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乱的裸舞曲

      ㌦“非娶不可,我很确定。”䣩无名双眼认真,“歆儿、九幽、如岚、胡尔、天语、百灵。”“还有依依,我等她轮回归来。”

      严歆笑了笑,“没有铖小八小九?”

      ข “不敢。”无名将她抱起,然后坐下来温풮柔道:“歆儿,请原谅我。”

      “我明白,有些事我已经知道。”严歆看着无名,黑瞳里充满安稳,“要是我最早遇⌹见你,我不会同意!”“几位姐姐我不多说,再娶她人就不行。”

      “好。”无名缓了缓又说,“你的修为精进很多,修炼过程肯定艰辛。”“我心疼。”

      “我经常闭关修䷳炼就是不想拖累你。”严歆凑在无名眼前,吐气如兰,“今后我要赖着ͳ你!”

      䣭 无名笑道:“夫人顽皮灵动又知心,你当然要在我身旁。”“休息会,等下和我去见见各方。”

      饢 严匍歆缓缓起身神情全是不舍,“我总想陪着你,ꫠ分别后却有缺失。”“听到你要回来我非常欢喜,心里就想着让你陪我。”“现在还有很多事情,姐姐她们都在忙,我们先出去。”勻

      “好。”无名牵着严歆走出院落,“你陪我走走。”

      严縢歆挽住他,大眼里有几分笑意,“光晍明宗很美,而且氛围融洽。”“你看那些碧树红花,彩石异草,还有泉池溪流,各处都是柔性蔓延,简洁又唯美。”“安小、东婵等人冰肌玉骨嫣然无方,她们已被你所误。”“这些地方美如画作,却有心事外流。”

      无名苦笑道:“夫人,ᓿ身在境中我有体会。”他⢖看着那些绽放的花朵,“我对这些并不翳过问。”“光明䂑宗上下有如此环境,我很满意。”“这里不是温柔乡,是净土。”“若是可以,我也想在家里终老。”“美好在这里等我,我就要守护她。”“宗뻔门之人亲如一家,我有责任保护他们。”说着他暗自感慨,光明宗有七殿一阁,如今콶炼器,炼鬣丹大师有多位,强者无数将才不少,明暗分部上千内ầ外门弟子遍布各地,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如果说武器、飞舟等出自鱼北森林,那破军、五星珠大部分都出自光明宗。

      念动之间他给何雅传讯,片刻后何雅和亚灵来到身旁,两人静待吩咐。

      럤 无名神情䝥温和,“想到就行动。”“光明宗建设光明院,树立光明碑,撰写光明录。”“龙腾下浮地,鱼北竵联盟,魔月海域쥛,绝壁天荒Ꟑ域等풯地建设光明院分院。”“何雅和各殿主沟通,主院和分쇕院都向下延伸。”“主院第一任院长就由亚灵担任。”

      “是,宗主。”何雅认真道:“我尽快落实。”

      “院长?”亚灵看着无名,“主人,你让我常驻光明宗吗?”ǫ“我,我想跟着你。”

      主人?严歆看着亚灵,心里有些诧异,何雅没有和我提起过,她೔是什么身份?

      无名看着对方,“亚灵,要说知识渊博,我身旁没有人比得上你。”“修炼虉重要,思想同样重要。”“六天一地修炼者众多,不缺大道理论和修炼法门,也不缺兵家谋略和军事天才,思想超前者也有不少,只是我们还需要解放思维。”“宇宙深处强族林立,生灵多如繁花,未来我们单凭军事、术法等都难于立足。”

      亚灵眸光闪动,“主人,你想培养星系级人才?”她言说ژ轻微,“原来你救我之时就有想法。”

      둍 严歆转过面容看着无名。

      何雅笑了笑,“宗主,光明院ர是否对外?”“光明碑纪念英雄,光明录记载人物,两者是否包含六䒃天一地?”

