”

      或许是沈浪心中数不清的念头实在是太过于杂乱了,沈浪最终没忍住

      他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

      随后脑子想着各种各样的补救方案。

      “你也感觉到了什么不对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旁边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

      “什么?”

      “我从刚开始就一直观察你,从进来的时候,你就一直老老实实地坐着,一直听着这首《B大调》,看得出来,你应该很喜欢交响乐,不过,自从你听到《B大调》的中间部分开始就一直皱着眉头,而且整个人看起来越皱越深,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不安,然后又在四处张望,完全没有刚才那里认真的模样了……实际上,我也看过这里的所有人,我也发现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中间部分的一个音节出问题……”

      沈浪的旁边一个戴着帽子口罩的女孩微微转过头看着沈浪。

      “额……”

      “嗯,实际上如果我没有认真听的话,我也会忽略那个音节,就在中间,DO那一段里,有一个音偏了……或许是所有人都觉得像契科儿这么厉害的演奏家,不可能在这样的演奏场合里出错,又或许是这些人都是过来附庸风雅的,不是真正懂的?”女孩自言自语地回头,突然有些感慨。

      “我也不懂,我实际上我连附庸风雅都算不上,我压根就不……”

      “我们去纠正这个错误吧!”

      “啊?”

      少女仿佛完全没有听到沈浪的话一般,突然认真地说出了这句话,并且非常严肃地点点头。

      等到舞台上的演奏家们陆续到场,准备演奏的时候,突然沈浪感觉自己身边人影一闪。

      随后……

      “这是一场失败的演奏会!”

      “我们都听到了失败!听到了对音乐的不认真!这是不负责任的!契科儿先生,我需要你的态度!”

      “……”

      毫无任何防备,没有一点准备……

      沈浪被女孩拉了起来。

      然后……

      灯光照在沈浪懵逼的脸上……

      这一刹那……

      万众瞩目!

      我在哪?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