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b色欲网

      灵虚老人坐在灵虚山山顶仰望着天空,天空蓝蓝的,没有一颗星星。

      他已经大致猜到了山下可能出现的几种结果,那响彻整个归一门的巨响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那隐居在奇人村的老人该出手了吧。

      希望不要出现最坏的情况。

      灵虚老人心道……

      ……

      奇人境界的全力战斗到底是怎样?

      奇人村的村民们算是真正感悟到了几千年前那所谓的真正的战场的激烈程度的万分之一。

      天一门长老们对着归一门的守山大阵不断攻击,归一门的长老们则对着天一门长老们的攻击攻击,两门的内门弟子的各种攻击在两门长老的攻击下就像是挠痒痒一样。

      奇人!与众不同!

      如果分魂境界对上固气境界是基本的碾压的话,那么奇人对上凝心以下境界也差不多是这个感觉。

      天上对地上?

      大炮打蚊子?

      那可以碾压无数奇人的大成境界的人交手岂不是真的要天崩地裂?

      还有那比大成境界更高的境界?

      人真的能够强到这种程度吗?

      这种程度的强者还能称得上人吗?

      仙?神?

      没有人有个定义,没人知道那比大成境界更高的人离开凡世之后会是什么样。

      因为他们不曾回来过,连传说都不曾有过。

      ……

      ……

      ……

      长老们对攻的冲击波,远远的波及到围观的群众,如果围观群众们来的时候是拥挤,现在则是踩踏了。或许来的孩子不多,或许有着无数天才,但是到了生死关头,能真正豁出性命,在人潮中拼死救人一命的有多少呢?

      这次可没有人帮助这些无助的人,规范哪里是安全范围,归一门的外门弟子都门内呢,天一门,天一门没有来外门弟子。

      村民中也有着能阻挡冲击的人存在,但是数量不多,村民太多了,他们聚在一起,如果真的有一道攻击飞了过来,那么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连存在过的痕迹都找不到。

      这些民间的高手们自知自己无法停下这疯狂的战斗,只能做好准备,随时帮村民们阻拦下那不一定什么时候会漏出的攻击。

      能力越大,责任……

      这根本不是什么责任,就当自己头脑发热了吧。毕竟根本没有人求着自己保护他们,就当自己只是打算留下来看一看这传说中的奇人大战吧。

      没错,自己只是观战的,之所以跳出来阻挡攻击,只是因为那个角度看起来比较清晰,那奔来的攻击只是偶然,自己只是顺便阻挡一下罢了……

      ……

      ……

      ……

      阵法破了,归一门千年不曾被破掉的守山大阵被用攻击互冲的方式破掉了,没有奸细,没有背叛。只是被破掉了,那么接下来天一门会怎么做呢?如果他们真的踏进归一门的山门,自己是攻击还是不攻击呢?

      双方在归一门的守山大阵破掉那一刻,都停下了手,只有一些被忽视的攻击,击毁了一些归一门门内的树木,几块山石。

      不动一草一木?此刻已经成了笑话。

      两位门主也在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归一门门主考虑着放人进去找人。

      天一门门主考虑着如何在不伤人、不受伤的情况下进去找人。

      两人心虑一致,却又都无法将心中所想说出来。

      “门主,让他们去找人吧,外门弟子全部先出山门,其他的再说吧。”洛公子站在归一门门主身后,大声提议道。

      但是所有归一门门人都有着些许无法接受,那我们费这么大劲守着守山大阵做什么?现在人破了阵就这么放人进去?

      一众归一门长老不说话,他们清楚如果真的放任这些天一门长老进入,一旦起了争执,外门弟子们根本不是对手,而我们还能打得过吗?

      归一门门主听见有人提议,而且还这么大声,想法还和自己一致,那便应了吧。只是苦了小洛了,以后他真的还能继承下任门主的位置吗,即使众长老能接受他,那些归一门的弟子又会怎样认为他呢?无论今日结果如何,以后的大比都不会更好了。哪怕他们打败了天一门,又有多少人会信服一个遇敌投降的门主呢?

      如果有办法,他真想将这顶帽子扣在自己脑袋上;如果可以,他真的会早一步退让,自己先一步提出让天一门进门找人。

      但是,没但是了……

      “可。”归一门门主眼中凝泪,往往像一个老小孩的他,仿佛真的变成了一个被抢走糖打算哭的小孩。

      “不行!”一树道人和归一门门主同时喊出声,还有几个知道白翎底细的长老也出了声。

      白翎是个废体,没有境界,归一门几千弟子,如果真有人将白翎隐藏在人群中,他们根本无法分辨。

      归一门众人怒了,他们对洛公子的些许埋怨瞬间转化成天一门的愤怒,你们难道只是来捣乱的?那个白翎只是个借口?你们欺人太甚!

      瞬间归一门众人功法一个个引动,真气吸引,似乎空气都变得稀薄了。

      留手吗?真的有必要吗?就为了这些各种找着法骂归一门的家伙?就为了这些打算来捣乱的家伙?他们值得自己留手吗?

      双方各自气息涌动,威压混掺在一起,虽然没有见血,但是有些人杀心已经起了……

      ……

      如果白翎在这里,她可能会又一次回到那无比抑郁的时日。

      如果白翎在这里,她真的能解决这里各种乱七八糟的纠纷吗?

      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天一门的人会信,归一门的人会信吗?

      是自己的偶像又如何?

      偶像能说凭借或美貌,或才学,或财富,或任何能吸引人的东西给这么多人做老婆吗?

      偶像能当馒头吃吗?

      ……

      又或者偶像能以一己之力,碾压这么多奇人和天才吗?

      偶像或许不可以,但有人可以。

      一股威压瞬间按倒所有归一门的长老和弟子,连归一门门主都不得不弯了腰。

      大成境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