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柳州莫菁身材五

      颁奖之后就是庆功宴。郑戒铭拍板,去的是东来顺涮羊肉。这时期的东来顺改良了火锅器具。并以选料精、加工细、佐料全、火力旺的独到之处,傲视同行。

      在酒桌上付可乐现在还很青嫩,加上他又不想让人觉得自己过于孤傲,所以真的喝进去不少。高度的汾酒,半斤往上了。

      吃饱喝足,各回各家。王天树带着付可乐和两个手下回客栈,到了客栈门口却又觉得还没有耍够,又嚷嚷着要去前门八大胡同,北平青楼聚集之处。

      付可乐的酒量其实挺不错,到这会儿他的酒劲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但是他不愿意和他们一起去鬼混。他装出不胜酒力的样子睡死过去。王天树等三人只好把他抬进了客栈房间,放到床上。再帮他胡乱盖了半边被子,就急不可耐地离开了。

      次日付可乐醒来,那三人就急着要回天津。付可乐看他们脸色有些不善。他没多问,他们也没多说。一路无话。

      回到天津数日后,付可乐突然听到消息,王天树被抓了。

      原来,他们去八大胡同那晚,在青楼里与人发生了冲突。王天树带去的两个手下之一,名叫胡小虎的,本是黑道出身。胡小虎出手残暴,竟然将对方打死了。他们将死人放进衣箱,从后门搬出,再叫了黄包车拉走。可是事情后来不知道怎么还是走漏了,各大报纸都报道了这件案子。蒋校长知道之后大为震怒,下令将那胡小虎枪毙了。王天树被判了无期徒刑,关到了南京老虎桥陆军监狱中。

      当付可乐后来了解更多的相关情况之后,推测王天树被严惩的主要原因,应该是他带着天津站的手下绑架热河省主席汤玉林孙女,勒索5万大洋那案子。可能蒋校长和戴处长在绑架案上没什么确凿的证据的时候,正巧他又犯了新的案子,自己送上门去。就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了。

      这件事让付可乐当初的判断得到了验证:复兴社特务处天津站实在太烂了,从上到下烂光了。破而后立,也许只有这样才会有更好的时机出现。

      几天之后,复兴社特务处天津站的新任站长王智祥找上门来。王智祥1904年出生,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大。在天津英租界工部局领有行医执照,是一位正式的医生。王智祥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家庭富裕,个人行医收入也很可观,目前还是单身。也许是天津站前任站长王天树的贪婪、好色、肆意妄为让戴处长心有余悸,所以他选择了王智祥这样一个和前任反差巨大的人。

      王智祥接受这一职务的时候,复兴社特务处华北区区长郑戒铭就向他重点推荐了付可乐。所以他刚一到任就先来找付可乐了。

      了解到王智祥的身份之后,付可乐就跟着他来到就近的一间茶楼,进了一个小包间。

      王智祥是清楚付可乐的基本情况的,其中也包括他在刺杀张景尧行动中的突出表现。另外作为医生同行,他也很清楚上海同济德文医学堂毕业文凭的含金量。现在又见识到了付可乐的天然魅力,让他颇有求贤若渴的心情。王智祥很快就表达了自己希望付可乐加入复兴社特务处天津站的意愿。

      让他意外的是,付可乐拒绝他道:“原天津站的人员都是些流氓、强盗、恶棍、地痞,我不觉得自己能和他们一起为国效力。”

      王智祥急忙道:“原来的行动组人员已经都调离了。新的组长是我自己挑选的。”

      付可乐道:“可是你让我去的不是行动组,而是情报组。我也不怕说句狂妄的话。让我去给一个只知道吃喝嫖赌抽的人做下属,我做不到。”

      天津站现在的情报组长是吕一帆,是之前和付可乐同去北平的三人之一,在最近的这场风波中侥幸没有受到处罚。戴处长也有些顾虑,一下子把所有人调整完,会让王智祥无法顺利开展工作。

      付可乐又接着说道:“这个人只会做一些下三滥的事情。我无论如何不会听他命行事的。另外,我敢保证他迟早会给你带来大麻烦。王天树站长不就是被胡小虎给连累的吗?”

