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能源师

      第二十四章不愿意等可以滚了

      “出去!”

      卢象升望着冲进来的杨陆凯,没好气的说道。

      这下有些尴尬了,由于没有吃过辣椒,吃到第一口的时候,他被辣的惊叫出来。

      可是,当卢象升撑过了麻辣之余,顿时感觉到了毛肚的美味。

      爽脆可口,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畅快感。

      杨陆凯发现全旭与卢象升吃着火锅,特别是闻着屋里弥漫着的香味,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

      “走,走,走!”

      杨陆凯带着十几名狱卒这边刚刚出来,迎头与罗世明撞了一个满怀。

      “老罗,你小心点!”

      杨陆凯伸手扶起罗世明,渐渐感觉不对劲了,周围的青壮越聚越多,他们人人拿着斧头和锤子,还有几个人都关门。

      “你们……”

      好在,袁世卿反应更快,就在罗世明准备开口的时候,他上前抱住罗世明,捂住他的嘴,朝着杨陆凯笑了笑:“杨知事,误会,误会,这地方蛇多,老鼠多,我们以为卢大人和东家遇到了老鼠!”

      “是吗?”

      杨陆凯警惕的望着袁世卿。

      “是啊,走走,咱们去吃面!”袁世卿指着旁边远处的大锅,锅里正被几名妇人下着方便面,方便面刺激性的味道,让杨陆凯暂时压下了心中的疑惑。

      外面的动静很大,虽然双方剑拔弩张,最后关键时刻又偃旗息鼓。

      卢象升作为大名知府,可不是刚刚考上进士,初入仕途的雏鸟。

      他非常清楚,这些豪门大户眼中,根本就没有朝廷,只要动了他们的奶酪,他们管你天王老子。

      卢象升望着全旭,一言不发,他犀利如电的目光,盯着全旭有些不舒服。

      “吃饭,吃饭!”

      全旭指着一盘鸭肠道:“卢大人,这麻辣鸭肠,可是绝世美味,您尝尝……”

      卢象升倒没有被麻辣火锅的美味迷惑心智,他的眼睛更加明亮:“全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就是我啊!”全旭揣着明白装糊涂。

      卢象升显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他微微一笑:“那么,我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

      全旭反而被卢象升问住了,他想要什么?

      女人?

      全旭在后世虽然不算有钱,可是女人,对于他而言,还真不是稀缺资源。

      就像上次在红杏吃饭,他不仅仅遇到一次艳遇,同样因为大堂经理给他办理了一张红杏生态园的贵宾金卡,预留了他的手机号。

      结果,他回去之后,微信里莫名奇妙的多了十几个美女的好友申请。

      权力?

      全旭其实并不专权,否则在旭日海洋,他不会把所有的权力放给李思维与洪海洋。

      随着思维的扩展,全旭越想越远,越想越多,他第一次来到这里,遇到三娘,只是单纯的可怜三娘。

      因为他自小失去母亲,而父亲因为工作和生意上的事情,很少对他关心,当然,全旭一直不缺钱。

      他父亲给他的信用卡,透支额度是一百万,不过,全旭自从大学毕业以后,一直自食其力。

      想要向父亲证明自己吗?

