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污吃奶情头

      莲嬷嬷见宅子都整好了, 便去问了主子:“太太,按说,咱们刚搬来这里, 得和邻居们打声招呼。明儿是腊八, 不如明儿做了腊八粥再给邻居送去,顺便打声招呼?”

      杨海燕认同莲嬷嬷的主意:“你看着安排。”身边有个帮手是不一样, 莲嬷嬷这种二品官员家出来的嬷嬷,是范婶等再努力都没办法比的。杨海燕虽然一开始对范婶颇为信任一些,是相处下来,她也发还是莲嬷嬷适合管院子。不知不觉,对她看重了几分。

      莲嬷嬷听主子同意她的话,心里也高兴:“是,那奴婢和范婶商量一下, 明儿腊八粥煮一些,左邻右舍的要送,之前的几位百夫长也要送。”所谓奴婢,不是什都遵照主子的话,等主子来吩咐的, 这样的奴婢没有出息。所谓奴婢, 听主子的话、效忠主子的同时, 还得为主子出主意。

      杨海燕头:“你看着办行。”

      因为明天是腊八,所以今日的乔迁之喜秦家没有大肆的庆祝了,干脆放到明天。秦放下值回来之,看见守门的是私卫之一黄虎子。

      黄虎子上前, 接过秦放手中的马缰:“大回来了。”

      秦放:“回来了。”说着,往里面走。

      秦放面是昆狮,昆狮自己牵着马, 和黄虎子一起去了马棚。马棚里除了马之外,还养着羊和驴。

      不管羊、马还是驴,都是洪叔负责的,不得不说,洪叔以前是猎户,对于这些动物的了解,比别了很。

      洪叔在也不闲着,白天空的时候,叫上中一名私卫一起去捡柴火。是赶着驴车去的,驴车运柴火,所以需要陪同,不然驴车停着没看着,也不放心。以前有洪婶一起陪着,是在这日子,洪婶带着孩子不方便了。洪叔自己也明白,所有的下里,洪婶因为要照顾孩子,所以活是最轻松的,所以做活,不能辜负了主家的好心。

      也因此,自从洪叔到了之,秦家从来没有缺过柴火,两只羊也杨的肥肥的。

      昆狮:“洪叔,在这里呢,可以吃饭了。”

      洪叔刚伺候好驴,今天搬家,驴车拉了好几趟,也挺辛苦的,所以要好好安慰它。见到昆狮和黄虎子拉着马儿过来,道:“昆队长和黄护卫来了,我马上好了。昆队长,你的马儿要刷吗?”

      昆狮:“不,你刷大的马儿吧,我刷自己的。”看爱护自己的马了,非得亲自动手。

      黄虎子打趣:“队长把马儿当似的。”

      昆狮:“去去去,说的你过似的。”

      黄虎子:“我咋没有过?我在老家呢,过了年过来。”也是服军役来这边的,不过兵没有月例,因为服军役是义务。在成了大的私卫,每个月还有月例,吃住都是这里的,当然高兴了,也问了太太,太太说可以把家里的媳『妇』带来,给老家去信了。

      杨海燕当然不反对,毕竟这些已婚的私卫如果没有意外,跟着秦放一辈子,难道让们和自己家分开?

      而且,秦放目前的月例是八两银子,养家和养这些私卫也够了。四名私卫三百文一个月月例,而昆狮这个队长五百文一个月,加起来一两七百文一个月,所以秦放的俸禄还是养的起的。

      至于的下,杨海燕心铺子的收入足够,虽然这段时间了,是开了之,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毛』利润是有的,也不担心。

      甚至她还想过,如果这些私卫的媳『妇』来了,她去县城也开一家铺子,到时候让范婶去县城管铺子,范婶是死契的,她可以放心,然再派个私卫的媳『妇』去帮忙。当然,心还是范婶负责做,心的做法只范婶和洪婶知道够了。

      至于洪婶,她继续打这边的铺子,忙起来的时候,私卫的媳『妇』可以帮忙。反正私卫不只一个,媳『妇』自然也不只一个娶了。

      ……

      秦放进了正院,看到守院子门的余婶。余婶见了,赶忙行礼:“大来了。”她声音有些轻,因为自卑引起的,不过比刚来的时候好了,至少长肉了。每天早上一碗羊『奶』,可不是白吃的。

      余婶是哪儿都不去,八卦也不聊的。她每天粗使活干好,给杨海燕守门。对她来说,有活干才有安全感。

      杨海燕一听秦放回来了,放下手中的活,她闲着没事,给秦放做几件贴身的衣服,主要是秦放的贴身衣服也不经穿。莲嬷嬷赶忙去给秦放端热水洗脸,待秦放洗了脸,晚饭上了。

      主子这边吃饭,那边下和私卫也吃饭了。

      晚饭是腊肉酸菜面,秦放吃了两大碗,酸菜让胃口大开。

      吃饭的时候,杨海燕问:“相公,明天是腊八了,你们军营里有准备腊八粥吗?”

