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野朝阳母手机在线看

      几乎所有人都无心晚自习了,学校干脆让高三的同学自由活动,别太出格就行。

      现在考生至上,一切让路,连最严厉的老师面对最淘气的学生,都是无比的和蔼慈祥。

      高三宿舍楼。

      东边是女寝,西边是男寝,中间隔着一条过道和铁栅栏。

      五层楼相对,见证了无数摸黑牵手的小情侣,和每晚隔楼搭话的热闹光景。

      韩试在铺上躺了一会儿,被楼下异常的动静给惊动了,杜俊伟已经迫不及待地趴到了阳台上往下望。

      有男生在楼前的草坪上唱歌。

      不是向谁表白,而是当文艺青年。

      两边的宿舍阳台,都趴着不少人,叽叽喳喳。

      鬼知道是早有准备还是找哪个老师借来的,男生竟然还拿着个扩音器。

      扩音器的音效跟小喇叭差不多,音质格外感人,杜俊伟跑出来时,他都唱到第二首了。

      听了好几句,杜俊伟才反应过来,还是唱的韩试的歌,《少年锦时》。

      杜俊伟近视,没戴眼镜看不清楚路灯下那男生的样子,就问旁边同样趴着看热闹的哥们:“这谁呀?”

      “宋振路。”

      宋振路是学生会的文艺部长,杜俊伟自然知道他,又好奇道:“他怎么跑楼下唱歌去了?”

      “说是就要高考了,希望大家加油,同时珍惜同学友谊。”被问的哥们啧啧道,“大概就这么个意思,他倒是说了好多。”

      “我刚听到声响时,还以为他要跟对楼的哪个女生告白呢。”另一个男生接口道,“结果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

      “想出风头跑对面楼下不更好吗?”杜俊伟撇撇嘴,转头发现韩试就站在边上。

      “你就让他这么糟蹋你的歌?”杜俊伟眼珠子一转。

      韩试皱眉,平心而论宋振路唱的还行,在劣质扩音器的效果下,也没怎么跑调。

      杜俊伟也不知道是看人家不顺眼,还是纯粹没事挑事找乐子。

      几人聊天的功夫,两边宿舍都有不少人跟着宋振路轻哼或者合唱了起来,声势越来越大。

      韩试的歌在附中一中,基本所有人耳熟能详了,哪怕有些人并不喜欢。

      宿管阿姨出来张望了一下,也没管,干脆站在栅栏边听起歌来了。

      一首歌还没结束,好多老师也赶过来了,生怕学生里出什么乱子。

      考生不堪重负,高考前突然崩溃的事并不罕见,他们比任何人都牵肠挂肚。

      这关口出点岔子,社会舆论的唾沫都能把人淹死。

      老师们赶到后,见秩序并没乱,不约而同先松了口气,都静静地等待合唱结束。

      宋振路唱完,两边都有不少掌声和起哄的,有个老师过去说了些什么,宋振路点点头,就准备说几句回宿舍。

      马上十点,快到学校的休息时间了。

      这时杜俊伟突然嗷地来了一嗓子:“韩试唱一个!”

      韩试差点吓了一跳,刚瞪了他一眼,发现两边都已经鼓噪起来,在安静的校园里,简直震天响。

      赶鸭子上架了。

      回房间里拿出了吉他下楼,韩试还看到始作俑者杜俊伟,和旁边的几人都在笑。

      高中就要结束了。

      韩试恍恍惚惚,与班里的同学相处还不错,校园生活体验挺好。

      纯洁无忧的同学友谊,是个很美好的东西。

      所以唱个歌他并不排斥和恼火,就是这样仓促,却未免不美。

      见到韩试拿着吉他出现在草坪,两边的尖叫起哄更加热烈了。

      韩试调了下吉他,宋振路就在旁边举着扩音器,很多人包括老师,都拿出了手机开始录视频。

      一会儿居然两边宿舍的灯光也给关了,黑漆漆的一片只能听到两旁都是细碎的议论声。

      唯有路灯下的韩试,像舞台中心的歌者。

      “唱首新歌吧,《同桌的你》。”韩试道,“希望大家偶尔回想起今天,心底会有刹那的温柔。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韩试说了句自己都不信的鬼话,所有人却因为是新歌而再次欢呼起来。

      《同桌的你》在前世被用到烂大街了,但毋庸置疑,说到校园歌曲,它是当之无愧的经典。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桌的你】

      歌声一起,周遭渐渐彻底安静了,随着韩试清浅的唱着,三年的高中情景历历在目,本就多愁善感的年纪,大部分人都被勾动了愁肠,沉默无言。

      【谁取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简单的吉他旋律,浅白的歌词,从头至尾的平淡从容,毫不炽烈却暗藏着心底的暗涌,校园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变得动人起来。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这一句唱到了很多人的心里。

      大家不由看了看身边的小伙伴,不久前还一起斗地主呢,过些日子指不定就跑哪旮旯去当农民了。

      并没有人痛哭失声,感动得眼泪哗哗。

      只有淡淡的怅惘,此时年轻的他们还没多少怀念的感慨,只有一层自己也整不清楚的伤感。

      并且少数人还不以为然,因为现在的通讯和交通都如此发达,随时都能视频,想聚会了天南海北也就一两天甚至几小时就能飞到。

      他们不知道的是,心里的距离并不是这些方法能拉近的,而且正是太方便了,大家都懒得跑,人情味反而大都会越来越会变淡薄。

      网上联机再痛快,会有网吧五连坐一样爽?

      电话打得再勤快,有缩在被窝里上下铺关灯扯犊子来得妙不可言?

      或许多年以后再听到这首歌,他们才明白其中的韵味所在。

      那些沉在心底的种种总会偶然涌上心头,模糊了的面孔开始重新清晰,陌生了的声音再次熟悉,久远的青春记忆才会被唤醒。

      也可能到时大家记得的,或许只是这场别开生面的演唱会。

      那个昏黄的路灯下,抱着吉他唱歌,帅得耀眼的韩试同学。

      他上半身穿着睡衣,下面是条灰色短裤,脚上一双白色人字拖。

      这造型让人想忘都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