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偏要以身相许

《陛下偏要以身相许》

第一次任务上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陆泽疑惑的看着王怡“怎么了?不是有话要说吗?”

王怡面露羞涩回答道“没...没什么...总之...谢谢你今天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真的谢谢...”

陆泽心想,就因为这事儿啊,还以为要经历人生第一次被异性表白呢……

“不用放在心上,这是我答应王老爷子的,我应该做的”

说到王烈东,王怡眼眶又湿润了,陆泽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

“别哭了呀傻丫头,眼睛都哭肿了”

陆泽贴心的靠近王怡轻轻的擦拭王怡眼角的泪花,就在陆泽与王怡脸对脸距离达到最近距离时,王怡仿佛决定了什么一样,红着脸迅速的朝陆泽的脸颊轻轻的吻了一下。

这一举动,陆泽顿时懵了,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表面上平静,内心却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奔腾。

王怡更加害羞的说道“别...别瞎想...我不是那个意思...”

陆泽也尴尬的笑了笑“没关系...没关系...”

这时陆泽心想,也许自己在王怡心中已经有了特殊的地位,但对于自己来说,王烈东是最亲近的人,王烈东的孙女也一样,所以对王怡的看法永远都是亲妹妹而已,妹妹就是妹妹,不能也不允许迈出那一步。

气氛慢慢变得尴尬了起来,陆泽逐渐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劲,主动开口说话

“时候不早了,如果没什么事就让我送你回家吧,丫头”

王怡摇了摇头“等一下....”

刚站起身的陆泽又坐了下来,耐心的等待王怡发话。

王怡望着天空,深呼吸了一口气,思考了一会说道

“小时候,因为家世背景被同学嫉妒,从小到大我都在被同学排挤,被同学欺负,每一次都是爷爷亲自出面来学校帮我摆平,就像这一次你在我最无助时出现在我面前一样。”

“王老爷在我心中就是我的亲爷爷,你在我心中也一样是亲妹妹,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你。”

“嗯,也许女孩子奢求的更多的是这种可以放心依靠着一个人的感觉吧,就像爷爷说的一样,要是有人欺负我,你一定不会手软,在这半年的时间里,你也帮了我们家好多,爷爷拿你当亲孙子,其实在我心里早就是我的好哥哥了。”

陆泽听了王怡这一席话深感欣慰,低声说到“面对你,只要你有困难我就会想去帮助你拯救你,我是一名军人,但我说的不是任务...”

王怡愣了一会,顿时捂住了脸,陆泽也转过头去,两人都羞涩了起来。

想了一会,王怡开口说道

“阿泽,你能帮我找到爷爷吗,这半年多我每天都盼望着爷爷能够回来,但始终等不到一条信息,一个来电,虽然我相信爷爷不会出事,但我真的好担心”

“放心吧小怡,王老爷子就是太忙,一定不会有事的,况且我跟王老爷子说过,一年后若还是没有他的音讯我就会去找他,老爷子在我心里就是我的恩师,也是我的爷爷,老爷子会没事的,就算出事了我也会像拯救你一样的去拯救老爷子,这一点我向你保证”

王怡握紧拳头伸出左手,露出微弯的小拇指“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骗人就是小虫子!”

陆泽捧腹大笑,不过还是跟王怡拉了勾“你个长不大的傻丫头,哈哈哈哈......”

说完,两人就继续行驶在回家的路途上。

陆泽心里已经做好了去缅北寻找王老爷子的准备,因为他深知刚才说的那些很大部分都是在安慰王怡,要让王老爷子在半年内回家,这基本上已经是个不可能的事情。

想着想着,陆泽隐约听见坐在后座已经睡着的王怡嘴里念叨着什么“阿泽...好喜欢阿泽…”

听清楚以后,陆泽心想还是装作没听见吧,两人的关系维持在兄妹关系就好,免得日后相处尴尬。

到达王家后,陆泽将王怡叫醒,送回了房间,没过多久王军平也回到了家里。

“王叔,您回来了,一切安好?”

“一切安好,那两人头目是李氏集团派来的,起因是我们公司产品质量过硬垄断了大半个市场,李氏集团便想了这一出来压一压我的气势,哼,可真是得罪错了人,不过这次多亏你了小泽,要不是你小怡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不用谢我,这些都是应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找个时间我私自去会会这个李总,他来压您气势,我便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哈哈,小泽还真是可靠呢。”

“对了王叔,刚才我和小怡聊了许多,关于王老爷子的事情,半年之后若还是了无音讯,我便去寻他,王叔您也做好心里准备,关于王老爷子我定给王家一个交代。”

“这样啊,那就拜托你了小泽,务必将王老爷子给找回来,拜托了。”

“您放心。”

时间飞快,半年过去,又是一年夏季六月天,王老爷子还是一样,一点音讯也没有,这一天,陆泽早早的起床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出发缅北。

“小泽,你考虑好了吗?真的要走吗?”

