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app短视频怎么样

      余枫在村子里四处寻找匪人的踪迹,往着满目疮痍的南河村,他的心中怒火愈来愈强烈。终于在商队的驻点寻得那帮匪人。

      余枫赶到之时,他们正在那里清点着搜刮来的财物。而那正在清点的人竟然是方才一同与贼人撤退的汪大春。

      余枫怒火中烧,这个汪大春,村子被这群土匪搞成这么模样,他还恬着个脸帮着仇人数钱。他大声质问道:“汪大春,你还是人吗,你个畜生难道不知这群土匪在干嘛吗,你还在帮他们卖命,不感到耻辱了吗?”

      汪大春转过脸来,看着一脸怒火的余枫笑道:“耻辱,不,不,不。我可一点也不觉的耻辱。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

      “为啥他们能这么快的找到这里,还这么轻而易举的找到你姐和你娘,他们抓娘和你姐可不就是逼迫你交出那个东西吗?哈...哈...哈,毕竟是个十四岁的孩子,真是幼稚,真是可笑啊!”汪大春笑的面色都扭曲起来。

      而一旁的二爷也放声大笑起来,又对着汪大春笑道:“大春,这就是那个偷仙石的小子?”

      “二爷,这个就是那个偷仙石的小子,他和商队的副队长张铎一起去的青田县参加仙矿队伍,还和我告过假,绝对错不了。”汪大春一脸自信的对着二爷回道。

      “好,好,好,等找到那东西,大大有赏。”得到孔爷和汪大春双重保证的二爷连喊三声好,高兴的拍了拍汪大春的肩膀。

      余枫明白了,为什么村子一遇袭,反而集结村子最年轻壮力商队在第一时间沦陷,为什么这群土匪这么熟悉村子,原来全都是这个畜生与这帮土匪里应外合。

      想到心兰姐差点被土匪污辱,想到干娘为了不说他的下落而被杀害,想到张铎被打的遍体鳞伤,想到南河村死去的那些无辜村民,他气的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那些情绪化为一声怒吼:“啊......我要杀了你。”余枫就像一头猛兽一样扑向了汪大春,就要取他性命。

      只见二爷一挥手,众匪便抽出刀来瞬间将余枫重重包围起来,汪大春看到发狂不已的余枫,更加猖狂的发笑。

      “哈...哈..哈,小子,知道为什么吗?哈...哈...哈,要怪就怪你娘那个骚狐狸,成天摆出一副清高的样子,背地里确和张铎厮混起来。我哪里比不上张铎了,那里?”汪大春露出一脸的狰狞,大笑道。

      “现在怎么样,柳惠,张铎,还有你这个野杂种,全都给我去死吧!全都给我去死吧!”汪大春癫狂的咆哮道。

      余枫一边与众匪交手,一边回道:“你哪里都比不上张大哥。小肚鸡肠,阴险狡诈,卑鄙无耻的小人又怎么配得上我娘,你个禽兽,残渣。就算一万个汪大春也比不上不畏强权,奋死抵抗的张大哥一人。”

      汪大春被余枫话彻底的激怒了,他癫狂的向着众匪咆哮道:“杀了他,杀了这个野杂种。”

      二爷见众匪久攻未下,又一挥手。背后又跑出一群匪人,瞬间加入战局。

      有了这批匪人的加入,余枫倍感压力,他运气体内全部的内力灌注到双拳之上,他快速的穿梭在人群中,不断的挥舞着他的铁拳,拳拳到肉,每一拳的打出必定解决一个土匪。

      余枫虽然已经是后天武者层级,但这帮土匪不是街边小混混,一个个都是身经百战,加上人数众多,身上也多出了几道伤口。毕竟暗刀冷箭防不胜防。此等局面哪怕是先天武者也不敢说在这人海战术中做到全身而退。

      余枫丝毫不顾受伤,继续挥舞着那双铁拳,随着时间流逝,战局渐渐倾斜。一个个土匪被充斥烈阳经内力的拳头送去归西,看着一个个倒下的兄弟,二爷渐渐坐不住了,三爷面色更是凝重,他自知方才的情形如若他是余枫,恐怕早就归西了。

      三爷连忙向着二爷说道:“二哥,不能等了,我等需速速出手,快速解决这个硬茬。”

      二爷点了点头,一拍身下的座椅与三爷一同飞射而去嘴中喊道:“都退下!”

      众匪渐渐退去,二爷三爷落下地上时瞬间就向余枫发动猛烈的攻势。余枫慌乱接下,三人瞬间战做一团。

      三人交手三多余回合后,一旁的汪大春咬牙切齿的说道:“这群土匪真是废物,一个小屁孩都对付不了。”他脸色隐隐浮现不安,但眼睛死盯这战局。

      余枫吃力的与二位土匪头子交着手,越打越落入下风,他心里想着这样下去迟早被耗光内力,最终死在次地。想着还没有手刃汪大春,还没有帮干娘报仇。他开始剑走偏锋,不顾对方攻击不要命的出拳,每一拳都攻敌所必救之处。

      二爷,三爷被这突然起来的攻势打乱了阵脚,开始畏手畏脚。

      而就这不要命的打法让余枫隐隐开始占据主动,挥出蕴含内力的一记上勾拳打在三爷脸上,将其腾空击飞。又是腾空而起一脚踢在腹部瞬间提出几米开外。

      而二爷抓住机会一刀砍在了余枫的后背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刀创口。三爷艰难的爬了起来,体内真气被震荡的四处乱窜,猛然喷出一口老血,望着余枫双目冲红。

