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梦天师

      一个人心里藏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在宣泄时,就会越发悲愤。

      赵三两的后背,胸膛,胳膊上,也不知挨了多少下,有时他老婆毫无章法的拳头,会攻在他的脸颊上,赵三两也只是沉默的忍受着,既然选择出来卖,就必须一卖到底。

      “为什么?”

      周念卿打着打着,那双倔强的寒星渐渐冒起雾气。

      却还是故作坚强的咬着牙关,而在心底发出撕心揭底的呐喊。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

      为什么她做了这么多,偏偏得不到预期的结果!?

      为什么她卑贱的等待着,那个男人还是没有回来!?

      为什么开往幸福的列车,却在中途无情的将她抛下,让她与路上行走的现任老公遇上!?

      这无数问题,全化成拳头的力道,一拳一拳砸在赵三两身上,内心的不甘和痛苦,就像荒野的野草般烧完一茬又冒出一茬,没完没了的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撕裂她所有的骄傲。

      她的要求不高。

      只需劳累时有人关心,生气时有人哄她,偶尔包容一下她的坏脾气。

      可终究没有遇到这样的男人。

      击完手上的一拳,周念卿眼中的泪珠,顺着脸颊慢慢流了下来,转身走到床边抽起一张面纸擦干眼泪,背着她老公,平静道“一共二十五拳,你欠我的五百块不用还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猛”

      赵三两看着胳膊上擦伤,赞道“就像身上携带狂犬病毒的小泰迪一样,威猛的不得了”

      “是不是还想挨揍?”

      刚发泄完的周念卿,忽然转身冷冷望着她老公。

      “那你继续啊!”

      赵三两嘚瑟一笑,道“只要给钱,我无所谓”

      接着赵三两就注意到他老婆眼中蓄有晶莹的泪花,不由鄙视道“打我还能把自己痛哭,你是我见过最没出息的女人”

      “与你无关”

      “当然与我无关,你的眼泪只为你前夫而流”

      赵三两讥笑一声,然后微微认真,道“其实我不想劝你什么,但还是想告诉你一句话,人生的故事很简单,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怕发生的全都会发生,归根结底无非就是失去,获得,释怀,成长,最终完结”

      周念卿听完,若有所思看着赵三两。

      那双清泠的眸子,与赵三两眼神在空中交汇,没有暧昧涟漪荡漾,更没有情愫发生,仅仅是相互对视一眼,周念卿张开嘴唇,问了一个让赵三两呆立当场的问题,“那你呢?”。

      简简单单的反问。

      仿佛意味着她知道些什么。

      赵三两脸色一时间有些明暗交替,嘴巴微动,像要回答,最后轻声道“我与你不同”。

      这一声。

      仿佛耗尽了赵三两身上的力气。

      以致他原本嬉笑的表情,瞬间呈现出一种道不清的落幕。

      这世上的人,总会遇到几场突如其来的遽雨。

      有的人提起备了伞,所以能够尽情的欣赏大雨洗涤都市的美景。

      有的人躲避不及,会被淋成落汤鸡,身体差的,会被淋的大病一场,甚至会留下后遗症。

      而赵三两便在这场毫无征兆的雨后,留下了难于愈合的后遗症。

      “你这种人还会难过,真奇了怪”

      周念卿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之后没再与她老公谈论感情的问题。

      她其实想问。

      但话到嘴边,终究还是没再问出口。

      因为她明白,以两人现在目前的关系,问及隐私,确实不合时宜,而且就算她问了,她老公也不一定会回答。

      何况两人刚闹过离婚,能不能过到底还是个未知数,又何必落了下乘,伸手将謩謩拉到怀里,道“今晚謩謩和我睡,你愿意睡地上就继续睡,不愿意就睡另一边,不过你被子放过地上,已经脏了,所以如果选择睡在床上,明天早上起来,主动把床上被单拆下来放洗衣机”

      “明白”

      赵三两立马将被子扔在床上。

      与他老婆一人一床被子,各自躺在床上,手撑着下巴,赵三两眯着眼睛盯着正在熟睡的謩謩。

      这姑娘睡眠质量真好,刚才闹这么大动静,都没醒,赵三两记得他二十岁左右时总觉得觉不够睡,等到三十岁同样还是起床困难户,可睡了一定时间,身体就会腰酸背痛,逼着自己起来活动。

      所以男人到了某一个年龄段,就像入了江湖一样,真真切切感到很多事的身不由己。

      凝视了一会,赵三两情不自禁将熟睡的謩謩抱在自己怀里,动作轻柔的将一缕搭在小脸上的细发撩到耳边,低头在红扑扑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周念卿看着她老公如暖阳般柔和的动作,心里产生无法言喻的酸楚和道不清的暖意。

      她身边有很多离异的女人,也有很多离异后带孩子重新组建家庭。

      但孩子往往得不到另一半的认同,除不管不问,有的孩子调皮一下,甚至引来一顿毒打。

      这种情况看起来很少,实则很多。

      而她老公却对謩謩视同己出,这一点很难得。

      有那么一瞬间,周念卿产生一种如果前夫不回来,就与她现在老公同度余生的念头,他或许不优秀,没有上进心,但确实是个好人,偏过脑袋,周念卿道“明天我给你一千,这次不需要还”

      赵三两抬头朝他老婆白皙的后颈看了一眼,认真道“我做人是有原则的,从不占人便宜,算你股份,如果生意赔了,我继续让你打”

      这一晚的夜很深,很长。

      没有焦虑,也没有担惊受怕,周念卿睡的格外香。

      等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进房间时,她才迷迷糊糊张开眼,惺忪的眼眸顿时就看到面前深邃的五官。

      随即发现自己昨晚睡着后,脑袋不知不觉枕在了她老公的胳膊上,謩謩像一只小猫咪般窝在两人中间。

      而她老公身上的被子已经掉到床下,一家三口正躺在一床被子里。

      发现这一点,周念卿脸色微微不自然,悄悄抬起脑袋朝旁边移动。

      “啊”

      正在睡梦中的赵三两,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不好意思”

      周念卿迅速从她老公手指上抬起来脑袋,歉意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