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震九天

《星震九天》

415-又遇见老对手-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金都城南,一品轩,秋月阁。

齐铭安坐在靠窗边的位置,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林云清坐在他对面,手执一本棋谱仔细钻研。

桌上是一方棋盘,黑白子散落,白棋把黑棋杀得落花流水。

“你方才说我这棋还有一线生机,可是这生机究竟在哪里?”林云清放下棋谱,紧紧盯着棋盘问道,语气中满是质疑。

齐铭安目光从窗外转向他,嘴角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一子定乾坤。”

林云清继续盯着棋盘看,可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那一子落在哪里才能扭转乾坤?

“不下了!林某甘拜下风!”他忽然赌气地说,“你每次下棋都是这样,总要留个残局让人解,真是讨厌!”

齐铭安看着颓败的林云清,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要留局的是你,如今抱怨的又是你,鬼谷医仙就是如此出尔反尔的人吗?”

林云清才不吃他这一套,他往椅子上一靠,挑了挑眉道:“你这局该不会真是个无人能解之局吧?要不你说说这一子究竟要落在哪?”

齐铭安摇头轻笑:“你解不了,不代表别人解不了。”

“你就说谁能解?”林云清的问题一出,包厢的门就被敲响了。

随后云影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少主,人来了。”

齐铭安嘴角的笑更浓了,对林云清说道:“解此局之人来了!”

林云清好奇地朝门口望去,就见一个一身赤红冬装,身材纤细窈窕,带着青色幂蓠的女子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苏以宁。看到包间里面的齐铭安和林云清时,她的脚步顿了顿。

原来他们是认识的!

“来了。”齐铭安笑着问候了一句,面色看起来依旧苍白,精神却好了几分。

“没想到两位认识?”苏以宁一句话让林云清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你……苏……苏将军?”他有些语无伦次,一时间没有想明白苏以宁和齐铭安什么时候熟络到可以一起下棋聊天。

“我都包成这样,还是被你认出来。林先生真不愧是鬼谷医仙!”苏以宁感叹道,随手摘到幂蓠。都是认识的人,又都知道她的身份,她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

苏以宁的女装扮相还是惊艳到了齐铭安和林云清。

长期练武的缘故,她跟普通女子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除了女子的柔媚之外还有几分男子的刚毅,言谈举止没有一丝的矫揉造作。

“既然来了就来看看这棋局吧!”齐铭安知道她棋艺高超,邀请道。

“齐世子摆得棋局?”苏以宁好奇问道,脚下已经不听使唤地朝棋盘靠近。

林云清比她还好奇,这是他想破脑袋都没有破的棋局,她真的可以破吗?

秋月阁内,两个男子的注意力都落在苏以宁身上。

白子势如破竹,将黑子逼入绝地,粗略看去黑子没有任何生机。一旦细品又是不一样的情境,白子虽占据绝对优势,却有一个致命的漏洞,黑子虽然看起来处在必败之地,却仍有一线生机。

苏以宁莞尔一笑,声音掷地有声:“一子可定输赢!”

“哪一子?还请苏将军……苏小姐指点。”最激动的莫过于林云清,闻言就朝苏以宁施了一个大礼。

“林先生且看!”苏以宁纤细的手指执起一粒黑子果断落下,再看时黑子盘活,残局已解。

“这……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林云清不可思议地看着棋盘,这样一步棋没有人会去走!

他抬头,目光在齐铭安和苏以宁身上徘徊,最终得出一个结论:“你们可真是同一个类型的人!”

他这一句感叹让苏以宁看向齐铭安。

齐铭安也在看她,两人视线在空中相撞,在彼此眼眸中看到了赞许。

“云落说齐世子已经有了解北疆粮草之危的办法,还请赐教!”苏以宁目的很明确,始终记得此行是为了什么。

齐铭安笑了笑,她如此直切主题,正是时刻担忧北疆将士的表现。

“请坐!”齐铭安示意苏以宁落座。

云影很快把棋盘收了,换上了茶具。

茶香飘来,苏以宁知道茶壶里还是她喜欢的春芽。

林云清没有走,也同样落座。

“本月中旬太子寿宴就是北疆粮草事件的转机。”齐铭安说完后,见苏以宁和林云清都看着他,都带着疑惑之色。

“太子寿宴名为祝寿,实为选妃。各世家未婚配女子均在邀请之列,想必苏小姐也收到了请柬吧?”

齐铭安此言一出,苏以宁白了他一眼。太子不光给她下了帖子,还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去参加宴会。

“苏小姐不愿意去?”齐铭安问道。

“不愿意去就能不去吗?”苏以宁反问。太子正当圣宠,又有谁愿意跟他对着干呢?

“别人或许不得不去,但是苏小姐却完全可以不去!”齐铭安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股狠劲,“太子想要苏家的女儿,陛下是不会准的!”

“那苏家跟太子的仇不就结深了吗?他手下那些言官又能以北疆之事大作文章,边疆仍旧得不到粮草补给,将士们仍旧得空着肚子打仗……”苏以宁想到北疆的事情,整个人就忍不住伤悲起来。

“那时候即便言官再怎么进言,陛下也不会信了!”齐铭安手指磋磨着茶杯,声音淡淡的,“只要让陛下知道太子寿宴的真正目的不是做寿,也不会选妃,而是拉拢朝中兵权在手之人,被拒绝就强力打压……”

“陛下会信吗?”苏以宁还是疑惑,齐铭安跟她一样并没有一直在金都,他怎么就如此笃定泽帝会因为此事就给北疆发放粮草呢?

“这一件事当然不足以撼动陛下,要是再加上其他事情呢?”齐铭安高深莫测一笑。

“何事?”苏以宁连忙追问。

这时候,林云清从衣袖中掏出一个卷轴递到苏以宁跟前:“苏将军……小姐可以看看这个!”

他一时间还没有办法从将军的称呼中转变过来。

苏以宁见到林云清手中的卷轴之后明显怔了怔,这是她父亲平时惯用的卷轴。接过卷轴,轻轻展开,熟悉的字迹缓缓映入眼帘,果然是父亲的手笔。

难怪林云清在峒城的时候,经常与父亲秉烛夜谈,原来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拿到了能够让太子妥协的证据。

“这……”苏以宁看着卷轴上描述的事情,内心无比震撼,如果北疆失守,那碧玺国就真的会成为被蚕食的对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