      余枫乘势又一脚将二爷手中的刀踢飞,那刀脱离二爷的手后深深的插入地下。

      这下二爷三爷彻底怒了,他两行走江湖数十年,对上个十几岁的小子搞成这副模样,二人冲上去便是不顾一切的发动猛烈的攻势,余枫不甘示弱就这样以伤换伤的回击。

      三人均是后天武者,体内都修炼出了内力,这内力不仅提高武者身体素质,还可以将内力随时外赋身体各个部位来攻击,所以体内蕴含内力的武者,抗击打,速度,爆发力都是寻常武者的数倍。

      如若是先天武者,一身内力化为先天真气,而真气对身体机能的增幅是前者的几十倍。真气更是能直接外放,以无形的真气伤人。一名先天武者能轻而易举的击败数十名后天武者。

      而余枫此刻虽然是后天武者,但体内的内力经过那神奇的玲珑扣改造,化为介于内力与真气之间的一种新的形态,虽然这种新的形态远远比不上先天真气,但与后天内力相比却要胜上几筹。这也是余枫在战斗经验,武技不如二爷三爷的情况下仍然与二人战的不相上下。

      余枫腹部受到二爷一记飞踢,瞬间倒飞出去。而三爷被余枫一拳打在胸口,那肋骨断裂的声音提醒着众人这记重拳的威力。

      余枫非常聪明,他没有盲目的乱打一通,而是不顾任何防守的将全部的攻击都灌注在三爷身上,他要先让一人失去战斗力,再全力对战另一人,不然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他身首异处。

      此刻的三爷全身上下不知道承受了多少记重拳,若是简单的外伤凭借他后天武者的身体机能还远远不够伤及根本。但每次随着那拳头打自己的体内的那股霸道内力向发了疯一样在自己体内破坏。

      这让他感觉越来越无力,越来越难调动内力去对敌。就在喘息之时,余枫从地上爬了起来,飞速向他重来,对着他脑门打出重重的一拳。三爷此刻感觉自己的身体沉重无比,他拼了命想要逃离,可那拳头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随着一声惨叫,三爷最终是没能躲过那带着毁灭气息的群头,他带着满脸的惊恐离开了这个世界。

      二爷暴怒的吼道:“小子,老子杀了你。”话语刚落化为一道虚影冲向余枫。二爷拼尽全力的那一拳打在余枫脑袋上,余枫只感觉脑袋剧烈的震荡,意识也变得朦胧起来。

      又接连承受二爷的一连串乱拳。余枫被打的满脸是血,最后摇摇欲坠的倒下。

      躺在地上的余枫意识渐渐的消散。看着天上朦胧的月色,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我要死了吗,这就是我这辈子吗,心兰姐,干娘,小志。对不起,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你们也不会变成这样吧!”

      “呵呵,看来我就是个不详之人,我不配拥有你们......”

      生命在飞逝,二爷的攻击还在如暴雨般落在身体上,但此刻的余枫已经丝毫感受不到疼痛,他终究是没能一挑二。

      凄凉的夜晚突然下起了雨来,一滴滴雨水从天空落下,没过多久就变成了倾盆大雨。

      汪大春放声狂笑,看着死去的余枫,他笑的那般狰狞,那般癫狂。

      桑童家,柳心兰从噩梦醒来,她坐在床上,双手紧抓棉被,面色悲痛,但流赶眼泪的她,只是在无声抽泣。

      她心脏突然传来一阵的揪心感,更强烈的悲痛不由而生。那副模样让桑童母亲看在眼里,只见她拂袖抹泪,黯然神伤。

      而就在二爷踢开余枫躯体的那一刻,一刻赤色珠子腾空而起,放出熊熊烈火,瞬间化为火海将整个商会驻点淹没。一众匪人拼命的想要逃出火海。而那火势就像死神的镰刀一样,没有放过任何一条生命。

      汪大春满身大火,死前还在大声发笑。不知道他临死前在想的是什么,是报复的快感,还是对自己一生的自嘲,让他笑的那般癫狂。

      而就在那火势蔓延到余枫身上时,他胸口的那块玲珑扣飞了出来,腾在空中放出强烈的红光,那红光随着环形的玉璧形成一道漩涡,将那滔天大火全部吸收进去。

      异变又起,那颗炽火珠竟然化为一道虹光向着那玉璧撞了过去,可当那炽火珠就撞到玉璧时,环形漩涡中射出一道红光瞬间将那炽火珠击碎,掉落在地上化为一摊粉末。

      千里之外的一处山洞中,一青衣修士吐出一口鲜血。只见他缓缓睁开眼睛,面色露出一丝挣扎,眨眼又恢复原样,又继续闭上了眼睛。

      吸收完火海的玲珑扣飞到在余枫身体上空,散发出的红光将他的身体一层一层的包裹了起来。

      被那红光包裹住的余枫身体逐渐复苏,生命的迹象也开始显现,脉搏和心脏微弱的跳动起来。那红光继续疯狂的向着余枫体内灌入,但没还持续久那红光就像是断了线了风筝又迅速的收回,玲珑扣也随之从空中掉落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