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直播app安卓最新版下载

      列车经过了二十多小时的行驶,终于到达了终点站北京站。刘成凯背起了小张,在方春梅的协助下穿过了长长的通道,方春梅望着四周涌动的人流,感觉有些傻眼了。北京不愧是一个大都市,这里的客流真多,而且还有许多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她有些不知所错,只能跟在刘成凯的后面,并庆幸自己身边有刘大哥,否则别说带一个完全没有自理能力的小张,就怕自己独身一个人,也要走丢了。

      刘成凯多年前为亡妻治病,来过一趟北京市,对这里的情况还算了解。他背着一个一百多斤的大活人,走过几百米的通道,也感觉有点吃力。他最后咬咬牙,终于一口气通过了出口来到了车站广场,并且找到了一辆出租车。当他把小张安稳地放在出租车后座位后,司机问道:“先生,您们要去哪?”

      刘成凯稍一思索道:“我要去这里的第三医院看病,明天才是门诊日,您能在它附近地方找一家旅馆吗?”

      司机稍一思索道:“那里是市区,周围没有小旅馆,都是酒店和宾馆,您们住不住?”

      “哦,那就找一家宾馆吧。”

      司机于是把他们带到了一家距离第三医院不远处的一家宾馆里,方春梅付完了车费后,再协助刘大哥重新背起了小张。

      在宾馆的前台,方春梅订了一间三人的客房,这样,既可以省下一些钱,也能相互照顾。当到了宾馆房间后,刘成凯把小张安置在中间的那张床上后,这时的他已经满头大汗了。方春梅看到他这个样子,便心疼地掏出手绢,亲自帮刘大哥擦了擦汗。

      “春梅,我来吧。你也累了一天多了,咱们都好好歇歇吧。”刘成凯赶紧接过她手里的手绢。

      “不,我不累。你们都渴了吧?我给你们倒点水。”

      方春梅说完,便去拿床头柜旁的暖水瓶,但发现是里面是空的,于是提着空瓶走出了房间。

      “刘大哥,真辛苦您了。”一直沉默的小张,突然开口对刘成凯客套一句。

      刘成凯坦然一笑:“我不辛苦,只要把你病治好了,咱们再辛苦一点,也值得了。”

      “刘大哥,我能跟你谈几句话吗?”

      “行。你说吧。”

      “万一我还是治不好,您能答应我一件事吗?”小张试探地问道。

      “什么事?”刘成凯机警地问道。

      “刘大哥,您要答应我,好好照顾春梅。”

      “小张,我已经跟雪梅好了,怎么照顾春梅呀?你要是心疼她,就自己赶紧好起来,再好好照顾她。”

      小张长叹了一口气道:“我就是为了这个念头,才撑到现在的。但是三年多了,我已经试过多种治疗方法了,可是,依旧不见起色。本来,我以为你对春梅很绝情,但是,从这两年观察,我看得出来,您对春梅还是有感情的,否则,就不会为了她做了那么多。”

      刘成凯心里一惊,连忙辩解道:“小张,你别多心,我现在爱的是雪梅。你当初不是救过雪梅命吗?雪梅才吩咐我要好好报答你。我这次帮你,是为了雪梅,而不是春梅呀。”

      小张不由得一阵苦笑道:“刘大哥,你别掩饰了。我虽然身子残疾了,可眼睛不瞎,心里也是健康的。如果真是像你和雪梅表演的那样,那么,雪梅怎么还会住春梅家里呢?你们故意把春梅推给我,就是激励我要好好活下去吧?”

      “小张,你真是多心了。春梅并不怪我和雪梅好,是因为她爱的是你,正好帮她解脱了苦恼。所以,她很成全我和雪梅。”

      小张这时有些急了:“刘大哥,我敬重你是一条汉子。你不能仅仅为了春梅的感受,而害了她一生啊。她是一个苦命的女子,自从卫东哥牺牲后,她一直得不到一个女人应该享受到的男人的爱。你难道忍心让她受苦一辈子吗?是啊,她选择照顾我,是因为她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可你我可都是男人呀,能忍心看到她就这样苦一辈子吗?她才多大呀,现在都长了白头发了。她当初拒绝过我,那是因为爱你!你难道就忍心让曾经爱您的女人受一辈子苦吗??”

      “小张!”刘成凯心里百感交集。他心痛道:“你别再说了。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你尽快站起来,给春梅一份男人的爱。”

      “刘大哥,可万一我真好不起来,你能再娶春梅吗?她是一个非常贤淑善良的女子,是值得你爱的。我只有看着她获得了幸福,才能有勇气活下去,并一直看着她快乐的生活。你也是一个男人,难道就不懂我的心意吗?”

      方春梅已经打来开水了,当她听到房间小张和刘成凯的谈话,不由停止了脚步,把头伏在门上,偷偷听着他俩的对话。

      刘成凯并不知道春梅已经伏在门外偷听他们的谈话了。

      当他听完小张这番表诉后,心里非常感动,并动情地说道:“小张,你才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呢。你对春梅的情意,天地可表。你就放心吧。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春梅的最后结局一定是幸福的,圆满的。为了春梅,我们共同努力,但我希望最终拥有春梅的,应该是你。你才是最有资格给春梅幸福的男人。所以,为了春梅,一定要让自己好起来。”

      小张也终于理解了刘成凯话中的含义——假如自己给不了春梅幸福,那么,刘成凯一定会接过这份爱,做春梅的一份幸福的备份。

      “刘大哥,听了你这番话,我终于可以卸下心理压力了,可以平静地对待这次治疗的成败了。”

      刘成凯走过去,紧紧握住小张的一只手,并激动地说道:“我们不是情敌,但都有一个目标,就是让春梅幸福快乐一生。”

      方春梅在门外早已经抽泣起来了。她无法再听下去,赶紧调头离开了,跑道楼道拐角,不断用手和衣服袖子把脸上的泪水擦干。

      当她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后,又重新回到了客房。刘成凯和小张已经结束了谈话。

      刘成凯看她这么晚才回来,于是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才回来呀?”

      “我···我从没住过这里,对环境不熟,就随便转转。”

      “哈哈。你不怕走错房间呀。”刘成凯开起了玩笑。

      “可不是嘛。我只是一个乡下丫头,没见过世面,都差一点给我转懵了。”方春梅自嘲道。

      刘成凯这时又讲道:“春梅,你该给顾教授打电话了,明天咱们去看门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