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散文>

      王家彦高声道:

      “诸位请安静一下,我是兵部尚书王佳彦,奉太子殿下的令旨负责招兵。

      由于众所周知的情况,现在京城的兵力短,我们迫切的需要重新组建一支军队来打退闯贼。

      不过嘛,我们这一支军队和之前的军队有所不同。因为这一次我们将会装备新式的武器,因为有了新的武器,所以我们新军队将会与以前有很大的不同。

      并且招兵的方式,编队的方法,训练的办法都会有所不同。诸位也见到了,在京城的防御战当中,我们使用特殊的武器将那闯贼赶出城。

      到时我们新成立的军队将会装备同样的武器,那可就真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以本次招兵对兵员的要求也很高。”

      还别说,那么多人,说话要很大声,王家彦扯着嗓子喊了两句,还真是有点生疼。

      但是这个时候他不能矫情,不管怎么样,还得由他来开口。

      “这一只新式的军队待遇好,饷银给的多,伙食也好,各方面可以说比原先要提升很多。

      更主要的是,没有喝兵血的主将,也没有欺负人的上官。

      但是你们不要以为这支新式军队就是一个天堂,我来告诉你们,因为应用新武器,所以对新式军队的要求非常非常高。

      等待你们的训练,那将会是地狱,噩梦般的地狱。训练强度非常大,甚至比你们很多人做苦力的强度都要大。

      因此我要将话说在前面,如果说你们当中有好逸恶劳之人,那么现在就离开,因为你们肯定会受不了。

      不要等到选进去之后,因为吃不了苦再离开,白白占有名额,那个时候可轻饶不了!

      要是等到通过之后,就得给我好好的接受训练,将来好好的杀敌,为我们的亲朋好友报仇!”

      王家彦的这番话,在下边产生了不小的骚动。

      因为谁还没有个朋友过去是当兵的。

      那在原来的军营里面是什么待遇,他们都清楚的很。

      很多人其实都是混混日子,就把军饷给混了。

      但是看现在情况的话,兵部尚书好像并不允许混日子的事情发生。

      而且,真要是用那些看上去威力巨大武器,恐怕真的就像他所说的,训练量绝对小不了。

      有些是来抄便宜的人心里面开始动摇,往后站了站,随时准备离开。

      不过更多的人则是被吊起了好奇心。

      兵部尚书口口声声说着,会和以前的军队有所不同,那么究竟有多少不同?

      他们对将要到来的训练和方法反倒是充满了兴趣。

      果然等了片刻,有人犹豫以后慢慢的退了出去。

      这很正常,王家彦也不以为意。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腔热血的来,那才见了鬼。

      过一会儿之后,见再也没有人退出。

      王家彦喝了一口水,便继续说道。

      “刚才已经给过你们时间,相信那些离开的人都是不诚心来参军。那么反过来说,剩下这些人都是诚心来参加咱们的军队。

      好,现在正式进入选拔环节,首先我要找一些人,你们当中有谁是读书人?有的话举起手来!”

      哗啦啦,下边有不少人举起手来。

      王家彦大概的看了一下,恐怕得有两百人。

      不少啊,比他预料的要好得多。

      看来在家国危难的时候,这些读书人还真是能做到圣人教化所说。

      “好,很好,不愧是读圣贤书长大之人。

      你们走到前面来,到登记处那里直接登记报名。回去将为你们进行特别的安排,因为新式军队会用到新式的兵器,而那些新式的兵器和以前不一样,是需要有一些读书识字之人来操作。

      你们的待遇将会是新兵之中最高,将来也会承担更加多的责任。

      但是有一点,你们要相信自己投笔从戎的决定,绝对是十分正确!”

      将读书人登记造册完毕之后,便开始了,正式的遴选。

      第一步算是基本的面试,面试就比较简单,将那些年老体弱,看上去身体素质比较差的人直接排除在外。

      当然也有一些可能会有比较明显的疾病的人,也会被排除在外。

      毕竟军营那么大,许多人在一起吃喝在一起睡觉,如果有什么难以控制的情况,可能会引发大规模的感染。

      苏炳忠看着手里边的流程表,他数了数面前站满的人。

      “好了,你们这一队人数已经够了,五十人去那边,那里有人等着你们!”

      为首的人听见,便按照他的指示,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而在苏炳忠所说的那个方向,同样是从国子监出来的孙文成,正在这里负责下一项工作。

      他需要负责的则是新兵的考核。

      今天是第一步的考核,只有一项内容。

      那就是长跑。

      孙文成站在板凳上喊道:

      “你们都听着,这里是考核的第一项,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跑,不能停下来,不可以走。

      我这里会竖一个沙漏,在沙漏漏完之前能够坚持下来的,便算是通过此次考试,如果坚持不下来的你们就直接回去,也不需要我多说什么。

      没有好的体力,想要去追击敌人的时候都追击不上。或者说需要撤退的时候,跑都跑不过敌人,那肯定不行!”

      孙文成说话十分有意思,引得队伍当中的人轰然大笑。

      “你们就笑吧,现在有现在可以随便笑,等会儿哭爹喊娘的时候,想起来现在高兴的样子,也能心情好一些!”

      人们还不信了,不就是跑,人生两条腿,谁还不会跑。

      还哭爹喊娘,怎么着还能把人累成那样?

      总之对于孙文成的话,大家都不相信。

      他们认为那是因为孙文成是个书生,没有扶鸡之力,所以才这样说。

      目前来当兵的人,哪一个不是身强力壮,经过了初步的筛选,至少也是说的过去的类型。

      无论是谁看上去都要比孙文成要健壮上许多。

      可是等到真的跑起来之后,他们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

      说好了仅仅是跑,那他娘的为什么要每个人背个东西?

      而且那背的东西还不轻,初步掂量一番,得有二十斤!

      天杀的,兵部的人也太狠了,让人背着二十斤东西跑来跑去,那还不累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