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做爰ⅩX

      宝药市场全是摊贩制贩卖,里面的药材是没有真品保证的。

      不少外来的人就被宝药市场的商贩给坑的不少,但这事你也没处去说理去。

      这些在宝药市场混的商贩,没一个是真正扎在这里的,干一票基本就离开了,就是怕有人看出是卖假药的,来找麻烦。

      所以就算你买到假药,后来发现了,过来找药商赔偿,但人家药商早就跑路了。

      药材这一行,就和赌博一样都是买定离手,你买到假药材,证明你功力不到家,那些钱只能打水漂买个教训。

      正因为如此,云澜县的宝药市场在外的名气并不好,毕竟被骗的人不少,有些人还因为吃假药吃出了毛病。

      想要告宝药市场官方,人家官方直接就明说了:宝药市场产品不保真,如有需要,请到本地宝药斋购买。

      这句话就明文写在宝药市场的招牌上,字还不小,就这你被人骗了,也只能理亏。

      我都明说不保真了,建议去宝药斋购买,你们还想咋样?!

      大家都是混子!

      你混,我也混!

      但就算如此,林天齐来到宝药市场后,也发现这里人群摩肩接踵,简直是人山人海。

      这就不得不说,宝药市场的另一个属性——捡漏属性。

      要知道,一些特殊的宝药是会宝物自晦的,自晦的宝药看起来比普通草药还要普通。

      因为这里的商贩有一些是去卧龙山寻找的宝药,或者从附近的村民家里收取的,里面是有一些珍品存在的。

      曾经就有人捡漏过,本来不到一万的宝药,竟然是株珍品,价值直接翻了几百倍,这让宝药市场的热度一翻再翻。

      自晦的宝药,一些懂行的药剂师都不一定能辨别出来,除非直接服用,或者用仪器侦测。

      但宝药这一行,不仅不让你服用,还不允许直接手碰,只能隔半米远观察,来辨别真假。

      这无疑增大了难度,但也因此滋生了假药这一行!

      毕竟,种种限制下,只要假药做的好,药剂师也白搭!

      林天齐来到宝药市场主要是想学习一下,当然能捡漏的话就最好了,不能也没事。

      “啧!人可真多!!”

      林天齐砸吧砸吧嘴,这人呐果然都是贱,明知道这里的药材大部分都是假的,但总有人抱着发大财的梦想来到这里捡漏。

      梦想是好的,现实很残酷!

      走在人挤人的宝药市场,林天齐不时停下观察,对摊贩的话没有放在耳中。

      这些摊贩说的都是屁,如果他们摊里真有他们口中的宝药,他们还用在这里卖药材?

      一听就是假的!

      不过,看着宝药,听着商贩在那里吹牛逼,林天齐觉得还是挺有感觉的。

      一路走进宝药市场里面,林天齐发现有些宝药造假的痕迹也太明显,太不专业了。

      就像一根小白萝卜,炮制过后就敢当人参卖?有没有搞错?

      就这,还有人上当!

      顺着人群流动的方向走动,林天齐最终在一个摊位上停下。

      和其他摊位不一样,这个摊位的主人安安静静的坐着,一点没有要拉客的意思。

      就算有客人来询问,他也是忙着自己的事,随口就说了句,自己看,想买就买!

      林天齐在这人的摊位上仔细扫了一眼,摊位上的宝药都被封存在一个个玉瓶内。

      每个玉瓶内的宝药都被采摘的很好,尤其是里面的血灵花。

      因为林天齐采集过血灵花,再加上经常炼制血气丹,所以对血灵花很熟悉,他能明显的看出瓶子里的血灵花是真的,而且采摘的手法也很高超。

      “这个摊贩不简单!!”

      林天齐看出玉瓶内的血灵花是刚采摘不久的,因为玉瓶中的泥土还很新鲜。

      随后,林天齐环顾整个摊位上的宝药,发现有很多不认识的宝药,心中起了问询之意。

      可看到老板那臭得跟欠了万把块的样子,还是打消了心思。

      “老板,这株血灵花怎么卖的?就这一株吗?!”

      林天齐指了指那个玉瓶中的血灵花,开口询问道。

      “一万!还有五朵!!”

      听到林天齐的询问,摊主瞥了眼林天齐,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嘶哑着嗓子开口说道。

      “一万?老板你不地道啊!这血灵花,在宝药斋都卖不了这么贵的,你说个实数吧,不然我可就走啦!!”

      听到摊主说一万,林天齐眉头挑了挑,这老板不地道啊,人家宝药斋都卖不了这么贵,你一个宝药市场的竟然卖这么贵?想钱想疯啦吧!

      随后,林天齐扯价还价,最后以低于市场价两成的价格,将摊主手中的血灵花都买下。

      林天齐不知道为何摊主不将这些挖到的血灵花卖给宝药斋?但他心中觉得,这些血灵花应该是有些问题的!

      买下来这六朵血灵花,林天齐也是想看看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问题?以免以后遇到吃大亏!

      摊位上其他的宝药,林天齐也分辨不出真的假的,所以没有购买,只是奇怪的看了眼摊主,就转身离开。

      之后,林天齐又在其他摊位上购买了些其他的辅药。

      然后回到宝药斋,因为是青铜会员的缘故,可以在宝药斋免费用仪器鉴别宝药的真假。

      机器检验过后,林天齐发现这里面只有百分之十的是正品,其他的都是有问题的宝药。

      就比如,六朵血灵花中的五朵都是催化出来的血灵花,虽然也可以用来炼制血气丹,但三株药效才比得上正品的一株。

      林天齐忍不住嘴角抽搐。

      他娘的,就这玩意,怪不得药剂师都看不出来,催化出来的血灵花和正品一模一样,只是里面的药效不同。

      虽然上了当,但林天齐心中并没有什么气愤的,花万把块钱买个经验也是好的。

      “对啦,上帝视角下,我看这两株宝药有什么不同?!”

      拿着一真一假两株血灵花,林天齐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顿时忍不住心中的念想。

      林天齐曾试过用上帝视角来炼制血气丹,效果出奇的好。

      他能这么快掌握血气丹的炼制方法,就和上帝视角有关。

      说不定,上帝视角可以看出真假血灵花的不同!

      心念一动,林天齐进入上帝视角状态,看向手中的血灵花。

      果不其然,血灵花真的发生了变化,两朵血灵花上出现密密麻麻的血丝,遍及整株宝药。

      但不同的是,真的血灵花上的血丝要远比假的多,大约三倍左右的差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