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130破解

      再说窦纯燕离开那个胡同后,再也没有心思返回厂里了,而是满怀悲怆地扎回了自己的家——

      她躺在床上蒙头抽泣很久,依旧无法走出心里的阴霾,当想到自己为了他马平川创业而不惜抵押了父母留给自己的家产,这是一种怎样的付出呀。可是自己到头却还是没有换来对方给予自己一分的情意。他马平川凭什么那么绝情?

      随即,她又把矛头指向了郝晓梅,假如不是她的出现,彻底迷惑住了马平川,自己会是这样的下场吗?这个该死的郝晓梅!

      此时又气又急的窦纯燕发出一声怒吼:“郝晓燕,我跟你势不两立!”

      就在这时候,她家的房门咯吱一声被打开了,令她猝然一惊,立即冲卧室门外喝问:“谁?”

      可是,她首先听到的是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显然有人进入她家的客厅了。

      她心里一慌,连忙冲到门口查看,首先看到了她的九岁儿子。

      “辉辉?”

      儿子望着有些失常的妈妈,愕然点点头。

      窦纯燕依旧一副惊疑的眼神:“你怎么回来了?”

      “妈妈,我放学了。”

      “啊···”

      窦纯燕一看悬挂客厅墙壁上的挂钟,这才意识到已经到了中午。

      “哦,我去给你做饭。”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燕子,要多做一些呀。”

      窦纯燕循声一看,一个男子正从一侧的卫生间里走出来——

      “是你?”

      男子冲她嘿嘿一笑:“是我,刚才进去‘方便’一下。”

      窦纯燕眉头一皱:“你是怎么进来的?”

      还没等男子回答,辉辉立即插嘴:“是我带舅舅进门的。”

      男子随即解释:“我刚到你家门口,正好巧遇放学的辉辉。”

      这个男子显然是窦纯燕的亲戚,但窦纯燕并没有显得热情,反倒一副厌烦的样子:“你来我家做什么?”

      男子一愕,随即嗔怪道:“燕子,看你问的是什么话?咱们是亲戚,难道我就不能过来关心你们娘俩一下吗?”

      男子虽然是嗔怪的语气,但却是满脸赔笑,面对比自己小的窦纯燕,表现得过于谦卑。

      窦纯燕望着两手空空的男子:“哼,你拿什么来关心呀?”

      “这个···”男子挠了挠后脑勺,“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所以···”

      窦纯燕脸色陡变:“你又是来借钱的吧?”

      男子尴尬一笑:“你不愧是被我看着长大的表妹,立马猜到我的想法。”

      窦纯燕鼻孔一哼:“没钱!”

      男子的表情先是一囧,随即恢复一副厚脸皮,显然他已经碰惯了对方的软钉子。

      “燕子,好歹咱们是亲表兄妹,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见死不救?你是不是又欠人家赌债了??”

      男子一副苦笑:“我还哪有资本赌呀?这还是上次欠下高利贷,如今债主已经逼上门来了,如果再不还钱,人家就要卸掉我的一只手呀。燕子,你可是我的亲表妹呀,难道见死不救吗?”

      原来,这个男子是窦纯燕的一个表亲,名字叫胡重生,今年已经三十好几了,因为游手好闲,而且染上了赌博的坏习惯,至今还没有娶上媳妇。他的父母早已经被他气死了,所以窦纯燕对这个表哥并不亲,甚至很讨厌。

      “哼,你的死活跟我有啥关系?别忘了,我的舅舅和舅妈可都是你给活活气死的。”

      胡重生脸色一变:“我说燕子,当着辉辉的面,你可不能胡说八道呀,大家都知道他们二老是先后病逝的,哪有被‘气死’的道理?”

      窦纯燕因为心里有气,便想趁机发泄出来,依旧对表哥不依不饶:“哼,如果他们二老不是经常被你气到,会死得那么早吗?”

      胡重生有些吃不住劲了,终于反击:“燕子,照你这样说,你的爸妈也没了,难道是被你气的吗?”

      “你···”

      窦纯燕用手一指他的鼻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胡重生向前迈了一步,一把握住指着自己鼻尖的小手,并一副凝重的表情:“燕子,咱们的爸妈都没了,应该相依为命才是。你为何对我格格不入呢?假如你有困难了,我这个做哥哥的,也可以帮助你呀。”

      窦纯燕猛地抽回了手,同时鼻孔一哼:“你能帮助我什么?”

      “我虽然没有钱,但我是一个男人呀。假如你被人家欺负了,我这个做哥哥的,肯定会为你出头的。”

      窦纯燕一听这话,不禁怦然心动:“此话当真?”

      “唉,我啥时说过假话?”

      胡重生也不禁心里一动:“燕子,刚才听你独自叫喊,到底要跟谁势不两立?”

      窦纯燕脸颊一红:“难道你听到了?”

      “不仅我听到了···”胡重生低头瞥一眼外甥,“辉辉也同时听到了。”

      胡重生一看表妹一脸窘态,赶紧解释道:“我们爷俩可不是故意的呀。”

      此刻,在窦纯燕的心头萌生一丝罪恶的念头,已经顾不上尴尬了,而是向表哥发出试探的语气:“我如果真被人欺负了,你会帮我出头教训对方吗?”

      胡重生心里不禁打一个冷战,随即很强势地一拍胸脯:“燕子请放心,不管他是谁,有多强大,只要惹到你了,我就不会放过他!”

      窦纯燕微微冷笑道:“她没什么强大的,只是一个女人,你对付她,简直是易如反掌。”

      胡重生心里一松:“哦,原来是一个女人呀,那更没有问题了。”

      “嗯,她岂止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胡重生眼前一亮:“是吗?你想让我怎样教训她?”

      窦纯燕瞥了他一眼:“表哥,你今年多大了?”

      “燕子,难道你不清楚吗?我比你大整整三岁。”

      “哼,岁数大有何用?我已经是‘过来人’了,就连儿子都九岁了。而你呢?长这么大还没碰过女人吧?”

      胡重生心里一动:“你是让我对她···”

      窦纯燕下意识地扫一眼自己的儿子,欲言又止。

      辉辉并不懂妈妈的意思,听得有些不耐烦了,一看妈妈关注他了,便趁机嚷嚷道:“您们有完没完了?我都饿了!”

      窦纯燕心里有鬼,赶紧改变话题:“好吧,我立即去做饭!”

      胡重生一看她奔向厨房了,清楚她还有话没说完,于是抚摸一下外甥的小脑袋:“辉辉先出去玩一会,我去帮你妈妈做饭。”

      辉辉眼看表舅也奔向厨房了,便走到电视机前,伸手打开了按钮,等电视屏幕出现了画面,再回身走到沙发前坐好。

      再说厨房里的情况,胡重生一边帮表妹打下手一边试探询问:“燕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窦纯燕因为儿子就在外屋的客厅里,便压低了声音:“表哥,假如我让你把那个女人‘办了’,你有这个胆量吗?”

      “你是让杀人吗?我可以不敢!”

      “谁让你杀人了?”窦纯燕嗔怪的目光盯着他,“难道你不明白我的意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