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app导航

      虽然都是用木剑作为武器,但两人的起手式并不相同。

      瓦里安是很正常跨着弓步,将木剑双手握住,与地面呈45度角的剑锋指向萨拉娜的头,像一只蓄势待发的雄狮;萨拉娜则是单手持剑,将剑竖在身前,让剑尖斜指向天空,身躯笔直的站着,左脚不动,右脚后拉半步,脚尖点地,如同一位优雅的贵族。

      这让瓦里安和观战的人们都有些意外,按照萨拉娜自己之前的说法,她一个成天泡在军营里的骑士扈从,掌握的剑术要么是普通士兵或者弓箭手善用的直剑术,要么就是善于用剑的骑士们迎战重甲敌人,或者是用来冲锋陷阵时常用的大剑术。

      但萨拉娜如今摆出来的架势,明显是专精于剑术比斗之道的贵族武士才会有心思研究的细剑术,全然没有身为军人的凶悍,反而像是宫廷中的剑师一般优雅。

      倒是一直在宫廷里练习剑术的瓦里安,跟着常年冲锋陷阵的洛萨习武,如今摆出来的架势也像是一个一往无前的先锋大将,明显是在把木剑当大剑用。

      “萨拉娜,不要手下留情!”

      瓦里安见萨拉娜的架势看起来很花,还以为萨拉娜是顾忌到他的身份,不敢用军队中那种不是敌死就是我亡的搏命打法,便一边绕着萨拉娜走动,一边高声说道:“如果你不出全力,我又怎么能知道我是否有能力在兽人的进攻中保护好自己呢?”

      萨拉娜听懂了瓦里安的意思,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她哪里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啊,她现在使用的细剑术已经是她唯一擅长的剑术了!

      虽然萨拉娜的肉体锻炼没有再像先前接触圣光和奥术时一样受阻,但她也并非十八般武艺都能样样精通的武学奇才,她的天赋基本都点在了猎人,或者说游侠之道上,在剑术这块,她的天赋确实不尽人意。

      艾泽拉斯的剑术主要可以分为三大类,分别是搏杀用的直剑术,破阵用的大剑术和决斗用的细剑术,但萨拉娜只会最后一项,士兵常用的搏杀之道和骑士精通的破阵之法,她都学不来其中神髓。

      前者要敢于直面对手的进攻,不能怕受伤,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手,追求以伤换命,但萨拉娜追求力量的初衷就是在未来的灾难中自保,这种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打法并不适合她。

      后者她更学不来,骑士身边总有无数扈从和亲随保护,自身只需要作为队列的锋矢,用大剑披荆斩棘,所向无前,单对单的时候,也往往身负重甲,攻击大开大合,纯粹是在用自己厚重的防御来无视对手一般的进攻,用源源不断的攻击来逼迫对手失误。

      但萨拉娜一个女孩子,身体就算锻炼的再好,也不可能和同样刻苦训练的男性来比体力和负重,硬要走大开大合的路线,只会把自己累死。

      除非她能用圣光来弥补先天的不足,但这条路已经被封死了。

      决斗用的细剑术她还稍微学的来一些,这种以破招和自保为第一要素,追求完胜对手的剑术和她追求自保的想法比较契合,对于那些试图用直剑以伤换命的对手也能起到较好的克制效果。

      而且,细剑对体力和负重的要求也比较低,适合萨拉娜这样的女性来使用。

      她现在用的细剑术不仅包含了赛奇骑士的教导,还结合了她的蓝星记忆中另一个游戏内的一位女性决斗家的剑术思想,虽然看上去没什么杀伤力,却也不是瓦里安能轻易小瞧的。

      沉默片刻后,萨拉娜便高声回应道:“如果您觉得我在耍花架子,那就直接攻过来吧!”

      瓦里安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被萨拉娜激将,他用忽左忽右的侧步慢慢靠近萨拉娜,目光紧盯着萨拉娜的身体,注意力十分集中,希望能抓住对方的破绽来发起攻击。

      但瓦里安侧步挪动的时候,萨拉娜也在以左脚的脚跟为轴原地旋转,无论他怎样晃点,萨拉娜的动作都一直不变,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渐渐的,瓦里安靠近到了举剑前冲就能砍到萨拉娜的距离,但对方还是平静的单手持剑凝视着他,仿佛感受不到他们之间距离的拉进一般。

      萨拉娜的淡定让瓦里安眉宇一皱,对峙了快半分钟,他现在已经有些忍耐不下去了。

      年轻人的急躁逐渐压过了耐性,他大喝一声,身体猛地前倾,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将木剑挥舞的如同沉重的大剑一般,发出了刺耳的破空声,重重的砍向了萨拉娜的左眼!

      “呀!”

      观战的莱娜看到瓦里安毫不犹豫的挥剑砍向她的女儿,抱着威兰迪胳膊的双手便下意识的用力,口中也发出了一声惊呼,威兰迪看上去倒是没啥表情,可他紧握的双拳也暴露了他内心中泛起的波澜。

      法奥已经举起了权杖,随时准备呼唤圣盾,为即将受伤的人挡下一击,精通剑术的洛萨和卡德加却皱着眉头,他们都觉得瓦里安从最开始就已经输了。

      果然,早有准备的萨拉娜向左一矮身低头,就躲过了瓦里安的剑锋,还把右手往上一抬,直举着的木剑就顺势往他的脖颈处刺了过去。

      瓦里安一惊,重心左偏,用力过老的他来不及收剑防御,只能顺势往左前方一扑,才堪堪躲过了萨拉娜的这一刺。

      在地上打了个滚,有些狼狈的瓦里安转身抬头,试图重新站起时,木质的剑尖却已顶到了他的额前。

      面对眼前的木质剑尖,瓦里安的目光变的有些呆滞,他万万没想到,仅仅一个回合,自己就成了萨拉娜的手下败将。

      回想起先前他让萨拉娜不要“故意放水”的狂言,瓦里安现在只感觉自己的脸涨涨的,有些发肿。

      闪烁的目光越过眼前的木剑,却发现萨拉娜依然是如先前一般,左手背在身后,面色平静如水,一副“剑术宗师”的风范,他便越发的感到羞愧了。

      萨拉娜却不是很意外的收回了剑,看到瓦里安出剑方式的时候,她就已经预见了对方的失败。

      瓦里安会败的这么快,并不是因为她的剑术有多好,只是她们各自熟练的剑术种类不同,而这场比试的种种条件显然都有利于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