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小兔高纯度h文

      联盟和火箭队之间的争斗不是如今的介佑所能插手的,因此只是简单地猜测了一下之后,他便不再思考这个问题,而是继续顶着头上的青绵鸟朝家的方向前进。

      但是很快,一段奇怪的对话就从介佑左边的小巷子中传来。

      “我说了多少次了,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腕~”

      “求饶也没有用!身为一只格斗系精灵,竟然连一只小小的小山猪都打不过,我要你有什么用!?”

      “腕~”

      “如果那只小山猪是道馆馆主的精灵的话,你输了还算情有可原,但对方只是一个道馆学徒的精灵!你连道馆学徒的小山猪都打不过,你不是废物是什么!?”

      “腕~”

      “行了,你也别跟着我了,从现在开始,你再也不是我的精灵了。之前在你身上投入的资源就当我打了水漂好了,我也不要你陪。咱们就此别过,今生都不要再相见了!”

      “腕……”

      这时,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我早就说了,这只腕力没有任何的培育价值,你非不听,硬是要收服。这下好了吧,浪费了大量的资源,结果它却连一个道馆学徒的小山猪都打不过,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我们镇这一届的训练家中,似乎只有你还没拿到卡吉镇的冰冻徽章吧?哈哈哈!”

      “你别得意!我只是一时大意,被这只腕力欺骗了罢了!只要我再收服新的精灵,很快就能获得冰冻徽章的!”

      对话的声音越来越近,很快,两个年纪和介佑差不多大小的少年便从那个小巷中走出。

      在看到介佑之后,两人下意识地顿了顿脚步,不过很快,他们就绕过了介佑,朝着卡吉镇上的精灵中心走去。

      “这是……抛弃精灵的戏码吗?”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介佑摸着自己的下巴暗道。

      在这个世界,训练家抛弃精灵是非常常见的事情。毕竟培育一只精灵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如果觉得这只精灵实在扶不起来,自己在它身上投入的资源得不到回报的话,大部分的训练家都会选择将其抛弃。

      而且联盟还不好插手这种事情,毕竟抛弃者大可以打着“还它自由”的旗号去抛弃精灵,你联盟管的再宽,总不能不让我“做好事”,放生精灵吧?

      这种事情联盟都管不了,更别说是介佑了。因此只是驻足了一会儿,介佑便准备离开这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满脸沮丧的腕力从介佑身前的小巷子中走出。在看了一眼之前那两个少年离开的方向之后,它便继续低下头,耷拉着双手,朝卡吉镇外走去。

      “这只腕力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

      看着腕力离去的背影,介佑微微皱眉。

      他总觉得这只腕力的身上缺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介佑本不想管这种事情,但是他却有预感,如果自己不跟上去的话,可能会因为错过什么,而遗憾终生。

      看了看天色,此时距离天黑还有几个小时。介佑咬了咬牙,最终决定跟上去。

      为了不被腕力发现自己在跟踪它,介佑只能远远地吊在后面。

      腕力前进的速度很慢,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它走进了研体山。又过了半个小时,腕力来到了一个悬崖边。

      看着腕力站在悬崖上张开双手,似乎准备从悬崖上跳下去,介佑再也忍不住了,当即开口道:

      “值得么!?”

      “腕?”

      听到介佑的声音,腕力一脸好奇地转过身,看着这个和自己之前主人年龄差不多大的少年。

      “为了那样的废物而结束自己的生命,值得么?格斗系精灵打不过冰系,这不是精灵的问题,而是训练家的问题!只不过是他没有脸承认自己过于废物,因此才将责任推到你的身上罢了。”

      虽然介佑不想插手这种事情,但是眼睁睁看着一个智慧生物在自己的面前了结生命,他还是做不到的,因此便开口疏导道:

      “这个世界如此的美好,为了那种人结束自己的生命根本就不值。你将来一定能够遇到更好的训练家,获得更好的成长的。到了那个时候,你再折回去啪啪打那个家伙的脸,不是更有成就感吗?莫欺腕力弱啊!”

      “腕?”

      腕力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人类,歪了歪脑袋。

      这个人类在说什么啊?什么了结生命不了结生命的。自己只是心情不好,来这边放松一下吹吹风罢了,结果他就突然跳出来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然而腕力的这个举动在介佑的眼里,却成了对方无法理解自己的言语,当即继续说道:

      “你要相信自己,真正废物的不是你,而是那个训练家。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跟我来。不就是道馆学徒么?我来指挥你将他的小山猪击败!要知道,同样的精灵,在不同训练家的指挥下,发挥出的实力也是不一样的!”

      说实话,介佑也非常看不上这只腕力,为了一点小事就寻死觅活的,能有什么前途?

      但是看不上是一回事,眼睁睁看着对方去死又是另外一回事。介佑毕竟是成长在现代社会的普通人,见到有人要自杀,第一反应就是去制止。

      至于制止之后的事情……介佑表示等事情结束之后,你爱去哪去哪,只要别赖上我就行了。

      “腕!”

      之前介佑说的那一堆大道理腕力完全听不懂,但是后面说的带它去打道馆它还是听明白了的。

      事实上它也觉得自己刚刚的那个训练家实在是过于废物,即便是自己单挑那个学徒的小山猪,都不至于打成那样。

      本来依靠自己以往积累的战斗经验,即便打不过小山猪,也至少能输的体面一些。结果就是因为训练家瞎指挥,最终成了完败。

      刚刚腕力之所以跑到悬崖上吹风,就是为自己当初眼瞎跟了这么个废物主人而难受,结果却没想到介佑突然出现,还要带自己回去找场子。

      问:有人要带自己回去找场子怎么办?

      答:当然是跟着回去淦它娘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