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云播搜磁力

      昨晚三个人喝了许多酒,但酩酊大醉的只有刘闻钦。

      在酒精的刺激麻痹下,一向冷酷少言的他,一张嘴在昨晚就没有停过。

      一开始还不断叙述他和李安然以前的事儿,后来说着说着又扯到他父亲的病,再然后就是痛骂老天爷没有给他过一次好运气。

      也不知道刘闻钦是什么时候醉的,反正陈定远和老狗就在一旁不敢多喝,他两要是也醉了的话,最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等刘闻钦不省人事的时候,两人就合力把他背到陈定远家里。

      没敢往他自己家里送,刘叔的病这么严重,要是还看刘闻钦喝得这么醉,还不得操心成什么样!

      给刘闻钦收拾好后,陈定远让老狗也别回去了,毕竟都这么迟了。

      至于家里面会不会担心,三人以前也经常在一起玩儿而夜不归宿。

      只要明早早点儿回去,应当就问题不大。

      第二天。

      估计是昨晚睡得迟的原因,三人都起来得比较迟。

      陈定远醒来后,两人还在呼呼大睡,没有丝毫醒过来的迹象。

      本想像以前一样直接叫醒这两货,但最后还是自己蹑手蹑脚地起床穿衣,轻轻地洗漱好后,就到外面去了。

      提了两屉包子,三杯热豆浆,六个茶叶蛋和三碗热稀饭回来。

      总要给失恋的人一点儿优待,不然他早像以前一样把他们一起叫醒,然后一起出去吃早饭了。

      回去的时候刘闻钦已经醒了,揉着脑袋看起来有点儿难受,而老狗还在大睡!

      陈定远毫不客气地踹了老狗一脚,然后猛地把被子全部拉开,冷得老狗瞬间就打了个激灵爬起来。

      “干啥子干啥子嘛!大冬天的,人家娇弱的身躯怎么受得了嘛!”老狗满脸幽怨又在哪儿作怪。

      “那你继续睡吧,东西也别吃了!”说完陈定远就不再管他。

      他先让刘闻钦喝了一点儿豆浆暖暖胃,然后再把其他的放在他面前,他也坐在旁边一起吃。

      老狗见此,也不在意被冷醒的事儿了,穿好衣服就坐过来抢食。

      吃完早饭,陈定远骑着摩托车送老狗回家,而刘闻钦因为距离比较近的原因就自己走回去。

      路上,老狗把手放进陈定远温暖的口袋里,有点儿担忧地问道,“远哥,你说钦哥会不会就此一蹶不振了呢!”

      陈定远没回头,调笑说道,“哟,我们的体尖居然会使用成语了,可喜可贺啊!”

      老狗不满,“哎呀我跟你说正事得,昨晚钦哥啷个伤心,万一他走不出来啷个办嘛!”

      陈定远也收起了打笑的心思,“放心吧,钦哥昨晚肯给我们交流,说明他心里面已经想透彻了,问题不大!”

      “是不是这个道理哦?”

      “那你还想咋个样嘛?”虽然老狗看不见,但他还是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

      老狗抿了抿嘴没说话。

      很快,两人就到了。

      岁月的台阶铺在路面上,高大的树木投给人们绿色的余光,一股老重庆的味道在这里弥久不散。

      这里的每一处石砖都留得有陈定远的足迹,因为他从小就在这片儿和老狗他们打闹成长。

      踏过石阶上的落叶,陈定远走进了小院,一颗高大粗壮,枝丫虬结的古树静静矗立在小院里。

      再靠近点儿,一股麻辣香味从一旁传来,这味道很熟悉,一闻就知道是尖叫眼睛面店里面传出来的。

      果不其然,陈定远转头一看,就看到了胡子渣啦的大力娇爸爸在下面。

      大力娇爸爸虽然戴着眼镜,但眼神还挺好使,一下就发现了陈定远,拿着一根长长的筷子说道,“小远,过来吃碗面嘛!”

      陈定远笑着摆手道,“叔你忙,我先去老狗家,等会儿过来吃!”

      “要的嘛,等会儿记得过来哈。”说完他就继续去经营他的尖叫眼睛面店了。

      老狗屋子外面挂满了各种腊肉,这些都是屠夫的肉实在卖不完的情况下,不得已才腌制的。

      进了老狗家,一股猪肉味道在里面弥漫,屠夫正坐在板凳上拔猪毛。

      听见开门声,他头也不回,操着粗糙严厉的声音,“龟儿子晓得回来了啊!一天天家也不回,老子真是白养你了!”

      老狗脸色一下就阴沉下来,再不复平常的嘻嘻哈哈,大声回应道,“不要喊我龟儿子!”

      见他两还想说点儿什么,陈定远连忙插嘴,“叔,昨晚老狗是在我哪儿睡的。”

      屠夫这才发现陈定远来了,也暂时按耐住火气,没再和老狗斗嘴。

      陈定远看着这对别样的父子,着实感到有些好笑和无奈。

      虽然老狗和他父亲生活上看着不对付,但这就是他们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

      这样的打打闹闹不仅没有加大两人的隔阂,反而还让两人都流露自己的真性情。

      当然,也可能是他们不会其他的相处方式。

      毕竟屠夫就一个杀猪匠,平日里的气质就是比较渗人的,根本别指望他有什么温柔的一面。

      而老狗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又在外面当扛把子,自然也不会当什么“大孝子”。

      两人一遇到,自然就不能好好说话,但这却无伤大雅。

      但这样的情况在外人看来就有些无法理解,陈定远虽然能理解,但还是不好意思在这里多待。

      他干脆借着大力娇爸爸刚刚叫他吃面的借口,直接就出去了。

      果不其然,陈定远一刚出去,就听到屠夫的大嗓门,“龟儿子给老子把毛给拔了……”

      陈定远也没真去吃面,毕竟刚刚才吃了早饭。

      他也就过去和大力娇爸爸说了几句话,然后帮助端了几碗面给客人,就离开了。

      从始至终他都没看到大嘴咪咪和大力娇三人,估计是因为周末还沉浸在被窝的温度而无法自拔。

      又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却显得分外无聊。

      陈定远想找点儿什么事情来打发时间,但还是一无所获。

      抓着脑袋想了想,却一无所获。突然意识到头发好像挺长了,干脆就去理了个发。

      理完发,随后他骑着摩托车就往网吧赶去。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