      秦放一愣:“没有吧,我服军役至今,从来没有吃过腊八粥。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家里都准备。说起来,明年三月份能回家了,到时候有一个月的假期。”

      杨海燕听这说,对秦家也是很好奇,甚至有些期待。毕竟秦『奶』『奶』和秦母给她的印象极好,而且秦放是个孝顺的,虽然不愚孝,是她很希望她和秦母等能友好的相处。“阿爹阿母们见到相公长得这般高大了,肯定高兴。”

      秦放听了,心中也有触感:“我过得好了,是不知道们过的怎样。”

      杨海燕安慰:“等明年假期回去知道了。如果们过的不好,我们把们接来?”这话带着试探,也不知道秦放能不能听得出来。自然,杨海燕是不喜欢和公公婆婆住一起的。并非不孝顺,代姑娘极少愿意和公婆住的。不过把秦家接来她也不反对,可以在镇上买个院子给们住。因为这是秦放作为长子长孙不能拒绝的义务。具怎样,还要等她和秦家相处。

      秦放摇摇头:“不了,们不来的。老家是们的根,离开了自己的根们不习惯。如果可以,以每过两年回去看们一回。至少在爷爷『奶』『奶』还在的时候,阿爹阿母们是不来的。而让爷爷『奶』『奶』一起来,们肯定不愿意。”

      这话杨海燕听明白了,秦放愿意接爷爷『奶』『奶』和自家过来,是没打算把房的接过来。

      这个话题避过,杨海燕不说了:“相公,那明天要给你们十八区的士送腊八粥吗?”

      腊八节有特定的含义,在启国,腊八节是来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的日子。所以每年的腊八节,亲朋好友之间送腊八粥,表示给对方送吉祥。杨海燕作为秦家的长房长媳,如果秦爷爷秦『奶』『奶』、秦父秦母不在了,这在腊八节祭祀祖先的事情要交给她了,不过眼下老秦家的做,还不到她『操』心。

      秦放听杨海燕问起十八区士们,想了想问:“要千余,得花少钱?”

      杨海燕噗嗤一笑。

      秦放有些窘迫:“你别笑。”是认真的啊,如果花的银子,那不给十八区的士准备了,如果在自己能承担的情况下,一年也一次,自然是赞同的。是被媳『妇』这样一笑,有难为情。

      杨海燕算了算,千余个士,米得准备两百斤,一斤米加上配料,再稍微水,一两碗粥不是问题。两百斤米里一百斤大米、一百斤糙米,再加上花生、红豆、绿豆、红枣、桂圆、扁豆。一百斤大米六百文,一百斤糙米四百文,余下的材料准备拿出五百文来买,可以买不少了,所以一两半银子够了。算好之,杨海燕道:“一两碗粥,一共一两半银子。”

      翌日

      天微微亮,范婶和洪叔去县城买了腊八粥要的材料。实家里原先是有材料的,是也只够们那几个吃,如果加上军营千余个士的话,那家里的材料不够。

      等们买了材料回来,厨房里几个大锅开始煮腊八粥了。

      说起来,二进的宅子有独立的厨房,让范婶可以好好的大展身手了,她是相当高兴的。原先,她想要在太太面前得脸,是有了莲嬷嬷在,且莲嬷嬷见识比她,她知道自己比不过。是没有系,她另外找出路。这不,厨房是她的出路啊。她规矩礼仪没有莲嬷嬷好没系,做的饭菜好吃,一样可以在太太面前得脸。再说了,大户家的厨房也是交给太太的心腹管的。

      不得不说,范婶的厨艺的确是好的。杨海燕虽然做饭,厨艺也不错,是她的厨艺不错是有水分的,比如材料好,花样。而范婶的厨艺那是真正的本领,像代的大厨,不拘于什菜都做的好吃的那种,这种厨艺是不受食材的限制的。

