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视频在线播放免费观看1

      大楞缩了缩脖子,低声嘟囔道:“本来就是么。”

      “你...”刘航气的不行,功高盖主这种事最危险,虽然盖的是村长,却也不能马虎,自己并不想跟他交恶,如果闹的太僵,自己就没法在村里待了。

      “行了,大楞说的也是实话,我们都知道。”甲一这愣头青又给刘航点了把火。

      刘航恨很的瞪了他们一眼,警告道:“你们也一样,以后这种话别说。”

      甲一灿灿一笑,正要道歉,一想今天来的目的,一拍脑门,暗骂自己脑子不好使,被他们打岔都给打忘了。

      “刘航,秋收你不用招人了,我们小庄村帮你收。”

      刘航微微一怔,转念一想便明白了,自己之前帮过他们,他们就想用这个办法报答自己。

      刘航好笑的对甲一等人点点头,“帮忙没问题,不过我得给工钱,你们过冬的粮食不够吧?工钱就用粮食抵了。”

      甲一急忙摆手,“这可不行,这是大家的心意,我们不能要你的粮食。”

      刘航故意板起脸,“如果不要粮,你们就回去吧。”

      甲一懵了,强迫干活的人他见多了,可强迫收钱的,他还是第一次见,看着刘航一脸坚定的模样,甲一感动的点点头,对刘航抱拳一礼,“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到小庄村的地方,知会一声,小庄村绝不推辞。”

      刘航微笑点头,让大愣准备饭菜,他跟甲一等人好好喝一顿。

      甲一等人也不推辞,跟在刘航身后向来到大愣家,大愣苦着脸做了一大桌子菜,做好后这厮却失踪了。

      直到众人都快喝完了,他才鬼鬼祟祟回来,就算这样,这厮也被甲一等人灌到了桌子底下。

      刘航迷迷糊糊回家,脑袋刚沾上枕头,就睡了过去,不多时,腹部亮起一道黑光,其体内的灵力疯狂涌向小树,一会儿的功夫,充盈的灵力变得若有若无……

      后半夜,刘航迷迷糊糊起来喝水,刚站起来,腿一软差点跌倒。

      刘航微微一愣,仔细感应一下后,脸色阴沉至极,老黑又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吸走了自己的灵力。

      这种事情每个月都会有,少则一次,多则两三次,每次来的毫无预兆,自己除了默默忍受,别无他法。

      不满的骂了几句老黑后,起身来到缸边,拿起水瓢舀了一大瓢水,咕咚咕咚大口喝了起来,直到心火被压下去后,才放下水瓢。

      说来也怪,自己连内脏都没有,吃喝并不耽误,并且还有宿醉这种感觉,自己看的很清楚,那些食物,酒水,进入腹中后直接变成了能量,被身体吸收,真不知道这宿醉是怎么产生的。

      唯一不同的,恐怕就是自己没有饱腹感,也没有饥饿感,至于饥渴感,只有在喝完酒的时候才有。

      当时自己还好奇的测试一下,三天不吃不喝,可身体不仅一点事都没有,好像还更健康了。

      他这才明白,老黑这厮不想让自己吃东西,不过自己怎么能让它如愿呢。

      心里骂了对方几句后,刘航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之后的几天,刘航忙的不可开交,小庄村来了五六十人,这些人每天的吃喝得自己管,粮食收完放哪,剩下的秸秆怎么安置,都需要自己去弄,好在有村长等人帮着忙活,不然自己真忙不过来。

      虽然每天忙的脚打后脑勺,收成却让他很满意,他一家的产量比一个村的产量都多,甲一等人看着堆得像小山一样的粮食,惊叹不已,他们虽有心理准备,可看到实物后,还是让他们觉得震撼。

      震撼的不仅是他们,红果村村民同样很震撼,村长看着如山般的粮食笑的嘴都合不拢了,等明年开春,他们只要用刘航的种地之法,大家都能富裕起来。

      他们今年跟刘航学了很多,到时候连熟悉都不用就能直接操作。

      作为大力支持刘航的王义自然不会缺席,他比村长眼光高很多,他想的是全县,甚至是全国。

      人族因为将大量劳动力调到前线,导致生产力大降,粮食一年比一年紧缺,长此以往会出现断粮的情况,届时魔族大举进攻,人族根本无法阻挡,一旦这帮疯子进入内陆,人族就完了。

      刘航看似解决了一件种地的小事,却关乎人族命运,王义感激的看着刘航,欣慰的拍了拍他,“你为人族做的贡献日月可鉴,我马上上书给皇帝陛下,你就等着被封赏吧。”

      刘航微微点头,并没有显得多激动,如今自己的目标变了,封赏什么的他还真没放在心上,看王义怪异的看着自己,刘航心里一紧,略显尴尬道:“大人恕罪,小子刚才在想小庄村的事。”

      王义微微一怔,不解道:“小庄村怎么了?他们又来找你要钱了?”

      刘航急忙摆手,“没有,小人就是想帮帮他们,大人您虽然赈济给他们不少粮食,可小庄村人不少,加上还有好几个月才能开春,那些粮食恐怕不够,小人想拿出一些粮食分给他们,让他们能扛过这个冬天。”

      王义听后深深看了刘航一眼,感慨道:“如果所有门阀士族都能像你这般,人族一定能将魔族赶出去。”

      刘航尴尬一笑,并没有接口,他一个小地主,可没资格议论士族门阀。

      王义戏谑的瞪了他一眼,好笑道:“小小年纪,城府倒不少,怎么样?有兴趣入朝为官么?”

      刘航沉吟一下后,微微摇头。

      王义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转头看了眼堆成山的粮食,耐着性子道:“男儿就应该建功立业,守在村里当一个土财主,能有什么出息。”

      刘航听后一愣,苦笑摇头,“大人误会了,小人之所以不想当官,是想要去前线杀敌。”说着话刘航将压制的境界释放开来。

      王义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他记得很清楚,刘航几个月前还是练气六层修士,怎么才短短几个月就突破到筑基三层了呢?

      “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几个月前还是练气六层,怎么....”

      刘航尴尬挠头,神神秘秘的将王义拉到一旁,低声解释道:“不瞒大人,闹虫灾时小人不知怎么回事,好像开启了某种能力,从那时开始,小人修炼便一日千里,短短几个月不停突破,如今已经突破到筑基三层了。”

      王义听的嘴角连连抽搐,这厮是故意在自己面前炫耀么?多少修士被卡在练气顶峰突破无门,这厮的突破却好像比吃饭喝水还简单,再看其一脸神秘的欠抽样,真TN的气人。

      刘航看王义脸色有些不对,关心道:“大人,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