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雪直播免费版

      “嘭!”经过棒槌和根生试验,火龙发射距离在三丈时,杀伤力和覆盖面积最好。

      十几个围着犯人大笑的官兵没有丝毫准备,枪响过后命中的五人直接倒在地上打滚哀嚎,剩下的人也被突然的巨响吓了个够呛。

      “火……火龙……”

      领头的什长趴在地上,好半晌才清醒过来。这里怎么会有火龙,此次过来的2000大军中,也就装备了40支啊。

      一群人胆战心惊趴在地上四处打量,荒郊野外,没有一丝声响。

      他们不敢稍有异动,谁知道周围有多少人。

      一丝秋风吹来,附近芦苇飒飒作响,仿佛被千军万马包围。

      “枪声,真的是棒槌,他遇到麻烦了,快!”根生通过声音,判断棒槌离他们不到一里。

      十几个民团飞快加速,扛在肩上的竹枪也端在了手中。

      开枪过后,棒槌转身就跑,没想到跑出二十几丈,身后却没有追兵的动静。

      “好,你们不敢追,那老子就一点点磨光了你们。”

      蹲下打开木匣,一边防备追兵,一边装填火药。

      “什长,好像只有一个敌人,是不是敌人的探子,看我们抓了同伙,想过来营救?”趴在地上等半天,一名中年官兵悄悄爬到长官面前。

      看了一眼受伤过后被殴打得奄奄一息的敌人斥候,什长点了点头,“应该是这样。兄弟们,只有一个敌人,站起来,诱他出来乱刀砍死。”

      喊了两遍,十几人还是犹豫趴着。

      最后他不得不抽出单刀,一个一个用刀面抽屁股,十几人才站了起来。

      受伤的五人,由于发射距离太近,死了一个,重伤两个,剩下两个只是被铅弹射中手脚,没什么大碍。

      “出来,我知道你们躲在旁边,再不出来,老子就将你们的人砍了。”十几人背对背绕成一圈,什长站在中间,用刀比在斥候脖子上大喊。

      “根生哥,他……他怎么知道我们躲在这里?”三德发现是十几个官兵,说话都颤抖起来。

      “完了,棒槌被抓了,看来,这些人是查出了上次抢粮事情,这是冲摸天台来的啊。”根生也慌了,上次要不是虎哥带头,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向官兵开火。

      但今时不同往日,虎哥不在,自己就是头领。带队袭击官兵,这……

      “那我们怎么办,棒槌哥被抓了,还被打得奄奄一息……”刺猬咬牙切齿,棒槌虽然训练时比较严格,但为人憨厚义气,民团兄弟大多跟他关系很好。

      根生紧咬牙齿,好半天才下定决心,从背上解下木匣取出火龙。

      “娘的,本来三月前就该饿死,如今多活这么久也算赚了。”

      “官兵算什么,敢不让我们活命,天王老子都敢拼命。上次老子和虎哥就射伤过官兵,也没什么了不起。”

      边说,他边往火龙里装填弹药。

      “根生……哥,向……向官兵动手……岂不是形同造反?要……要要杀头啊……”一个民团队员直接吓尿了。

      “呸,上次一起抢粮,造成民变,抓到不一样是杀头?你不想死吧,那就弄死他们!”根生满眼血光,慢慢抬起火龙。

      “你们再不出来,老子真动手了,眼睁睁看兄弟抹喉咙也不敢动,你们还算男人吗?”

      棒槌内心焦急,端着枪又潜到了四丈距离。

      看着瘫坐地上被抓住头发的血人,棒槌眼睛都红了。连累兄弟的事,他可从来没做过。

      “老子数到三,不出来老子就抹他脖子了……一……”

      “嘭!”一声枪响,又有三名兵丁嚎叫倒下。

      “嗯?”十几个民团愣了,根生哥还没开枪啊。根生也莫名其妙低头看了看火龙,以为它走火了。

      “别数了,老子在此。放了我兄弟。”棒槌端着已经发射的火龙慢慢走进火把照耀的范围。

      “根生,老子对不起你,下辈子,老子给你当儿子。”

      埋伏在另一边的根生愣了,怎么棒槌从那边走出来,还说给自己当儿子什么的,那被抓的是谁?

      “根生哥,这……”

      “这个毛……管他娘的,棒槌撂倒了几个官兵,我们不全灭了他们,明日大军一到,摸天台就鸡犬不留。”根生没闹明白怎么回事,但既然棒槌动手了,他也不能坐视。

      趁棒槌吸引官兵注意力,他带人往前潜行几丈,摸进了三丈距离。

      “你……你别想唬我,火龙发射后需要时间装填。”看棒槌还一手端着火龙一手举着火折子,什长心虚地喊了一声。

      “哼,老子有两杆火龙,这是另一杆。快放了我兄弟,否则,射死你们。”棒槌也心虚地咋呼,希望能骗得了他们。

      “哼,想骗老子,你要有两杆火龙,老子把命赌给你。”

      “嘭!”身后又是一声枪响,什长脑袋被一颗铅子击中,登时倒在地上,脑浆流了一地。

      根生不知道瘫坐的人是谁,但也不能伤他,只好将火龙口抬高了几分,没想到效果挺好,虽然只毙了一人,却好像是领头的。

      “杀……”

      十几名团练趁机大叫着给自己壮胆,端着竹枪,冲向还剩十个,胆颤举着单刀的官兵。

      14杆竹枪对10把单刀。

      第一次哆嗦上阵的民团对吓得哆嗦的官兵。

      稀里哗啦,两队人打了一盏茶,才在棒槌和根生帮忙下分出胜负。

      其实,中途官兵曾连喊投降,可惜团练没打过仗,紧张得停不下来。也不敢相信官兵会向他们投降,这才打到一方全躺下。

      事后,统计战果。

      被火龙击毙3人,重伤3人;被竹枪戳死4人,戳伤7人;被棒槌空手掐晕1人。18名官兵,全部留下。

      以多打少,以长制短,明明占了上风的团练,竟然还被单刀砍伤5个,幸好都是四肢受伤。

      “根生,你没事?”这时大家才有时间互通消息。

      “娘的,怎么回事,我还以为你被他们抓了。”根生也愣了,扶起被抓的那人辨认半天,还是不认识。

      “那我们这一仗,岂不冤枉?”棒槌愣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不,放了他们?”刺猬一边撕开衣服帮兄弟捆扎伤口,一边恐惧地打量地上的尸体。

      “放屁,我们这次脸上没有木炭灰,已经漏了底。”

      “杀一个跟杀十个有区别吗?抓到一样是个死。”

      “再说,这里离摸天台比较近,傻子都知道与我们那里有关系,万一他们回去带大军过来,鸡犬不留。”

      听根生说得有道理,棒槌点头赞同,“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