      中午,军营门。

      一连好几辆驴车朝着军营门过来,看的门的士立刻防备了起来,怕发生什问题。过了一儿,待看清驴车最前面的是洪叔,们又松了一口气,因为们认识洪叔,是秦千户家的下。在冬灾前,每天给秦千夫送饭的。

      千余的腊八粥,光是秦家的驴车肯定放不过,所以杨海燕又在镇上租了驴车,有洪叔带队的腊八粥车队,这样浩浩『荡』『荡』的来了。

      洪叔下了驴车,恭恭敬敬的到士们面前:“各位军爷好,能麻烦叫一声我家大吗?”

      中一个士道:“没问题,这去叫,洪叔稍等下。”

      又一位士好奇的问:“洪叔,这些车队都是你的?”

      洪叔道:“是的,这不,今儿是腊八节,我们家太太给十八区的士送腊八粥来了。”

      旁边的士听到了,顿时羡慕的不得了。

      洪叔又笑道:“几位官爷如果不嫌弃的话,太太也准备了你们的。

      士们顿时高兴道:“不嫌弃不嫌弃,我去拿碗。”

      “把我的碗也拿来。”

      秦放出来了,不仅自己出来,也叫来了十八区的十个百夫长来抬粥。一开始韩臻等百夫长不知道秦放叫们过来做什,看到驴车上一桶桶的粥,我的妈呀,吃腊八粥啊。

      十八区十个百夫长,光是来来回回,抬了好几次的腊八粥,要知道粥占分量和面积,跟之前的心不同,而这大的阵势整个区的都知道了。有士好奇的问,得知是秦千夫家的太太给们送腊八粥了,一个个感动极了。

      很快,熬军知道了这件事,心道,这秦放家的媳『妇』真做。不过……熬军也厚着脸皮来混腊八粥了。熬军一来,得了消息的军也来凑热闹了。

      杨海燕既然来送腊八粥了,那里面的料自然不是差的,红枣、桂圆金贵的料放的少,是花生、红豆、绿豆,这等稍稍便宜的,料可是足足的。

      等士们两碗腊八粥下腹,虽然没有吃饱,是大家也足够满足了。

      家属房

      杨海燕让范婶等给吕嫂子、杨大花等十户百夫长家都送了腊八粥,又给熬军下面的九户千夫家里都送了腊八粥,范婶等送粥的时候,也收回了一堆的礼,当中也有腊八粥的。

      到了十八区的下值之,杨百夫、吕百夫等回到家,把今日十八区的事情同家里的说了一番。

      吕嫂子感叹:“海燕是个聪明,以前住隔壁的时候,也一贯做的,家里的两个伙子每天喝着她给的羊『奶』,是连我也喝了不少,这羊『奶』还真养。”

      吕百夫看着自家媳『妇』喝羊『奶』喝的气『色』好了不少,笑道:“给你吃,你说好话,那我们不得欠了家。”

      吕嫂子瞪了一眼:“瞧你说的,海燕可是说了,羊『奶』这一个时辰不喝完,没有营养了,要倒了,这不,倒了浪费,给大家一起喝了。如果是她拿来做生意的,我哪儿占便宜啊?你可不知道,她不仅自己喝,她家的下也喝,所以我不客气了。”

      吕百夫看得出,自家媳『妇』对秦放家的印象很好。

      这样的话题不只一家在说,是杨百夫家的也在说。杨百夫太太道:“可不是,家大户家出来的,精明着呢,前儿还给我们送了鸡蛋,虽然是收钱的,家是从乡下收来的,能记着我们也算有心。”

      当然,夸的,也有说闲话:“她做,钱了没处花了。”

      或者的千夫长太太:“这真收买心,这不是叫你们难做嘛?”

      是别的话杨海燕听不到,也不放在心上。算她为自家的男收买心怎了?

      杨海燕以为,腊八粥的事情这样过了,岂料第二天,秦放和昆狮下值回来,两的马背上足足拉了四捆柴,一两捆。

      杨海燕听到范婶说,还特意去看了,等吃饭的时候她问秦放:“怎?你和昆狮去捡柴了?”

