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盘她app下载最新版安

      伴随绿芒离开,灵石一阵咔嚓嚓破裂,化为粉末。

      10%痛感代表着牧苏能在脚指甲缝里塞上一根牙签然后踢向墙面——所以此时本该是痛彻心扉,满地打滚的疼痛只是让他头皮阵阵发麻。

      并且他惊奇发现到,已经被恢复到一半的血量正如泄气般飞快下跌。一个呼吸间就只剩五分之二。

      只可惜惊喜来得快去的也快。几息后,头皮不再发麻,血量也停在了一丝的位置。

      又是差那么一点。

      牧苏以为就此结束了,转身便要离开。一步还未迈出,脑海深处突然传来哗啦破碎之声。

      仿佛一条锁链凭空断裂。

      一股热流忽然涌上全身,牧苏震惊之中,原本停留在炼体四重的境界此刻正飞快提升着……

      炼体五重、炼体六重、炼体七重……炼体九重!

      天地灵气飞快向牧苏汇聚,只听牧苏丹田处咔嚓一声脆响,灵台一片清明。

      突破至炼气境!

      然而仍未停止,随灵气灌入,牧苏境界仍然在稳步提升,直至半柱香之后,周遭天地灵气恢复平静,而他的修为也稳固在炼气中期!

      轻吐出一口气,牧苏闭上眼睛,心神沉入体内丹田。

      冥冥之中,他感应到丹田处多出一抹乳白色光晕,如星河缓缓转动。

      “诶……直接跳了一个大境界,这他妈比异火还猛啊!这利人损己的缺德事他怎么就干得出来啊!

      情绪激愤之中,牧苏不知不觉用上了君莫笑式的激烈吐槽法。

      他有那么一刻就要掀桌子退游戏了。

      从来都只有他坑别人的份,可现在他居然被坑了。

      太阳消失在山头前,牧苏慢吞吞从树林中钻出,落日余晖将他的影子拉的狭长,显得寂寥而又孤单。

      一夜过后。

      在木屋睡了一夜后,第二天一早牧苏便精神百倍的爬起来,浑然不见昨日泄气,正是所谓的夫妻没有隔夜仇。

      当然,他不太会比喻。

      早早出门,空地处随处可见呼哈练功修炼的记名弟子。这群天赋、资源不够的记名弟子也只能依靠努力了。

      “师兄似乎很感慨嘛。”邓青妍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宽大袖袍被他拉起,漏出一小截皓腕,身上散发着热意,白皙脸庞带着健康的红晕,似乎刚练完功归来。“走吧师兄,我带你去看热闹。”

      还来?

      牧苏闻言,顿时流露出警惕。

      邓青妍以为牧苏在担心昨日之事复发,轻声宽慰说:“没事的。和你我无关。”

      路途上,邓青妍用那精湛的话唠功夫事事巨细的将整个过程叙述一遍,连天空略过几道飞鸿什么颜色的还有一个飞得太高看不真切都说了一便。牧苏很有理由怀疑他这是在报复自己。

      精简一下,内容大意便是一名叫林枫的记名弟子与程燕的女子是偏远小城门当户对的青梅竹马,更有婚约在身。机缘巧合,程燕认识了世家弟子王子豪。后者青年才俊,背后更是庞然大物王氏家族。不出意外,在王子豪许诺下程燕转投后者怀抱,在王家势力运作下进入仙灵太宗。而程家也为攀附富贵,毅然撕毁婚约,与林家反目成仇。

      林枫因此成为家族笑柄,连带双亲也抬不起头来。他为找程燕问个清楚,化悲痛为力量,刻苦修炼。竟是凭自身努力而成为仙灵太宗记名弟子。

      而不久前,他终于打听到程燕下落,竟与他同是记名弟子。便头脑一热找了上去,被有心人看到,告诉了身为内门弟子的王子豪。

      于是事件从林枫找程燕再到他与王子豪对峙,事情愈演愈烈。

      一幕悔婚的戏码,怎么看都应该是发生在牧苏身上的剧情。

      心中盘算了一下这种事如论如何也牵扯不到自己身上,就算牵扯上也最多是那个什么程燕看上自己,要死要活要嫁给自己。于是牧苏也乐得去凑热闹。

      盏茶功夫,来到事发地的二人便看到,远处空地围着一群记名弟子。正中间,有三人相对而立。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刚凑到近处的牧苏登时瞪大眼睛。

      这是我的台词啊!

      这话应该我来说啊!

      干嘛呀这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