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直接下载安装

      张洪祥对于去天样想要再次帮混乱商铺装修并没有表示出什么反感,毕竟现在已经这么差了,还能差到哪儿去。

      “小张,快帮我的结拜兄弟找一个人。”去天样也没有忘记来这里的正事,“对了,记我账上。”

      张洪祥在知道白蓝天是去天样带来的人后,就没有想着这一单能挣钱,哪次去天样的朋友们来了不是记在去天样帐上的,他也不敢问去天样要啊,所以去天样带来的人等于赔钱,只希望白蓝天的事情能简单一点。

      “跟我来吧。”张洪样拨开堆放在地上的衣服,在看似光滑的地上灌输了一个元气,一个隐匿的阵法出现,张洪祥抓住阵法的边缘往上一提,一条通向地下的密道出现了。

      张洪祥实在讨厌这个阵法的设计,每次别的先不说,直接浪费自己两个元气,在附属城池里又不能修炼,每次都得等晚上关店后跑出结界重新吸收。

      白蓝天跟在张洪祥的后面下了地道,去天样也跟在后面,在三人都进入地道后,张洪祥打了一个响指,地道口就封闭了,得了,等会儿出去还要浪费一个。

      白蓝天借助地道尽头传来的光亮观摩着整条通道,整条通道是用青石撑起来的,古朴大气,与外面的商铺简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大天哥,这里的设计不错啊,是你设计的吗?”白蓝天肯定知道这里不是去天样设计的,但他就是要说出来,让他知道自己与好的设计师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去天样哼了一声:“就这,要不是这里是我爹设计的,我早就重新设计了。”

      俗话说的好,虎父有犬子,阿狼有羊儿。果然,能流传下来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去天样至少是一点儿都没继承他父亲的艺术细胞。

      就在二人玩闹时,已经到了地道尽头,一个圆形的宫殿出现在三人面前,古朴大气,灯光柔和,实为隐世桃源。

      “请坐。”张洪祥坐在主位,让去天样二人坐在另一边。

      去天样岂是掉面的人,对张洪祥摆摆手,张洪祥也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让开位置,让去天样坐在主位上。

      “行了,小天弟,有什么事快说吧,小张都会满足你的。”去天样回到自己的地方,更是如鱼得水。

      张洪祥连忙摆手:“没那么大能耐,不过如果有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尽力做到。”

      “没什么,太夸张了,我只想看一看最近住在和平酒店的人名单。”

      张洪祥松了一口气,不是什么要劳神费力不得好的工作,上一次去天样带回来一个人,那个人非要一个师品气器,张洪祥不愿意给,毕竟师品气器可是大家族护卫队队长才能拥有的武器,最后硬是用一个徒品气器糊弄过去了,但还被那个人记恨上了,去天样还过来怪自己,真是难做。

      “等一下,我帮你拿。”张洪祥去到后面的柜子旁边,一顿操作打开了柜子,在里面翻找着。

      去天样看到柜子就乐了:“你说说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傻的柜子,用木头做的还要设置这么复杂的开柜方法,要是我想来抢,一巴掌就轰开了。”

      “少爷有所不知,这个柜子只能用这种方法打开,若是其他地方受到冲击,就会启动自毁,毁坏里面的材料。”张洪祥一段话把去天样的嘲笑堵住了。

      白蓝天思索着:“若是地震了,岂不是资料全都毁了?”

      虽说这些年采用新式资料柜以来没有发生过地震,但真的遇到地震了回怎么样,可能真的就会毁掉。

      张洪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终于把资料拿了出来,就只有薄薄的几张纸。白蓝天接过纸仔细的看了起来,竟然还真有了发现。

      “所有的入校生都会住在和平酒店吗?”白蓝天虽然看到了铁柱的名字,但是却发现住和平酒店的并没有多少人。

      “哪能呢。”张洪祥解释,“入校的大多数都是平民,平民能有多少钱,能住的起和平酒店的是少数,当然,如果和和平酒店后面的大家族签订契约,就不一样了。”

      白蓝天故作镇定,身子微微前倾:“哦,那签订的契约是关于什么的。”

      “当然是卖身契了,基本上也只有有家和尽家会签人。”

      “这两家的契约有什么区别,还有他们具体签的是什么样的人?”白蓝天继续发问。

      张洪祥看一时半会儿讲不完,也坐在了椅子上,“有家会签一些木属性的武者,是用来培养他们家族的重水树的,至于尽家的签人属性没有规定,不过要求必须身体强壮。”

      “为什么我不知道?”去天样有些生气,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这些事。

      张洪祥也不好回答是你自己不去了解,就瞎编了一个理由:“这些比较隐秘,您不知道实属正常。”

      “那个,如果要中止契约,要付出什么代价?”白蓝天打断他们的谈话,还是感觉把铁柱的事情打听好去找铁柱。

      张洪祥回想了一下:“好像是百倍佣金。”

      “百倍?”白蓝天心想这大家族果然黑,签了契约等于一辈子就被锁在了那里。

      “锻体佣金是预付一百两白银、每年十两白银,气徒阶段是预付三百两白银、每年三十两白银。”

      一百两,也就是一批最优质的马的价格,不得不说,大家族的底蕴确实丰厚,这么多的钱没有几个平民孩子能忍住诱惑的。

      白蓝天盘算身上的钱,自己本身就只有不到百两,加上杀死的有家护卫队队长的钱财,还差一点。

      看到白蓝天面露难色,去天样大概也猜出来怎么回事了,大手一挥,“小张,去拿万两白银来。”

      张洪祥差点儿没气晕过去,他去哪儿弄万两白银,一件师品气器也就值万两白银,“少爷,不是我不想帮,实在拿不出那么多。”

      “你能拿多少拿多少,记我账上,我还能欠帐不行?”去天样又开始了经典语句,若是这时候张洪祥说不行,就等于直接说去天样不可信,那样比失去钱财还要惨。

      叹息了一声,张洪祥说出一个数字:“一千两。”

      “五千两!”去天样一点儿都不信他只有一千两。

      “两千!”

      “成交。”白蓝天算了一下有两千就够了,连忙应了下来。

      去天样挥手让张洪祥去取钱,自己也摸着自己的储物袋查看,“小天弟,我这里还有几千两,倒是不够,再问我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