      无名心叹一声,然后笑道:“亚灵,你就楃是知识宝库,我欣赏你。”“院长非你莫属,有些核心课程只有你能讲授。”“宇宙内部有些生命种族已经斦超过我们的理解范畴,很多强族在形态、灵魂、语言、存在形式、价值观念,意识等方铓面都有差异。”“双方要是没有共同点,那团结起来就会有困难。”“想要遍地开花点亮光明,我们必ꡊ须尽早储备,求人不如求己。”

      “你所说我不否认。”“若是我没有接触过飞船,现在也不会有这些想法。”“光明宗、光明院极其重要,我会有分身和你一起。”他缓了缓又看着何雅道:“除去敌对者,六天一地没有分别。”“光明院不局限于联盟内部,未来我们不局限于本星系。”“大家要记住,光明宗不能愧对‘㲮光明’两个字。”“英雄事迹流传于世,宣扬正道。杰出人物扬名天下,鼓腽舞人心。”

      “分身?”亚灵笑颜如花,眉目灵动,“主人,我会尽心!”何雅双眼里有未来之光,“宗主,光明宗上下都会尽责。”病

      无名笑了笑,“ㄑ我相信你们。”“兼这些事情,明天再讨论。”

      “是!”何雅和亚灵行礼退去。

      “夫君。”严歆挽住无名,“亚灵鹣、分身,我没有听明白。”

      无名搂着她,眼眸温柔,壊“我的心愿就폃是夫人在我身旁,你们快乐就好。”“见到你,我就딑安宁。”他想了想又说,“훱亚灵来自天外,我救过她却没有将他当作仆从。”“我有三个虚影,其中一㽶个已经离开上六天去找寻女儿。”“余下两个一人留在光明宗,一짐人守护你。”

      “女儿?”严歆美得纯粹,神情却让人心疼,“魔女就是天语,你们…ю…”她伸出玉臂搂着无名的脖子,眉目之间柔情无限,双眼里既有笑意也有调皮,白里透红的面容上有红晕泛开,“夫君,婚后我给你生两个。”她缓了缓又说,“先提女儿,再说守护,你就这样哄我?”

      商 百灵天真又完美,她风情万种,牵动心坎令人着迷。九幽绝美又灵动,温柔且深情。如岚温婉如水,笑容销魂。胡尔清丽绝俗,心境就像空谷幽兰。天语美得令人窒息,让万物都黯淡。依依风华绝代,万分迷人。

      严歆澄澈如湖,令人心颤。无名看着她,“歆儿,我当时很痛苦,以为错失你和宛月。”“我真不能失去紐你。”

      “你是真心,我看得웘出来。”严歆轻声叹息,“我觉得我和百灵姐姐有相似之处,但我不管。”“有段时间我认真想过,最终还是决定陪伴﮴你。”她笑了笑,“你是我的夫君,永远不会改变!”“我还像以前那样顽皮,你亲不亲?”

      “当然。”无名吻了吻她的面容,“夫人们的话就是真理。”甝

      严歆娇美无限,“我原谅你。”她Ⴘ双眼灵动,“我刚才说柔性蔓延,你却岔开话题。ἦ”“夫君,你没有发现自己被女子包围吗?”她轻轻放开无名,“几位姐姐怎么不管你?”

      “两宗里Ɛ女性确实多。”无名思索着说,“繁华世间,男性贪婪心,女性势利眼퇴。”“别说上六天,我在龙腾下浮地流浪时就看到很多悲哀之事,豪门污浊底层卑贱。”“情人厮守,夫妻终老本是美好结局,䔪可是真情少见。”갤“富贵者总有美人投怀送抱,贫贱者或是孤独终老,或是养女攀亲,或是恨女美貌。”“上六天同样存在这些问题,有些地域从重男轻女变成重女轻男,男性严重失衡,这不是女性地位获得提高,而是贫富两褯极化。”

      “安小,舞莎等人曾暏经被人利用,但她们的内心不受浸染。”“她们藏在强者的后霅花园棧和留在我身后是有区别的。”“她们可以和喜欢的人自由来往,宗门不会干涉。”

      硝严歆牵住他,“我们去各处看看。” 

      无名笑道:“好。”

      山谷内外都被开辟出来,宗门核心地域的规模远超以前,单靠步行需要一段时间。夕阳西下时两人来到半山腰,登高望远,山外全是迷蒙。光明宗外⮒围都是雾气,毒瘴蔓延红烟㎭四起,身处之地却是清晰通明。天空幽蓝无云,就像缩小的穹顶。

