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四库

      张区长开完会回到分局,公子岭市公安局的同志正好到了。

      按惯例由谌局负责接待,他则连晚饭都顾不上吃,就回办公室听宋书记汇报调查结果。

      不听汇报还好,听了更生气。

      不敢想相信聂广俊作为一个老党员老民警,竟然因为城东派出所被兄弟单位看了两次笑话,就不想再搭理韩昕,以至于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宋书记干咳了一声,接着道:“他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已经意识到错了,金志勇和黎杜旺也作了深刻检讨。但通过这件事暴露出不少问题,我认为应该引起重视。”

      张区长低声问:“什么问题?”

      “首先,可能由于我们陵海吸毒人员很少,毒品案件也少,包括城东派出所在内的许多基层所队,虽然都想侦办毒案,但事实上对打击毒品犯罪的重要性没有足够认识。”

      “有道理,如果他们脑子里紧绷着禁毒这根弦,绝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其次,我们在涉毒案件的侦办上缺乏有效机制,刑警大队没发挥出统筹作用,以至于发现疑似吸毒人员,禁毒中队民警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辖区派出所,而不是重案中队或城区中队。”

      宋书记点上支烟,继续道:“刑警大队在队伍建设上也存在问题,比如韩昕既是老兵也是新警,既然是新警为什么不帮他找个师傅。毕竟他对业务熟悉,不等于对新的工作环境熟悉。”

      张区长觉得这话说在点子上,沉吟道:“发现线索居然提供给治安大队,连兄弟中队的战友都不认识,可见他对新单位有多陌生,如果有个师傅就不会发生这些事。”

      “大队内部的管理也有问题。”

      “老宋,这个你可能错怪黄骁和余锦泽了。禁毒中队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禁毒工作比较繁杂,人员又少,过去这些年没真正侦办过毒案,突然开始参与甚至负责全区的毒品案件侦办,难免顾此失彼。”

      张区长沉思了片刻,又说道:“不过你说的也对,在毒品案件侦办上,是需要建立一个新的机制。回头让老谌去刑警大队调研下,争取尽快拿出一套新机制。”

      “那聂广俊呢?”

      “回来的路上,赵局给我打了个电话,说长州市局领导委托他向我们表示感谢,说我们分局提供的线索,在缉捕傅丽蓉的行动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宋书记惊问道:“张区长,你是说傅丽蓉已经落网了?”

      “落网了,半个小时前落网的。”

      “这么快!”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只知道这个傅丽蓉是一个很关键的嫌疑人。”

      “想想也正常,如果不关键不重要,长州市监察委也不会安排一个委员亲自出马。”

      “不说这些了,还是说说聂广俊的事吧,以他的工作态度和他犯的错误,给个记过都是轻的!”

      张区长敲敲桌子,随即话锋一转:“可市局刚表扬了我们,不能在这个时候自己打自己的脸。你回头安排个时间,对他进行诫勉谈话。指出其存在问题,分清是非责任,督促整改,帮助他汲取教训。”

      “金志勇和黎杜旺呢?”

      “约谈吧,一对一约谈!”

      正说着,本应该在接待公子岭市同行的谌局竟去而复返,敲门走了进来。

      作为公安局长最担心的就是被刑侦副局长火急火燎地找,心里咯噔了一下,以为发生了什么恶性案件。

      谌局不知道吓了局长一跳,连招呼都顾不上打就汇报道:“张区长,宋书记,十分钟前,城南派出所和禁毒中队又发现一个逃犯。

      黄骁一接到汇报就给我打电话,请示从重案中队抽调三个民警,连夜去山城参与抓捕。”

      “逃犯在山城,他们是怎么发现的?”

      “是啊老谌,逃犯不在我们辖区,我们怎么抓?”

      张区长一脸茫然。

      宋书记觉得有些荒唐。

      谌局连忙点开微信,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禁毒中队这段时间正联合各派出所,对全区的戒吸人员进行突击抽检,在抽检中发现一个叫潘劲松的男子,在社区戒毒期间吸毒。”

      张区长反应过来:“这个我知道,他们是不是顺藤摸瓜发现了新线索?”

      “是,刚发现的。”

      “说具体点。”

      “城南派出所的汪宗义等同志,在山城盯贩卖毒品给潘劲松的嫌疑人林丽红时,发现了几个跟林丽红一起在足疗店干的女子,就悄悄拍了几张照片发给了韩昕。”

      谌局把手机放到张区长面前,指着照片道:“韩昕一眼就看出这个女的是吸毒人员,立即向张宇航汇报,请示让情报中队帮着查查。没想到前天刚比对出杀人犯的小范,很快就比对出这个女人的身份。”

      范子瑜那个小伙子很不错,看来可以重点培养……

      张区长暗暗记下了范子瑜的名字,看着手机里问:“这个女的是逃犯?”