      王智祥听进去了,说道:“我去找戴处长谈谈、看看他能不能把情报组剩下的那几个人也调离。”

      付可乐认真地说道:“你要是把他调走,我就答应加入。”

      王智祥笑道:“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你等我的消息吧。”

      这一段对话貌似波澜不惊,其实很能显出付可乐的性格。他就像一只年青强壮的雄狮,如果能成为领地狮群的王者,就绝不会错过机会。

      谈完了正事,两人开始喝茶聊天。同行聊天,自然是不缺话题的。

      次日,王智祥找戴处长,提出要将情报组组长吕一帆以及他的三个下属调离的要求。

      这期间的复兴社特务处正处于快速扩张的状态,将几个人调到其他地方对戴处长而言毫不费力。他心里也清楚,天津站前一阵的胡作非为,那吕一帆也是有一份的。现在需要他认真考虑的是怎么给王智祥找几个合格的替代人选。天津站和北平站,现在是战斗的第一线。蒋校长会特别关注,戴处长当然特别重视。

      经过认真的考虑之后,戴处长决定答应王智祥的请求。他将天津站原情报组组长吕一帆及其下属三人一起调离。并将原福建保安处副官沈静,调天津站任情报组副组长。将杭州警官学校的二年级优秀学生姜盈,调天津站任情报组见习译电员。

      沈静是杭州警官学校去年毕业的学生,少尉,浙江缙云人。姜盈是浙江江山人,是杭州警官学校今年要毕业的学生。

      杭州警官学校现在是戴处长的人才培养基地。而这两人还都是戴处长的浙江老乡,其中姜盈还是戴处长的江山老乡。可见戴处长对天津站的重视程度。

      王智祥搞定了这些之后,在1934年4月28日,我们可乐就兑现了承诺,同意加入了复兴社特务处天津站。他被授中尉军衔,任情报组组长。他得到这个中尉军衔,最大的原因是他在刺杀张景尧行动中的突出表现。

      情报组的其他人员包括:副组长沈静、见习译电员姜盈、组员冯翔、组员高开天。

      冯翔是南开大学1933年物理系优秀毕业生,授衔少尉。高开天是南开大学1934年中文系实习生。此时大学生就业很不易。

      复兴社特务处天津站行动组也重建成功。行动组组长曾策,下属组员共8人。

      至此,复兴社特务处天津站的重建就完成了。新天津站的重要性也加强了。首先是因为当下的战略态势,天津站无疑处在抗日第一线。其次是因为新增加了电台,同时也有新任站长和戴处长私交很深的缘故。

      在天津站正式开始工作的第一天,作为情报组组长,付可乐召集了情报组其他成员、加上他自己总共5人,开了天津站情报组的第一次全体会议。

      来自于南开大学的两位组员虽然是付可乐本人从十来份资料中选出来的。但是对他们进行面试以及录用都是站长王智祥亲自进行的。今天是付可乐第一次见到他的四位下属,这也是他第一次出现在他的组员们面前。区别在于,付可乐之前是看过他们的照片和简历的。

      入职天津站之前,付可乐将自己原来半长的卷头发剃的极短。现在又穿上了军装,气质上变化非常大。他的组员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阳光帅气和干净利落,并不会觉得来了一个洋人上司。

      付可乐清澈的眼睛环视一下他们四人,开始了他间谍生涯的第一次演讲。以他超凡的记忆力,当然是脱稿演讲的,永远用不上。

      “今天我来到这里,只有一个目标。我要尽我一切所能,流干每一滴汗水,流尽每一滴血液,与日本强盗战斗,与每一个欺压我中华的列强帝国战斗。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从1840年鸦片战争至今,我们中国人已经被列强狠狠欺压了近百年,无比屈辱了近百年。我,是一个骄傲的中国人。我为中华的文明骄傲,我为中华的先贤骄傲,我为中华的山川大地骄傲,我为中华历史上所有曾经奋起反击异族入侵的民族英雄骄傲。我从你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到,你们都和我一样,都是一个真正骄傲的中国人,都愿意为中华奋斗、牺牲!所以,我很高兴能与诸位一起,同生共死,并肩战斗。”

      这慷慨激昂的战斗宣言深深打动了沈静、姜盈、冯翔、高开天。他们四人都是刚刚迈出学校大门的青年学生,都怀着一颗赤子之心,满腔的热血。他们不约而同地热烈鼓掌,直到付可乐伸手示意,才停下来。他们用更加期待的心情,看着这个和他们一样年轻的上司,还要继续说些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