      秦放哪有这个时间?道:“是昨天晚上士们下值的时候去捡柴的,加上今天中午士们休息又去捡了些,一凑够了一捆。”

      杨海燕听了真是哭笑不得:“们也太有心了。”

      秦放接着道:“太太,你等着,十八区里堆放了足足千余捆柴,明天让洪叔去拉。”千余,一一捆,千余捆。

      这下杨海燕被吓到了:“这一天一捆,都能烧上三年了。”

      第二天一大早,洪叔去拉柴火了,十捆柴一趟,足足拉了大半个月。这事儿把整个家属房都震动了,有些算计,忍不住算了算,一捆柴十文钱,千余捆柴,如果买的话得要十两银子,这一算,忍不住道:这腊八粥送的合算啊。

      于是,有些千夫长家的太太算计着,等来年碰到什日子,也给自家夫君下面的士们送些吃的,如果再收回来千余捆柴火,转手一卖赚十两银子,这岂不划算?

      不过,们没有这个机了,因为等到过年的时候,杨海燕又打破了们的希望。

      秦家拉了大半个月的柴火,这日子到了十二月二十三了,马上要过年了。

      这天,已经入睡的杨海燕被吵醒了。

      莲嬷嬷一边敲门一边道:“太太,大回来了。”

      杨海燕有些『迷』『迷』糊糊的套上长款棉斗篷去开门,秦放已经进了正院,看见杨海燕站在门口,大步过来:“把你吵醒了?快回被窝里。”

      杨海燕拉了拉衣服,不解的问:“你今儿不是晚上当值吗?这儿应该在军营啊,怎回来了?”

      这事情不是什大秘密,所以秦放直言:“侯府出事了,公子被劫了。”

      秦放不知,的话对杨海燕来说,疑是五雷轰顶,轰的杨海燕脑子嗡嗡的响,她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秦放以为她被吓到了,赶忙道:“别担心,你去歇息儿,我要回县城见世子。世子担心别不尽心,让熬军和我回县城。也许明儿你醒来的时候,我回来了,公子也救回来了。”

      杨海燕忙拉住秦放的手:“谁劫持了公子,是外的蛮子吗?”

      秦放道:“是,蛮子劫持了公子,中途被发了,是被们跑了,在在县城里躲了起来。”

      杨海燕深深的呼吸了一下:“那你快去吧,我在家里等你,你一切心。”

      秦放:“放心。”

      待秦放一走,杨海燕去了书房里,拿出纸笔。

      杨海燕『摸』『摸』自己砰砰砰挑个不停的心口,她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因为越是紧张,她越法思考剧情。她大口大口的喘气,过了一儿,才逐渐冷静下来。原本因为秦放不是剧情中,而的到来,于秦放的事情也改变了,所以她不去想剧情的事情了,是在看来,剧情还是在走。

      按照原来的剧情,千夫长比武选拔是在公子被劫持之,而千夫长比武选拔,不过是让男主韩臻更加光明正大的当上千夫长。而她来了之,千夫长比武选拔都已经结束了,公子被劫持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以至于她以为这件事不发生了。

      可事实上,今天晚上来了个形势大转弯。

      杨海燕开始在纸上记事:公子被劫持被在县城的杨大花发了,那些蛮子躲在县城的一个窝,是杨大花给侯府的提供消息的,所以杨大花才在世子夫面前『露』了脸,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来,公子被偷偷救出来了,那些蛮子中有部分被杀了,有部分逃出了县城。逃出县城之,因为侯府的追杀,们逃到了家属房。实镇上哪户家不好躲?为什们偷偷躲进家属房?因为家属房是军营的地盘,这里最安全。也最让军忌讳。

      们躲进家属房之,有密谋躲在了一户有儿子的百夫家,们百夫的儿子威胁那名百夫家,不能暴『露』们的消息。

      很是不巧,这户家在杨大花家的隔壁,所以又被杨大花发了,杨大花把中的端倪告诉了韩臻,韩臻带包围了这个院子,此时,那名百夫正打算送这些带离开,并且把永州军营的布阵图告诉了们。『性』都有弱,有些的弱是自己的孩子。

      韩臻等原本暗中包围们,也想救出孩子的,可是们发那名百夫打算带离开时,不得不动作。们一身,场一片凌『乱』,那名百夫一家被杀,当然,那些也被抓了。

      几经审问才知道,们之所以行动,来抓公子,有两个原因。

      第一:永和侯不在永州。永和侯耿直私,如果在,们公子威胁未必有,而不在,世子当权,世子身为公子的亲生父亲,和永和侯自然不同。而永和侯之所以不在,是因为新皇登基,招了回去,且年国家改年号。永和侯手中有五万兵马,新皇自然要拉拢,又或者。