      “还不是一般的逃犯。”

      “怎么个不一般?”

      谌局拿起手机,翻到黄骁刚转发来的资料:“这个叫杨朝梅的女子,因涉嫌贩毒被三个地方的法院判过刑,但每次都通过怀孕或哺乳逃避法律制裁。

      最后一次,也就是去年七月,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然后呢?”

      “她当时怀孕,只能监外执行,千方县司法局依法对她实行社区矫正。千方县检察院监所科的检察官,去年十二月六号去司法局集中点名。发现杨朝梅没按时按规定报到,连手机都关机了,无法联系。”

      谌局顿了顿,继续道:“鉴于她之前就有过多次违反社区矫正管理规定的行为,千方县检察院督促司法局向他们省监狱管理局提出收监执行建议,并在第一时间给千方县公安局发出检察建议,督促网上追逃。”

      通过不断怀孕逃避法律制裁,对身体的伤害有多大……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吸毒成瘾,为筹集毒资甚至不惜贩毒,她已经没灵魂了,已经不把自己当人了。

      张区长轻叹口气,感同身受地说:“遇上这么个逃犯,千方县公安局、检察院和司法局一定很头疼。”

      谌局才不会管千里之外的同行头不头疼,意味深长地说:“但对我们而言她就是逃犯,事实上她本来就是逃犯,并且与我们正在侦办的毒案有关联。”

      宋书记笑问道:“老谌,你是说安排民警去山城把她抓回来,然后移交给千方县公安局?”

      “抓逃犯是我们的工作,至于她现在是不是怀有身孕,是不是处于哺乳期,这些都不重要。反正抓获之后要移交,与我们分局没任何关系。”

      三天抓两个逃犯,并提供线索协助兄弟市局抓获了另一个通缉犯,这就是连战连捷!

      张区长虽然很同情大西南的同行,因为抓获移交给他们之后,这个女逃犯十有八九又会逃,到时候他们又要上网追逃,但到手的成绩不能不要。

      “对,只要是逃犯就要抓,赶紧安排吧!”

      “张区长,有个情况差点忘了汇报,这个逃犯是我们的民警山城同行一起发现的,远程参与侦办的韩昕认出了她是吸毒人员,山城同行暂时没认出。

      虽然杨千里已经给正在山城前线的民警下了封口令,但很难说山城同行会不会看出她是吸毒人员并查清其逃犯身份,所以我们的动作要快。”

      “那就让增援的民警坐飞机过去。”

      “行,我这就去安排。”

      谌局前脚刚走,宋书记便感叹道:“张区长,这个韩昕可以啊,2.12案的线索是他发现的,非法入境的缅甸女人是他认出来的,抓捕王宝城他参与了。

      傅丽蓉的线索是他发现的,刚才说的这个杨朝梅,也是他先认出是吸毒人员,情报中队的小范才查实其逃犯身份的。”

      提到韩昕,张区长不禁笑道:“如果不可以,他能被程疯子惦记上?”

      “警官培训中心的程文明也知道韩昕!”

      “程疯子不但知道,还想帮任大傻挖我们的墙角。”

      “这个墙角可不能让他们挖。”

      “这你大可放心,山高皇帝远,县官不如现管,他们的靠山再硬,在我这儿也不好使!”

      “韩打击”确实不太可能管这些事。

      事实上对当年跟他一起从良庄出来的那些老部下,实在算不上有多关照。

      比如程疯子,警衔虽高却无官无职,而且他能穿上白衬衫是豁出命换来的。

      又比如任大傻,只是崇港分局的禁毒大队长,到现在依然是副科级。

      职务最高的好像就是思岗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燕,并且她那个正科级副局长是在良庄那个犄角旮旯熬了十几年才做上的。

      看来跟领导关系太近太好也不一定是好事,尤其遇到“韩打击”那种“六亲不认”的领导,想升职都比别人难……

      宋书记暗暗感慨,想想又好奇地问:“张区长,那你是从哪儿把韩昕挖过来的?”

      “他不是我挖来的,是市政法委副书记关远程和市局禁毒支队肖云波硬塞给我的。刚开始我还不想要,结果竟然拣了个宝。”

      “关书记和肖支塞给我们的,这么说韩昕来头不小!”

      “这事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样。”

      “张区长,我不太明白……”

      “他跟肖云波没任何私人关系,跟关书记也没什么关系。关书记和肖云波之所以帮这个忙,我之所以接收他,主要是考虑到他在部队立过功,而且他是陵海人。”

      宋书记还是不明白,低声道:“要说立功,那在部队立功的人多啦。”

      张区长停住脚步,意味深长地说:“他立的功跟别人不太一样,你可以理解为战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