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做了个app能治

      “咔噔!”

      周正刚一进大门,就看到几张熟悉的面孔都朝着自己看过来。

      “大姐大姐夫,二姐二姐夫,你们都来了。”

      他排行最小,上面有还有两个姐姐,两个姐姐早就已经嫁人成家。

      二姐嫁到易集,大姐嫁到林庄。

      生活不说多富裕吧,算是婆媳融洽,家庭和睦。

      “舅舅!”

      “小舅!”

      没等他们寒暄两句,里屋就传来两声清脆的童声。

      紧随着就跑出来一男一女两个小娃儿,两个娃儿看见周正高兴极了,都张开双手朝他扑过来。

      这是大姐家的崽。

      “哎呦,看看咱家大凤小欢,好像又重了。”周正笑呵呵抱起他们,左右一边一个,“再过两年,舅舅都抱不动你们俩了。”

      大凤的小马尾扫了扫周正的脖颈道:“嘻嘻,舅舅到时候只抱大凤就行了,小欢子是男孩,应该自己走路。”

      小欢不乐意呀,气呼呼道:“你还是姐姐呢,姐姐应该让着弟弟,小舅应该抱我。”

      “你是小男子汉!”

      “你是姐姐!”

      ……

      “停!你们两个捣蛋鬼别说了,舅舅我年纪大了,谁也抱不动了,都下来自己走吧。”

      周正被他们吵的头大,把两人都放下来。

      “看,舅舅生气了,都怪你!”

      “怪你,要不是你说让小舅抱你一个人,小舅才不会生气。”

      “我不管,怪你怪你!”

      两个小家伙你一句我一句跟斗鸡似的,几个大人在旁边也直乐。

      周正笑了笑,在厨房的瓮里舀了瓢凉水出来正牛饮着,就听二姐说话。

      “三子,听你姐夫说你在通市救了个建筑公司的大老板?”

      周正感受到清凉的井水划过喉咙,舒爽笑道:“我就是正好凑上了,没想那么多,就扶了一把。”

      二姐周清脾气直率爽朗,闻言便咂咂嘴道:“啧啧,瞅瞅咱小弟这觉悟,这才叫发扬风格。”

      “呵呵,小弟的心肠一直都很好。”大姐周姳性格脾气则温婉柔顺些,平时说话行事也慢吞吞的。

      周正陪笑着,暗自擦了擦汗。

      这俩姐姐的形容词……对自己,似乎有点不太适合呀。

      大姐二姐的夸奖并没有停止。

      当问及他要出去闯荡的事,二姐表示非常支持,男人就应该在外面闯出一片天地,大姐却面带忧虑,唯恐他年纪还小,受人欺诈。

      二姐夫跟周父周母聊着天,大姐夫则凑过来替周正解了围,“三子出去几个月象棋还会不会下?跟姐夫来一盘?”

      “好,马上就来。”周正扬声回答,随即对意犹未尽的两位姐姐说,“大姐二姐,我去跟大姐夫下棋了,等会再聊。”

      “一家人凑到一块就好好聊聊天呗,大姐夫咋又把象棋带来了。”周清颇有怨言道。

      周姳摇摇头笑道:“他就这一个爱好了,也就小弟能跟他下一下,我觉着总比喝酒打牌好。”

      大姐夫是电工,负责范围就是附近几个村,工作不算太忙。

      平时没事就爱下棋,在农村能陪他下棋的人又不多,好不容易来一趟,他把象棋都夹带过来了。

      “嗯,那倒是!”

      周清瞥了眼正跟自家爸妈聊天的男人,露出一丝思考的神色。

      易健利疑惑地搓了搓脖子,莫名感觉后颈发凉。

      ……

      周正高中在学校也没少推象棋,倒算是两人的共同爱好。

      “当头炮!”

      大姐夫林志海笑着摆好棋,又开始他的老一套。

      周正上辈子可没少虐他,后者丝毫没感受到大姐夫的正面被践踏,反而还乐此不疲。

      用一句话形容,就是个打不死的臭棋篓子。

      “跳马!”