      第二:新皇登基永州出事,这对新皇来说是一个打击,说不定新皇一怒之下,拿永和侯一家问罪。到时候派新的领来,未必有永和侯这样的硬骨头,永州说不定被打下。

      是的,新皇在年前登基的。说起来,杨府落难、婢改奴籍为良民再许配给士、嬷嬷带着皇子逃走和新皇登基都有一系列的系。

      四年前,新皇还是先皇最宠爱的皇子,当时为元王。元乃首也,所以宫乃至朝廷,一致的认为元王是皇上中意的太子选,且皇上也没有隐藏这个想法。而为了皇位之争,支持皇子的派系自然想要毁了元王。可皇上对元王非常的信任,地方的算计又被元王一一避过,而是,们计划了一个更加歹毒的阴谋,而这个阴谋,跟元王妃有。有一次,元王和元王妃进宫,元王妃被算计和皇上发生了系,成了皇上的。

      父子之间的信任和感情,直接被毁。

      皇上虽然疼爱元王,元王也知道这是一场阴谋。是,没有任何一个男能忍受自己心爱的被睡了,尤这个还是爹。对皇上而言,睡过的,自然不能让儿子再睡,这是帝皇的权威。再者,哪怕这件事元王妃没有错,在皇上的眼中,她也不够资格当元王的王妃了。

      于是,元王妃病逝,皇上的院了一个不起眼的妃嫔,没过久,皇上以莫须有的罪名,把这位妃嫔打入了冷宫。

      而元王虽然表面上不曾表出来,是背地里,经常偷偷去冷宫,两本相爱,又被实折磨,情难自禁之下,双双没有控制好。了几次,在冷宫的元王妃便有了孩子,因为元王的保护,元王妃的事情并没有暴『露』出来。

      在皇上这边,觉得自己愧对这个儿子,所以又给指了一门有力的亲家。元王大婚的事情自然传到冷宫,原本陷于情爱的元王妃在知道元王大婚,整个都清醒了过来,此对元王避而不见,想断了系。

      也因此,加快了元王夺嫡的决心。觉得只有自己成了皇帝,那心爱的才能重新回到的身边。

      四年,也是今年,夺嫡大战开始。羽翼丰满的元王成为最大的胜利者,支持皇子的杨府落败。然而在元王夺嫡激烈,宫里宫外一片厮杀的时候,元王妃让心腹嬷嬷趁『乱』带着那个孩子逃出了皇宫,等孩子逃出去之,她『自杀』了。

      元王妃心中有打算,如果元王失败,成功,她在冷宫生下孩子的事情暴『露』,到时候头落地都是轻的。如果元王成功,算自己的孩子不死,可这身份实在尴尬。她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一辈子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毁了她一生的地方。她想让儿子生活在外面自由的天地里,凭借嬷嬷的仔细,和自己让嬷嬷带出去的钱财,哪怕儿子当个地主都是可以的。

      嬷嬷带着孩子的确逃走了,她逃出来之,把孩子安顿好,又回了皇宫,然以太妃去世、皇宫遣散宫的原因,堂而皇之的出宫了,接着她又带着孩子来到了永州,永和侯的地盘。而新皇怎都没有想到,那个孩子在一个被皇宫遣散的宫身边,最又在成为了军的韩臻身边。

      之嬷嬷带着那个皇子,在韩臻的千夫宅子里过着日子。直至韩臻功劳越来越,一家去了京城,嬷嬷意间被新皇认了出来。

      知道那位皇子还活着,新皇开始为打算了,先安排了一个合的身份。在民间找了十几年前未婚先孕的姑娘,而那姑娘因为未婚先孕,所以沉河了。没有知道姑娘沉河的事情,所以于孩子的出身,旁也从查起。而至于那位姑娘的家,早被新皇安排好离开那边了。所以,朝廷那边派系的想查那位皇子的污都查不到。

