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后母心高清

      在完成了对脑海里的知识和所见所闻的梳理后。

      层出不穷的想法蔓延出来。

      很容易就形成了对天地所展现的天灾,和自然之力的领悟。

      准备开始将元神对天地之间的感悟给展现在丹田之中。

      用科学来解释修仙就是,从一开始的炼气就是感应气感,到冲刷全身经脉增加强度。

      以此来提升灵气运行速度从而快速的运转大周天,滋养全身骨骼肌肉,增强识海,强化五脏六腑至此后天返先天,成就先天道体达到筑基的目的。

      而修炼这么多年的李信从未被九叔和四目他们碰到过身体。

      所以从未有人能够知道李信是先天道体。

      筑基完成之后,下丹田做为灵气的存储之地,在筑基完成之时灵气已经在下丹田形成一个圆球形灵气漩涡,由于李信修练的是道家正宗内丹法。

      正常情况下是一个龙卷风形状漩涡,而内丹法这类似火影里螺旋丸所呈现的样子。

      凝聚金丹则是一个球形灵气漩涡,液化直至固体球状,而后在金丹表面凝聚先天道纹的过程。

      而后开始在下丹田的金丹里凝聚三魂七魄,初期的三魂七魄是很弱小的需要慢慢孕养,直至魂魄慢慢从金丹里上升至金丹正上方,此时元神就已经开始孕养完毕,成就阴神。

      此时的阴神已经开始可以魂游天外,但是受不了风吹,容易飘散,这就是炼气化神了。

      到了炼气化神之后,行走坐卧之间,哪怕是睡觉也会自动吸收外界灵气。

      而后慢慢孕养魂魄直至灵魂实体后便从阴神成就阳神,这时候的魂魄已经不惧风吹雨打,可以神游天外,阳神也可以更加容易的看见肉眼所看不见的东西。

      成就阳神之后可以利用阳神魂游虚空领悟天地大势,****电闪雷鸣皆是天地大势,这就是练神返虚。

      挥手之间皆可引动天地之力。

      而领悟天地大势之后,将天地大势在金丹之上模拟开来,将下丹田形成一个小天地,这时候元神开始缓缓上升至上丹田,也就是眉心正上方一公分处。

      然后下丹田的金丹开始碎裂开来,整个丹田成就一片混沌浊气,所领悟的天地之势全部融合其中,这就勉强走上了道的基础,又名炼虚合道,也叫地仙。

      天地之势与丹田灵力所融合形成的浊气用来孕养和强化身体。

      使凡体慢慢成就仙体。

      但是仙体还未完全形成,所以只能叫半吊子地仙。

      等到仙体完全酝酿完成之后,就属于地仙也叫地仙圆满,身体的保鲜期限也就增加到了一万零八百年,合一会之数。

      时间如白骥过隙,一年后李信突破到了炼虚合道。

      在李信突破至炼虚合道境界的一瞬间隐隐有被凡人修仙世界赶出去的趋势,天空瞬间乌云密布,隐隐现出一只巨眼,但是巨眼还未凝聚形成就消失不见了。

      这时只见李信识海处的破界刀,刀光闪烁之下,李信突破境界时,山顶上空所展现的异象,瞬间消失无踪。

      这时候识海的异样就被李信所发现,平时李信拿出破界刀时研究观察,看着刀身两边的篆文,形似甲骨文但又不是的样子。

      对照道家所有的符文符箓,李信均不得其解。

      破界刀所展现的破开空间其原理,李信也一无所知。

      神念探寻刀神也只能见到一片混沌,整个刀身的符文被一片灰蒙蒙的迷雾所包裹。

      将破界刀放开后,破界刀自动回到了李信的识海之中。

      怎么研究都看不出来,用意念去看也不行,是不是得从识海里用元神去看呢?李信盘坐在洞府里双手挠着后脑勺。

      神念传音给大白让大白回来。

      不一会和某只不知名的母老虎卿卿我我的大白,带着依依不舍的眼神,离开了麒麟阁,回到了李信的洞府之中。

      “哥~~~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应该学会自己吃饭喝水穿衣穿裤,然后烤肉肉给我恰。”

      “不要屁大点事就喊我回来给你擦屁股,大爷我正和小花谈天说地呢。”

      “疯狂的上着三垒嘞,你一个传音我就急匆匆的回来,你看我对你好不。”

      说吧嘛事?大白一脸我为兄弟两肋插刀的表情。

      李信面无表情头上一脸黑线的看着大白,在那哔哔叨哔哔叨没完没了。

      你这一年来就光和小母虎卿卿我我了?李信一脸黑线的问道。

      “小花算个屁,还有小白还有小青还有·······省略几百字。”

      “大哥我告你哈,当时有只筑基期的大老黑跟我抢小兰,小兰你见过就是那个屁股大然后眼睛大的那只虎。”

      李信闻言我特么哪知道是哪个,老虎不都长得差不多吗,真不知道大白是怎么分辨老虎相貌区别的。

      “好家伙当着我的面抢我母虎,这不是在落本大爷的面子吗,当时我就彪了,我这样在那样,然后这样削它搞的它灰头土脸。”

      “又趁它睡觉不注意用灵竹抹上辣椒面捅他腚眼,然后又这样那样······”

      “吓的它嗷嗷的。”

      大白边说边在李信床前,双爪时不时的挥舞,摆出各种姿势疯狂强调自己言语的真实性。

      好家伙一年时间里大白经历了如此之多的事情,虽然听话没去找修士的麻烦但是偏偏去找灵兽的麻烦了。

      看着大白貌似还要大吹大侃,大有三天三夜说不完的趋势。

      停停停~~~李信双手张开下压示意大白闭嘴。

      让我说句话成不,李信捂着脸说道。

      大哥你说,大白挑了挑眉示意李信。

      “这次找你回来是需要你帮我护法或者你出去就别进来起码6年后吧,你考虑考虑。”

      “瞧大哥你说的,咱是那么不讲义气的虎吗,想当年·····”

      给我闭嘴别在比比叨比比叨了,李信被大白刺激的不耐烦道。

      而后李信摆出一副崽我对你很失望的表情道。

      “我告诉你哈,我这边有重要的事需要开启外边的防御阵法。“

      “到时候防御阵法开启后你就进不来了,你是要在青冥界里好好修炼还是出去浪,但是浪仅限黄枫谷内附近百里。“

      “不可以出太岳山脉,你选一个。“

      李信说完闭目养神了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