      “三子,准备去哪儿?”

      “襄樊!”

      “目标想好没?”

      “证券市场!”

      “你要炒股?”

      大姐夫林志海听闻周正说要去襄樊证券市场,眉头一皱,下棋的动作也变慢了些。

      “不不,和证券公司的人商量商量,在他们大厅里开个柜台买报纸和炒股书籍之类的。”

      周正可不会傻乎乎的实话实说,要不然自己那对勤俭持家的爹娘可不会让他把这10万块拿去“打水漂”。

      “我记得你应该没去过襄樊吧。”

      林志海拱动小卒子。

      周正点了点头,这辈子是真没去过,“还不是我救的那个建筑公司老板说的,他说襄樊在这儿有空白,我要是去干指定赚钱。”

      周某人:刘老哥,这个锅你就勉为其难背上吧。

      李志海显然也听他们说了那个建筑公司老板如何有钱,这样的人要是没两分把握不会这样说。

      他心下升起几分认同,也笑着说道:“有需求就有市场,问题不大,顶天就是赚多赚少的问题吧,出去闯闯也好。”

      周正接道:“嗯,万一不小心实现一夜暴富呢。”

      “呵呵,你小子野心还不小嘞!”林志海还想着小舅子出去几个月,头脑是更灵活了,连说话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野心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周正抬了抬眉,双炮联结,扬声道:“将军!”

      林志海愕然。

      再看棋盘上,局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棋力见长呀!”

      “再来!”

      ……

      同大姐夫杀了“几”盘就开饭了。

      因为这次打工之旅格外顺畅,让不怎么富裕的家都变成了10万元户,周父周母很高兴,割了几斤大肉炒上几个盘儿,又炖了一只老母鸡。

      周正感觉最逗的是,老爹要杀鸡的时候老妈还有点舍不得。

      不过转念想想身处的年代也就了然。

      现在城市家庭生活水平还能高点,农村家庭除却过年过节,锅里都难看见荤腥,鸡蛋就成了平时补充营养的“重宝”。

      再瞅瞅盆里两脚朝天,被肢解乱炖的,这可是下蛋鸡啊。

      要是没有大事,啥生活,啥家庭,啥成.分啊,舍得杀下蛋鸡?

      “妈,下次买点大料,这鸡炖的有点油大,吃着发腻。”周正倒是不馋,把两个大鸡腿夹到外甥,外甥女的碗里,自己叼了个鸡爪嗦起来。

      “啪!”

      “哎呦!”

      周正被老妈一筷子敲在头上。

      “出去几个月本事长不少呀,嘴都养刁了,还敢嫌弃恁妈做的饭了是吧。”李素晴表情冷然。

      老母鸡炖好自己都舍不得吃,没想到这臭小子竟然还敢挑刺。

      周正连忙否认:“不不不,哪儿能呀。”

      对一个家庭煮妇而言,说她厨艺不行,这就等于是厕所里打灯笼,找shi(死)。

      死过一次的周正就更是怕死了,向老妈认怂不丢人。

      看着被教育的乖巧听话,狼吞虎咽的小儿子。

      李素晴欣慰地点了点头。

      饭后,又聊了会。

      大姐夫一家考虑路远就先行离开。

      他们离开的时候,周正才发现自己回来都没给两个小家伙带礼物。

      虽然现在的人也不讲究这个,但他觉得不太好,上辈子就没怎么尽到做舅舅的责任,这一世尽量弥补吧。

      给老妈的果脯分出一半,让大姐带走了。

      周正本来都准备给他们一些零花钱,可是想想就放弃了。

      以现在的家庭条件,养成他们要零花钱的习惯的话,以后大姐不说,光一个幽怨的眼神都能看到自己头皮发麻。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就在二姐二姐夫也要走的时候。

      周正却开口道:“健利哥,你先缓缓再走,我有点事还要跟你商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