      无名暗自欣慰,宗门在阵道上已经不输于大多数宗门。十二딱尊石人既封锁天空,也守护外围。

      山下有人声传来,片刻后九幽和如岚引领着众人来到半山腰招。

      无名看着来人笑了笑,“各位,这里有半山院,今晚我们就在这里。궺”

      ⽷ 众人都没有异议,笑道:“好。”

      첦 严歆放开无名来到九幽和如岚跟前,她眉目含笑,“两位姐姐,我虽然没有前去迎接你们,但心里十分想念。”

      “我理解。”九幽牵住她,“我们也想念你。”君如岚笑道:“等见到胡尔,你就和她告状。”

      无名本想走到人群中,却被古宁和龙心婉拦住。而唐ℳ非、潇湘、苏星、ƫ蛮貞龙几人推推拉拉地朝半횐山院走去。

      훮 古宁意绪不明,“非鱼,你很会享受。”龙心婉笑道:“前两位美艳、绝色,这一位秀꿏美动人,古族长气不过。”

      无名不知道说什么好。

      古宁容颜绯红,“丫头㸔乱说!”“你身心忧伤,眼眸黯淡,一切写在眉됮目间。”

      龙心婉转过身,“我伤心。”走出几步她又轻声说,“难道不可以?”说完快步追上蛮龙。

      古宁看着无簘名,“误人情感,情债难还。”言毕飘然而去。

      无名暗駚自苦笑。心里只说,对不起。

      夜间半山院灯火通明。众人齐聚大厅里,宗门炼器、炼丹॰大师,相关执事等都到来。晚宴氛围非常融洽,大家开怀畅饮。光明宗虽然戒备森严,但宗门上下都在各处举行宴会。

      深夜,无ꞓ名酒已醒却不得休息,居室里除去九幽、君如岚、严歆,还有亚灵、何雅、安小、东婵、云曼、辛莲、林玫、舞莎几人。当然古宁和龙心婉也在。

      无名无奈而笑,“副殿主和几位执事ꎗ跑什么?”“周遥、石扶、连玉三人也是,溜得最快。”“唐非这小子更可閂气,肯定又躲着我喝酒。”“要是司蓉在,唐诚也会留下。”

      古宁面容微红,“非鱼,多位美Ὡ人陪你煮茶,你是不是很得意?”긴龙心婉有些晕乎,“我看他浑身不自在,早就想跑。”“若是君子,何必闪躲?”

      无名言说温和,“我名声不太好,如此情形要是被外界知道,那就不妙。”他缓了缓又道:“现在世间混乱纷争不休,我不敢得意。”“我曾经和兄弟们说,美好时光,我们要赅吃大锅饭。”“我希望未来大家都是平安且快乐,那时候我不仅会得意,还会骄傲。”

      安小眼波流动,容颜动人,“宗主,我਼们都在。亢”东婵笑了笑,“宗主,宗门上下都想见你。”“你回来后,我们直到现在才能和你汇报。”

      “我知道,大家都有牵念。”无名双眼清明,“此时此刻,我很想念丘山、李丹等人。”他想了想,然后对九幽说,“要是宋语还念兄妹之情,就让他和梁文去鱼北森林。”“故춪地有不少人投敌,如果有悔改者,那我们也不追究。”

      九幽认真道:“好。”

      “宗主,你的婚礼就在宗门内举办好不好?”何雅眼中有忧伤掠过,“目前各方都在光明宗,我们也喜欢热闹。”

      听到婚事,古宁、舞莎几人都不说话。

      无名看向九幽三人,“三位夫人,我让胡尔接父母过来,﹭你们愿意吗?”

      君如狸岚心有欢喜,绝美容颜却有伤感浮起,“我只有你瞍,我随你。”九幽搂着她,“胡生爄叔叔、国主夫妇都是我们的父母。”严歆也握着她的手,“几位姐姐就是我的亲人。”

      九幽看着无名,“我们都随你。”“我᝞们只要简单⌽和温馨,不要联谊大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