      其实并不全是,他只是渴望成为一个正常人,拥有一个健全的家庭,拥有父母的关爱和呵护。

      直到遇到三娘,他的目标渐渐的发生了变化。

      无知,才能无畏,才会更加幸福。

      他因为是上帝视角,知道未来的世界是多么残酷。

      现在已经是崇祯元年的十二月份,距离崇祯二年不到一个月,也就是说,在短短十个月后,后金皇太极就会入关,就会拉开野蛮毁灭文明的序幕。

      在随后的十几年里,后金数度入侵,兵锋所向,血流成河,尸骨如山,赤地千里。

      一座一座城市被焚毁,一座一座的村镇变成废墟。

      李自成,张献忠,老回回,罗汝才,这些草莽,就会登上属于他们的舞台。

      河北、河南、陕西、山东、湖广,大明两京十三省,没有一寸土地是乐地,遍地烽火,杀得血流成河,人命在这样的乱世里比蚁还贱。

      在经过残酷的厮杀后,在天灾鼠疫的帮助下,反贼李自成率领百万大军,终于打进了北京,把延绵近三百年的大明帝国送进了坟墓。

      再然后,满清入关,李自成败亡,野蛮再一次战胜了文明,嘉定三屠,扬州十日,湖广填川。

      半边江山的花草树木,都染上了血腥。这就是明末,一个尸山血海血火交织的年代,一个人命贱如蝼蚁的时代。

      有人说,在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可是,这句话,却是悖论。

      农民何其无辜?他们与世无争,辛苦勤劳,善良,却成为了野心家的棋子,为自己愚蠢买单。

      全旭的思维更加跳跃。

      卢象升望着全旭,只见他的脸上从平静,变得有些紧张,有些惶恐,有些不安,最后,变得有些愤怒,狰狞……

      全旭知道包括三娘,也就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红娘子。

      等她二八年华,她就开始了走街串巷,江湖卖艺的生涯。然后,她再遇到李岩,一见钟情。

      这个敢爱敢恨的女子,舍上了身家性命,走向了造反之路,她巾帼不让须眉,在战场上东拼西杀,最终却含恨而终。

      他知道卢象升,他本是文质彬彬的读书人,皮肤白皙人很瘦,却天生巨力,可以举起青龙偃月刀,上马杀敌。

      他本是户部员外朗,外放大名知府,己巳之变,本与他无关,然而,他却遣散家财,招募了一万兵马,进京协助防卫。

      从此以文转武,统领天雄军,南征北战,为大明这艘破船糊上漏洞,他最终成了卢阎王。

      他手握重权,却痴心不改,督军平叛,宣大抗清,援绝而死。

      全旭虽然没有说出来,至少,他一直在默默的做。

      让洪海洋购买道具作坊,就是想利用后世的科技,打造一批精良的道具,然后送给卢象升,让他可以不必管战场之外的事情。

      再到买粮食,其实就是为了弥补心中的缺憾,为了改变卢象升的命运。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在没有能力改变环境和命运的时候,全旭也只能当一个嘴炮,过过嘴瘾。

      可是,现在他可以自由来回明末和现代两个时空,他的心就慢慢大了起来。

      他并没有想过争霸天下,他只是不想顶着老鼠的尾巴,逢人就磕头下跪,就算挨了打,还要高呼:“主子,打得好!”

      全旭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他望着卢象升,一脸认真的说道:“卢大人,我说我想好好活下去,你相信吗?”

      卢象升微微一愣:“这么简单?”

      “简单吗?”

      全旭笑了起来:“卢大人哎,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眼下这个时代,要想活下去,其实并不容易!”

      卢象升叹了口气道:“天灾终会过去!”

      “天灾其实不可怕,真的!”

      全旭指着屋外,笑道:“我们的老祖宗,给我们打下了这么一大片天下,虽然会遇到干旱少雨,也会遇到洪灾颗粒无收,但是,天下之大,无论再大的灾难,总有地方可以丰收,总会有粮食可以收获,弥补不足。只是,最大的问题还是人祸!就像现在,河南河北遭遇干旱,去年粮食减半,甚至有些地方颗粒无收,而在江南,湖广一带,粮价并不高,一石粮食堪堪七钱银子,然而到了大名府,就变得了二两银子,到了京师,米价甚至高达二两三钱银子!”

      卢象升却笑道:“所以,本官委任你为大名四大粮长之一,兼管粮税,带领百姓,过上好日子!”

      全旭苦笑道:“我的能力有限,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卢象升的从全旭眼中看到了深意:“全公子实在太谦虚!”

      “不是谦虚,而是事实!”

      全旭叹了口气道:“卢大人,我不是读书的料,虽然识几个字,却永远难以中举,就算想有作为,又能有什么作为?可是卢大人,你不一样,你已经是大名知府,完全可以以大名府作为试点,一展胸口才学,全某不才,略有薄财,可以助卢大力绵薄之力!”