“嗯,距离王老爷子离开也已经一个年头了,但却没有老爷子一点消息,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必须去一趟。”

“谢谢你小泽,你为我们家做了太多,无以为报,路途上有什么需要就联系我,能力范围内在所不辞!”

“放心吧叔叔,去找老爷子也不全是为了王家,老爷子在我心中是个不可缺的存在,而且我也答应小怡了,一定要把老爷子找回来,我向来说话算话,所以此行也是为了我自己。”

王怡闻声跑了进来“阿泽你要走了吗?”

可以看的出来,王怡此时的情绪很低落,却无可奈何。

“小怡,照顾好自己,这一次我也不清楚要离开多就,再有人欺负你王叔也会像我一样,奋不顾身的去保护你。”

说完王怡冲上去紧紧的抱着陆泽,完全不顾王军平在旁边,王军平此时也是若有所思却也没说什么。

中午,陆泽带好行李,准备出发了,原本王军平还想像上次送老爷子一样安排一群护卫队的,但却被陆泽阻止了,这一趟,陆泽要一个人去。王军平就给陆泽配了一辆轿车,接下来的路全凭他自己了,虽然了解陆泽的身手,但还是有些不放心。

王怡与王军平一同到门口目送陆泽,王怡哭着鼻子一句话不说,陆泽摘下了自己左手的红绳,抓住王怡的左手,给王怡戴上了一条红绳

“这是我几年前在庙里求来的平安绳,我一直戴在身上,现在我把它交给你,希望你能够平安喜乐。”

这一举动像极了王老爷子走时的情景。王怡哭着鼻子和王军平一起最后抱了一下陆泽,两人便目送着陆泽的离去。

五天后的凌晨,陆泽终于来到了云省边境区域,在提交了入境通行证后陆泽到达了华夏国左下角的另一个国家缅北,在询问了当地人后得知缅北的原始丛林太多太大了,也没有人听说过什么海神庙,这哪里是名气小,根本就是无人所知,这可把陆泽难住了,一直寻找到下午也没有任何发现……

经过几天的调查,陆泽总算有点眉目,在一家中餐馆中陆泽找到了线索,店主是位华夏人,带着一家老小在缅北开中餐馆谋生,他告诉陆泽一年前见过这位华夏国出了名的科学家还跟他聊了很多,所以记忆犹新,据店主所言,王烈东是去往离这不远的仰邦丛林,其他的店主便一概不知了,跟着这条线索陆泽决定修整一晚第二天就进入丛林。

第二天,陆泽早晨六点就醒来了,带好野外生存必用品后前往仰邦丛林,但寻找了几个小时除了昆虫鸟兽一点线索也没有,直到下午他惊奇的发现,之前王老爷子给的球状物竟然发着微弱的光,这还是头一次发现,而且这片丛林越往深处走就感觉越来越黑了,甚至阳光都快要透不进来,这不禁让陆泽起了疑心,于是继续往里走。

慢慢的,眼看一丝阳光都照不进来,此时此刻就像晚上一样,但看着手表却还是下午两点钟,在这热带原始丛林深处,竟感受到一丝凉意,不禁让陆泽打了个寒颤。

眼看夜晚将至,本就漆黑的丛林显得更黑了,伸手不见五指,但手心里的球状物却越来越亮,仿佛越接近丛林深处就越亮一样。但现在已经不能继续进发了,因为丛林的夜晚比平常更加寒冷,陆泽的体力的快到达极限了,必须在此扎营一晚,这些在军队陆泽都已经学的精通,不一会儿就搭好了帐篷,就这么进睡袋里睡着了。

第三天一早,陆泽便起身前往更深的地方,经历了大半天的翻山越岭,陆泽只感觉手中的球状物越来越亮,甚至有点亮的刺眼,终于直到凌晨将至,陆泽看见了一处空地,空地中心有座小型建筑,是个小寺庙,牌匾上刻着古华夏语“海神庙”三个字,可算找着了。

陆泽正准备进入,手心里的球状物居然裂开了,在慢慢的变形,不一会儿这个球状物竟变成了一把冒着金光的钥匙,金光褪去,从钥匙尖端射出了一道蓝色光线,蓝光汇集在一起,居然形成了王老爷子的投影影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