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室友女每天自慰

      “放开他们!叶开在此!”门外传来一声高喊,正是叶开,他从隆盛号的院墙里翻了出来。

      稍微有点懊恼,到底是退役了,几年悠闲的日子,把在军营里练就的危机感消磨的差不多了,自己早该想到这些武士会追到隆盛号来的!

      “上!”朱文送也不多话,他狠狠的一摆手,从牙齿缝里挤出一个字,不过他说的‘上’不是要杀光隆盛号的人,而是不能让叶开跑了!

      “小子!乖乖跟我们去一趟龙邱吧!你跑不掉的!”

      朱文送双手手腕一抖,两把薄直的泰刀出现在了手里。

      他身后鱼贯而出的七个广南武士,也拿着长枪刀盾想要过来包抄叶开!

      叶开轻吸了一口气,他将腿尖绷直,右腿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猛的踢到一面赶过来的盾牌上。

      “嘣!”清脆的声音响起,拿着盾牌的广南武士惨叫一声,向后几个趔趄栽倒在了满是尘土的街上。

      “好一招箭步弹,起腿不过膝,没想到叶少爷竟然是深藏不露!”朱文送面色一凝,收起了轻视之心。

      “不过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乖乖跟我们回去,说不定国主只是想见见你而已!”

      叶开轻轻一笑,他可不会相信什么只是见见而已,这位‘阮小强’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就这么去了龙邱,那跟自己躺到砧板上有什么区别?

      “叶开接着!”一声高喊传来,叶开抬头一看,瘦高的三伯扔过来一根包着铜皮的长棍,随后快速的冲他眨了两下眼睛,又退回到隆盛号门口去了!

      “呀!”熟铜棍还在空中,叶开大吼一声,猛的向前一蹿,双拳如锤,对着一个广南武士‘蹦蹦蹦’就是三拳。

      被叶开怪叫吓了一抖的广南武士刚反应过来,叶开就冲到了面前。

      三拳先后而至,拳拳砸到了他胸口同一个位置,虽然穿着一层镶了铁片的皮甲,这个广南武士还是被砸的口吐鲜血,连连后退!

      “叶先生!”朱文送双眼喷火,“这下我敬你是长者,你要是你再敢动一下,别怪刀剑无眼!”

      这位阮福映的亲护怒吼的同时,叶开一把将熟铜棍抓到了手里,周围的广南武士也高喊着同时扑了过来!

      武器在手,叶开也不由得在心里给这位三叔点了二十四个赞,对面的广南武士基本都有甲,虽然不能和中国历史上的山文甲、棉甲什么的比,但还是有一定防护能力的。

      要是三叔扔给他的是一柄单刀,那杀伤力就太有限了,现实中着甲后的防护力,可跟电视剧里不一样!

      电视剧里面,全身甲胄的武士被砍上一刀,照样转陀螺般的倒下。

      可要在现实中,就算是广南人这种简陋的镶铁片皮甲,都不是一般单刀能砍得透的。

      而熟铜棍就不一样了,这样的简陋皮甲遇到熟铜棍,就跟没穿没什么两样!

      而且目前事情也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叶开要是用刀,一个不好伤到广南武士的大动脉,杀死几个人的话,那就是结大仇了!

      可用熟铜棍,只要被别打着脑袋,最多也就是躺一段时间的事!

      思考间,第一个广南武士已经冲过来了,他手里的长矛一抖,并不是直接捅刺,而是横扫叶开腰部。

      这也印证了叶开的猜想,事情还不是不可收拾,这些广南武士暂时还没有要他命的意思。

      “啪!”长矛与熟铜棍一撞,这个广南武士就惨叫起来了,他扔掉手中的矛杆,双手如同鸡爪般的握着,一丝鲜血从虎口处冒了出来。

      傻哔!叶开在心里嗤笑一声,矛杆上还包铁皮,脑残吧!手给你干废咯!

      两张盾牌奔了过来,叶开对着其中一面盾牌捅了过去,熟铜棍捅到盾牌上,一阵尘土飞扬!

      “啊呀!”盾牌后的广南武士大叫一声,随后往地上栽去,从狰狞的面部表情来看,这一下也不好受!

      “噗!”另一面盾牌砸向叶开的腰部,叶开灵活的一扭,盾牌砸了个空,一柄婴儿拳头大小的铜锤借着盾牌的掩护敲了过来。

      叶开收回熟铜棍一架,‘当!’的一声脆响,随后他一记鞭腿横扫,“嘭!”铜锤的主人破布口袋般的飞了出去!

      也不过就是一分多钟的时间,包括朱文送在内的八个广南武士竟然被打翻了五个,整个三聘街就像是炸了锅一样!

      叶开叶大少爷什么德行?

      那在整个泰国,不,整个南洋华人圈那是‘有口皆碑’的啊!

      就这么一个二世祖、小细佬,突然变的跟关老爷在世一样勇猛,简直突破了大家的认知,特别是隆盛号的叶氏族人和伙计。

      “没道理啊!”提着腰刀的叶福顺眼睛瞪得有铜铃那么大。

      叶开他是知道的,从小就只知道吃喝玩乐,虽然也练过武,但那不过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怎么现在这么猛了?

      “三叔!快上吧!开少爷有个好歹,长房族长一定会找我们麻烦的!”

      叶福顺身后,一个提着刀的伙计焦急的喊道,他还没看清楚眼前的状况。

      “用不着了!把刀放下看戏吧!”叶福顺嘴角翘起一丝微笑,肯定是祖先显灵了,嗯!一定是的!

      朱文送轻轻吸了口气,他是阮福映的三十八亲护之一,善使双刀,在广南军中也是有数的好汉子。

      可是他看着对面的叶开心里却感受到了极大压力,一瞬间他甚至想去问问报信的是不是搞错了,对面这个家伙哪是什么败家二世祖,明明是一具魔鬼筋肉人嘛!

      叶开也很满意这具身体,穿越前三十四岁的他,其实已经开始发福了。

      退役了就是这样,一个军人如果突然来到安逸的环境中,自己又坚持不了继续锻炼的话,发胖比其他人快得多!

      可是穿越来的这具身体,身高体长,拳头就像长在身上的两柄铁锤,宽松衣衫里面,隆起的腹肌一块块的泛着油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越被加强了,叶开感觉自己就像是从小练武的一样,肌肉的反应能力和力度大大增加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