      而且在别眼中,皇子生母和新皇的事情,不过是一桩风流韵事。皇子的生母虽死了,是被新皇追封为妃嫔,和妃嫔生的皇子并没有区别。

      皇子和孩子不同,皇子不存在私生子,私生子是对皇上侮辱,所以只有嫡皇子和庶皇子。而放到寻常家,家主和外面生的孩子,是连庶子都不如的。

      那位皇子成了庶皇子,可身有韩臻、有永和侯府,再有皇上的宠爱。从夺嫡中走过来的新皇,并不是那种耳根子软的皇上,杀伐果断,立心爱生的儿子为太子,不允许有任何反驳。

      杨海燕回想剧情的大概走向,深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她被吓不是因为那位嬷嬷和皇子,知道了这等宫廷秘史,只要她不说,不有杀生的危险。她害怕是因为杨大花。虽然不知道劫持公子的不逃来家属房,如果躲到家属房,又躲到杨大花家隔壁,那……“莲嬷嬷……莲嬷嬷……”杨海燕慌张的跑了出去。

      “太太?”莲嬷嬷在外面候着,主子在书房里,她自然不去睡觉。待她看见杨海燕的神情有些慌张,忙心的上前扶住她,“太太,您这是怎了?方才息片刻做噩梦了?”杨海燕在书房内清剧情也有好一儿了,莲嬷嬷以为她歇息了,这儿慌张是因为做噩梦了。

      杨海燕摇摇头:“莲嬷嬷,大方才的话你也听到了,因为公子的事情,怕是县城里心惶惶的。我担心蛮子逃出县城来到咱们镇上,你快去韩百夫家,带上两名私卫一起,把大花姐接来。”虽然剧情的改变她问心愧,她也不想杨大花出意外。抛开剧情不说,她们也算得上朋友。

      莲嬷嬷:“是,您别担心,奴婢马上去。”

      莲嬷嬷虽然去接杨大花了,是杨海燕并不安心。她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好不容易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她接着看到莲嬷嬷和杨大花回来了,才松了一口气。

      杨大花也看到了杨海燕,叫了声:“海燕……”

      杨海燕稳了稳心神:“大花姐,我担心外面不安全,所以叫把你接来了,你没被吓到吧?”

      杨大花还一脸的不解:“没有啊,这是怎回事啊?方才莲嬷嬷来叫我,说县城里出了事情,你担心我这边的情况叫我过来。”

      因为杨大花不知道公子的事情,所以杨海燕也没有说,蛮子混进县城的事情在县城里肯定不是秘密了,秦放深夜被叫去,自然是要搜县城的,所以这件事告诉杨大花也妨,于是她道:“有蛮子混进县城了,我家相公被叫去县城商量事情了,我担心蛮子浑水『摸』鱼逃出来,万一逃到我们家属房这边,你一个孕『妇』极不安全,所以便让莲嬷嬷过去把你叫来了。”

      杨大花一听,也吓了一出冷汗:“那县城那边怎样了?”

      杨海燕拍拍她的手:“我也不知道,估计得到明天才知道了,大花姐,你怀着孩子不宜过度劳累,你先去歇息吧。”再说,她也没有心思跟杨大花说过的话,她想知道那位公子怎样了,也想知道蛮子不逃到这里。

      杨大花也没有说,头:“那我去了。”

      莲嬷嬷带着杨大花去了西厢房,院子里除了守门的余婶之外,只剩下杨海燕一个了。她回了房内,却也没有心思在睡觉,坐在被窝里等着秦放回来,想第一时间知道情况。

      县城,永和侯府。

      永和侯世子:“老熬、秦放,蛮子抓了儿,我要回军营坐镇,以防蛮子利在突袭,那群混蛋是趁父亲不在才搞出这个下三滥的事情,明面上我侯府的侍卫已经在全县城搜查了,私下里交给你们了,双管齐下。”

      熬军、秦放:“是。”

      熬军:“世子,何不派几个?”

      世子摇头:“了军营那边也容易军心不稳,之所以选秦放,是因为秦放晚上当值,这儿不在军营也事,在别看来,肯定在外面巡逻。”

      秦放:“世子放心,属下一定尽全力寻找公子。”

      世子紧邹眉头:“那拜托你们了。”

      熬军、秦放:“是。”

      世子和们商量之,马上回了军营,县城的大门了,半夜里谁也出不去,进不来。是到了明天呢?还能继续着吗?算明天能,那天呢?再天呢?

      要知道整个县城的城门了,这事情非同可。

      只是,县城说大不大,说也不,要找蛮子的藏身之处何尝容易?

      熬军有些气急败坏了:“这马上天亮了,公子还没找到,万一公子出了事情……”

      秦放蹙眉,过了一儿,道:“军,属下有个计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