      卢象升自然不会轻易相信全旭。

      当然,情谊是时间和真诚培育出来。

      全旭此时已经豁然开朗,为了不留鼠尾巴,为了站着,有了目标,就有了动力。

      他不想冲锋陷阵,可是他有卢阎王啊!

      卢阎王可是东林党派系。

      当然,指望东林党是肯定不行的,历史上东林党也没有救下卢象升,但是,东林党暂时是可以利用的。

      全旭在卢象升耳边低语一阵,卢象升微微一笑,非常满意。

      一个局在全旭手中慢慢铺开。

      大名知府卢象升派出衙役和民夫,以及三百多辆大车,抵达金堤。

      全旭让袁世卿与杨陆凯交割了四千石粮食,其中一千石小麦,三千石大米。至于白面,全旭留着自己吃。

      随着源源不断的粮食运入大名城。

      这下,整个大名城的士绅顿时慌了。

      翌日一大早,全旭难得起得最早,他望着陆续进行收尾工作的佃户。

      开始在院子里锻炼身体。

      全旭不时的望着西北方向。

      三娘好奇的问道:“相公,你在看什么?”

      “看鱼!”

      “鱼?”

      三娘莞尔一笑:“这里怎么可能有鱼!”

      “会有的,鱼要是不上钩,岂不是浪费了我的一把鱼饵!”

      全旭指着远处远远驶来的一辆马车,马车周围还有十几名青衣小帽的家丁拱卫着。

      “那不是鱼儿来了!”

      全旭望着马车缓缓驶来,朝着主屋走去。

      随着活动板房的建立,全氏大院已经变成初具规模。

      一万四千平方的活动板房,包括六十四套九二点九八平方的住宅,二十四套六十平方的两居住宅。

      占地五百六十八平方的集体食堂,还有在靠近树林方向,建立了两排两层小楼。这两排占地将近四千平方的大通厂房,成了全氏大院的木匠工坊和铁匠工坊。

      此时的全氏大院扩充了近十倍的规模,占地一百多亩。

      远远望去,洁白的墙壁,蓝色的屋顶,显得非常壮观。

      马车来到全氏大院的门前。

      只是全旭的大门有点寒酸,连个门楼都没有。

      门口一间白色的小屋里,伸出一颗脑袋:“弄啥?”

      “鄙人陈应,五柳黄家管事,奉家主之命,前来拜见全公子!”

      一名面像仿佛弥勒佛的胖子,艰难的从马车上跳下来。

      胖子在明末可是稀罕动物,比国宝还要少,超过九成半的人都是营养不良。

      一名军大衣眼睛朝天,没好气的道:“等着!”

      陈应摸摸鼻子,再次提醒道:“我是五柳黄家!”

      五柳黄家,代表的则是天启年间建极殿大学士,内阁首辅黄立极,他因为家门前有五颗柳树,就号称五柳黄家。

      当然,黄家在明朝可是累世豪门,黄立极的祖父黄维潘,追赠光禄大夫、左柱国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中极殿大学士。其父黄炳,追赠光禄大夫、左柱国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中极殿大学士。

      他深受天启帝信任,黄立极又与魏忠贤配合不错,权势滔天。虽然崇祯登基,将他罢官去职,可是,黄立极回到大名府,依旧是大名府里最大的大神。

      卢象升在他面前还都不够看的。

      只是非常可惜,全旭没有底蕴。他的这些门人都是流民出身,虽然穿着人模人样,却根本就没有大户人家的眼力劲儿。

      那名军大衣皱起眉头:“什么五柳黄家六柳黄家,愿意等就等,不愿意等可以滚了!”

      “你……”

      陈应感觉自己的脑门子直突突,他的嗓子发甜,顿时醒来过来,差点被这小子气吐血了。

      宰相门下七品官,陈应是黄立极的门人,在大名府可以横着走的,能让他得罪不起的人可不多。

      然而,在全旭门前却吃了憋。

      陈应身边的十几名青衣家丁勃然大怒,纷纷拔刀。

      “吆喝,呵呵……想打架啊!”军大衣朝着大院大喊起来:“都过来,都过来,有人找茬!”

      陈应气得脸上肥肉乱颤。

      PS:日常求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