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迅雷

      “咦~”

      伊娃瞪大双眼看向郑洋,显然没想到他会在这里。

      郑洋看着这个精致得不像话的女孩儿,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柔和的微笑,招呼道:“伊娃,下午好!”

      “下午好,我记得你,你是郑洋!”伊娃的小脸上也露出甜美的微笑。

      “谢谢你昨天送的鱼,真好吃!”

      郑洋暗想这不科学啊,这里是海港,艾丽玛平时还能让她吃不上鱼?

      对了,薇娅也说鱼好吃,这里边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么?

      自己钓上来的来,郑洋这几天都吃过不少了,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不过既然伊娃喜欢,郑洋自然不会这时候自毁长城,吹嘘道:“我自己在海上钓的,船上还有很多,你喜欢晒干的还是鲜活的?”

      伊娃侧着脑袋想了想,仿佛在回味,最后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笑道:“都喜欢,不过鲜活的更美味!”

      郑洋不得不承认,伊娃的笑容非常有感染力,令人一看到她笑就忍不住跟着微笑。

      “你经常去钓鱼么?”伊娃坐到郑洋对面开启聊天模式。

      “是的,我今天早上还出海钓了两条巨型金枪鱼,每条都一百多斤的!”

      郑洋来了精神,拿出手机打开上午拍的照片给伊娃看。在伊娃的惊叹中,郑洋大吹特吹自己斗鱼的过程,简直比电影大片还精彩的样子。

      不知不觉间,两人坐在了一起。艾丽玛从厨房出来时,就看到他们并肩捧着手机讨论那两条金枪鱼,两人沉浸在对海洋的想象里,郑洋正告诉伊娃金枪鱼不会呼吸的知识,和它们成群捕食沙丁鱼时引起的壮观景象。

      艾丽玛微微一愣,便静静地看着,没有破坏眼前的温馨。她感受得出来,郑洋只是纯粹的喜欢伊娃,这种喜欢更像大人对小孩子的关爱一样,并没有什么龌龊心思。

      郑洋的感应比伊娃灵敏,先发现了艾丽玛在旁边,也在这时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伊娃身边了,于是连忙站了起来坐回自己原来的位置。

      伊娃倒是没有异样的反应,看到艾丽玛,她娇憨的说道:“郑洋你什么时候带我和妈妈出海钓鱼好不好?”

      艾丽玛眉毛轻轻一跳,说道:“伊娃,你太冒昧了!”

      郑洋连忙说道:“没关系的,我喜欢伊娃的天真烂漫!如果礼拜日天气晴朗,你们又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出海玩。”

      伊娃立即满脸期待地看着艾丽玛,生怕她不答应。

      正在这时,薇娅上来告诉艾丽玛她下班了,委婉地谢绝在诊所吃晚饭的邀请,就和几人道别离开。

      “妈妈?”伊娃目送薇娅下楼后,重新看向艾丽玛等待答复。

      艾丽玛眼神柔和下来,答应道:“好吧,后天,如果天气允许,我们去郑洋的船上玩。”

      她没有说出海,打算到时看过情况再说。

      又过了十多分钟,艾丽玛呼喊伊娃进去端菜,晚饭开始了。

      直到这时,郑洋仍没看到男主人现身。

      而面前母女俩那一副自然的神态,让郑洋意识到恐怕她们两人吃饭就是常态。

      大马哈鱼被艾丽玛切块香煎了,郑洋吃了几块,始终察觉不出来有什么不同。

      而伊娃在叽叽喳喳的复述郑洋今天早上钓到两条金枪鱼的事情,同时不忘一个劲地赞叹嘴里的鱼美味。

      看到艾丽玛也是很满意的样子,郑洋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味蕾坏了。

      吃到一半,郑洋实在忍不住了,满脸疑惑的问道:“艾丽玛,这鱼和你们平时买的鱼有什么不同吗?为什么我吃不出来?”

      母女俩同时停止了进食的动作,同样疑惑地看向郑洋。

      “你不觉得你的鱼更加鲜美吗?”

      艾丽玛问。

      伊娃也像小鸡啄米一样猛点小脑袋。

      有吗?

      郑洋又吃了一块,依然就是平常的海鱼味道,他甚至仍忍不住想起幽灵船梦境里的鱼怪那种印象深刻的腐臭……

      对了!

      郑洋的脑海里仿佛有一道闪电劈下,瞬间想到问题所在:

      他就是受那个梦境的影响,心理上对吃鱼一直有阴影。偏偏他又一直强迫自己吃鱼,这导致他的味蕾神经反射给他的其实全是以前印象中吃鱼的味道,或者说他的神经解读出的是记忆中的味道,这是一种自我封闭式的保护机制。

      这是病,神经病!

      那么,自己带来的鱼确实很鲜美?

      按说在这海港上吃到的鱼都是这片海域的产出,怎么也不会有口感上的差别才对,为什么自己钓的鱼就和市场上的鱼存在如此差别?

      好像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自己钓的鱼在灵船的鱼仓里养了几天,灵船能改变鱼的肉质,令它们变得更加鲜美。

      郑洋越想越觉得这就是真相。

      可惜自己得了心理疾病,在治愈之前注定是无福消受这种美味!

      “可能是我吃习惯了,没发觉这种差别!”郑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如此解释。

      吃完了饭,郑洋听伊娃说了一会儿她在学校的事情和见闻,就从诊所道别离开。

      回到船上,郑洋用手机上网查找关于密学会的信息,结果还真的找到了一个密学会的专属论坛。

      只是,这个密学会对外公开的信息却是神秘学爱好者的学会,论坛上的内容也是一些探索诡异地方、尝试神秘仪式和某些诡异传闻,一看就是普通人的捕风捉影和作死分享。

      这个密学会是不是艾丽玛说的那个?

      郑洋想了想,觉得最大的可能性是两者有关联,网上公开的这个,是真正密学会的马甲。知道的人自然知道,不知道的人就当它是普通人业余爱好者捣鼓作死的圈子。

      作为一个资深键盘侠,郑洋立即注册了一个账号,随手取了个昵称叫“爱扮酷的里奇”,头像找了张戴着墨镜的大马猴照片。

      只要用手机在网上留下痕迹,别说注册过账号,即使只是登陆过某个地址,官方追查起来也是一查一个准。所以郑洋也没指望自己的账号有多隐秘,大大方方把里奇拿起来就用。

      只要他不出格,相信也没有人会因此找上门来。

      但是让郑洋没想到的是,他才一注册成功,论坛就给他弹出了灵魂三问:

      “你知道什么是神秘侧吗?”

      “你接触过神秘侧现象吗?”

      “你想了解真正的神秘侧吗?”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